第二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想他堂堂学校老大,为了个女人竟然还要来到人家家里请人,真是有够没面子的。

白思尔哭跑的事情很快就传到导师韦任杰耳里,他大声斥责唐云飞,要他马上去追回白思尔,如果没能让她回学校,那他以后也不用上学了。

可恶,那怎么行!他可不想被他老爸追杀,敢不到学校上课他可能连命都没了。从韦任杰口中得知白思尔是老爸朋友的女儿,千万不能得罪,如果让他老爸知道,事情可不是他以死就能谢罪的。

"你是要自己换衣服还是要我帮你换?"他尾随来到她家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威胁话。他邪恶地朝她身上看,好像在暗喻他很乐意帮她服务。

"你怎么可以进来?出去!我不去学校,你出去。"她郑重宣布,但身子却缓慢退后。她一回家马上换上睡衣,想再睡个觉。

"你家门没锁,我就这么走进来的。"唐云飞瞧她愈退愈后面,"我看我帮你好了。"说着,他的一双大手便探向她。

眼见他的手就要碰到自己,白思尔赶紧喊停。

"不要,我自己来。"拍开他的禄山之爪后,她向他喊道:"出去,我要换衣服。"

"不行,你会把门反锁躲在房里,反正我转过身就看不到了。"说完,唐云飞真的转过身去。

"不要,你出去啦。"这男的怎么这么无赖,难道他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啊?

"女人,你太啰唆了。"他又转头瞪她一眼,眼中充满恐吓。

"你保证绝不可以转过来哦。"她只好妥协。

确定他不会转过身后,她才开始换衣服。

"拜託,你那乾扁四季豆的身材,请我看我还要考虑呢!"唐云飞恶毒地批评她的身材。

“啪”一声,她用书包往他后脑勺砸去。

"该死的女人,你到底在干什么?"唐云飞气怒地抚着头转过身来,根本忘了先前答应她不会转过身的条件。

"哇!小人,说话不算话!"白思尔衣服换到一半,被他的话气得拿书包往他头上打了一下,根本顾不得她衣服是不是穿好了。

而唐云飞一转过身刚好对上她套好衬衫而未扣上釦子的半**雪白身子。

乍看之下,让他想收回刚刚看不起她身材的话,绝对要收回!

"对不起!"发现自己的行为后,他才赶忙又转过身去。天杀的,他是怎么了,竟然有股燥热直上心头,不会吧?

他不会是对这种闻风就倒的女人有兴趣吧?千万不行,光想他就觉得人生充满黑暗,他才读高中,还有大好前程等着他开拓,若是跟这女人有什么牵扯,他不就完了?

懊不容易将白思尔押回学校,安全地度过她到圣皇高中的第一天。

虽然唐云飞已严重告诫全校同学不得走漏有关这件事的任何消息,但他却管不住韦任杰那张嘴,所以他老爸仍可能从他口中得知这件事。在他回家时,他老爸已坐在沙发上候着。

"唷!天下红雨啦,你在家啊,爸?"父亲经常有应酬,独独今晚反常的没出门。

"你这不孝子,说那是什么话?"唐云山口中骂着。

"什么话?人话啊,难不成你儿子变成禽兽改说野蛮话了?"唐云飞一脸漫不经心,丝毫不在意父亲的严肃。

他们父子俩的相处模式和时下一般的家庭不太相似,常是吼得大小声,而这绝不能怪唐云飞,年轻人嘛,难免会有些叛逆和冲动。

"哼,瞧你说话的模样,哪像是我唐云山的儿子。"其实他这儿子平常的表现真的是优秀得没话说,永远是人群中最闪亮、最突出的一个,不管是学业、运动,样样比人强。唯一中不足的是他的个性,太过急躁永不服输,让他真是苦恼不已。

"妈呢?出门啦。"他们一家三口甚少有机会齐聚一堂。

"她今天有场熬女会议。"一提到老婆,唐云山刚硬的表情霎时转为柔和。

案亲跟母亲恩爱的感情好得像是十七八岁热恋中的少男少女,每次只要见到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恩爱情景,总是让他全身发麻。

"喔,等一下我也有事要出去一趟。"他约了几个同学一起打场室内篮球。

"慢着,年轻人,爸有话跟你商量一下。"

"商量?"虽有疑惑,他还是走上前,坐在父亲前面。"爸,有话你就直说,你不用刻意加上﹃商量﹄两个字。"反正他早料想父亲会这么专程等他回来一定是没什么好事。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他女儿今天转到我们学校……"

案亲的话还没说完,他马上打断:"爸,我知道!"这真的太凑巧了。哪会有人高三才转学,而且一转就转到他的班上来,他不相里头没诈。

"你知道了啊?"

"拜託,爸,学校来了个女的能不轰动吗?而且还正好坐在我隔壁,你说我能不知道吗?我还知道他是白叔的女儿。"全校谁不晓得白思尔啊,更何况那女的还坐在他隔壁,想要不知道还真难。

"既然这样,那好,咱们父子俩就开门见山的说,爸要你多照顾她,这应该没问题吧?"唐云飞险些跳起来,要命了,叫他照顾那个女人,那个跟他命中相剋的女人。

"爸,你不是说真的吧?"打死他都不愿意,那一巴掌的债都还没讨回来呢,现在又要他照顾她。

唐云山马上板起脸,不甚高兴。"她一个女孩子在学校很不安全,尤其班上都是男同学,所以无论如何你都要照顾她、保护她,让她不受其他男同学的骚扰。"这是命令,不是商量。

"老爸,你这是哪门子的商量,根本是已经决定好的事,既然不放心,那白叔干嘛要将她丢到我们学校来,转到别的学校就好了。"老爸一定是年纪大,脑袋不管用了,这么简单的事他也想不到。

"反正你照我的话做就是了。"顿了一下,唐云山又想到什么似地续道:"还是你想要去美国和你那群表兄弟会合,开始你的外国生活。"他知道儿子根本不想去美国才故意这么说,反正这个方法屡试不爽。

唐云飞一脸不悦的瞪向父亲,低咒一声:"是哪个白痴让她进我们学校的?可恶!"他想狠狠地揍扁那个人。

他不知道那个白癡就在他眼前,而且已气得一脸通红。

"你这是什么态度,哪有儿子声音老子还大的,你是要造反了是不是?我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你得照顾她就是了。"唐云山瞟了眼手錶."我快来不及了,就这样说定。"

走了两步唐云山又说道:"对了,儿子,以后你就负责接她上下学,这一带她不是很熟,我怕她迷路。"他唇角闪过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什么"他气得握紧拳头,指关节喀喀作响。

他当然没有错过父亲脸上那一闪而逝的邪恶笑容,让他有种被陷害的感觉,没错,他真的有种上当的感觉。

"我现在要去接你妈了,回头见。"

"喂,老爸……"

唐云山拍拍**走人,留唐云飞一人在原地生着闷气。

他走回房想换套运动服准备和朋友好好打场球,不过以他现在的心情,他最想打的是人,而且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白思尔。

唐云飞心想自己今年是犯太岁不成,否则为何所有烂事全落在他头上。

他决定以后还是避她远一些,保持距离、以策安全。反正学校人这么多,一定有人愿意担任保护她的重责大任。

唐云飞火大的将自己关进房里,他就这么静静躺在床上,沉默地思考着老爸为什么平白无故要他去照顾白思尔,说不定她已有男朋友,交给她男友去当护花使者不就行了。况且依她的性子,也不会高兴他太过于接近她。

他向来不把时间跟精神浪费在女人身上,而今却要在他的生活中插进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女人,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个大难题。

愈想愈烦,愈烦就愈想揍人。

真是太可恶了,老爸竟然丢个烂摊子给他,然后和妈两人高兴地参加聚会,一点也不想想他的心情。

他还兀自陷入深思中,忽然门铃急促响起。

躺在床上的唐云飞伸手按了遥控器,打开监视器萤幕,一眼便瞧见文舒康。

懊死!他竟然忘了跟朋友的约定。

他急忙跳下床,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

"喂,干嘛约好了又不来?害我们在球场等你老半天。"文舒康身上穿着运动服,手里还拿着球,摆明了他理亏。

"我一时忘了,其他人呢?"唐云飞走回沙发,慵懒的斜靠坐着,他根本没有什么心情去打篮球。

"回家啦,难不成还在球场等。"文舒康来唐家就像走自己家似的,自动地从冰箱里拿出饮料,并丢了一罐给唐云飞,跟着坐在沙发上。

"说吧,什么事惹得你不开心了?"文舒康认识他十多年了,一眼就能看出他有烦恼。

唐云飞喝着饮料,将头抬起看着天花板,"白思尔。"他口中咕哝地吐出这三个字。

"白思尔?那个今天才转学来的女生?"文舒康不解地看着好友,他心情不好干白思尔什么事啊?

唐云飞点点头。

"不是吧?"

"我老爸竟要我照顾她,去照顾那个跟我犯沖的女人,你说我能平衡吗?"唐云飞忿忿不平的低吼。

"照顾她?怎么照顾,每天接她上下学吗?还是不让学校其他男生接近她?太离谱了吧!"

"就是这么离谱,算你厉害,全给你猜中了。"唐云飞发泄似的用力将饮料往桌上一放,手枕在脑后叹气。

文舒康睁大眼,没想到全被他说中了,他愣一下反而放声大笑。

"你老爸的意思?"

"没错!"

"这么说来是唐伯父有预谋啰?"

"你也这么觉得?"唐云飞从刚刚就在想这个问题。

文舒康用手拨开掉落在脸上的发丝,"这很明显嘛,将一个女孩子送到咱们班,又要你去照顾她,摆明了是要给你相亲嘛!"

"相亲?"

"对啊,而且是相一整年的亲,除非她转学,或是她对你不满意。"

"那我怎么办?"唐云飞气得直跺脚,他不想任人宰割。

"忍耐啊!"顿了一下,文舒康别有涵义的笑了。"不然把机会让给其他人,我们学校不乏人选,只要你开口,一定有人会愿意接手。"

"不行。"这明明是他心里想过的事,可现在他又反悔了。

"为什么不行?既然你不喜欢她,又不想跟她有任何瓜葛,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她。"

"反正不行。"唐云飞也知道那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他就是没办法看着她被其他男生照顾,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突来的念头,他心中一时还理不出个头绪。

文舒康将空罐准确无误地投入圾垃桶内,坐直身子饶富兴味地看着唐云飞。

"那从明天开始你就要辛苦了。"

听从老爸的吩咐,他一早便到白家将白思尔送到学校。

此刻的唐云飞坐在位子上边想边转头,不经意地看着白思尔。突地,他又想到昨天早上在她房里看见的那一幕。

那个画面竟干扰他整个脑子,让他反覆忆起她胸前那一片白皙无瑕的肌肤,真是让男人冲动,而她胸部的曲线大小适中,穿在身上的内衣更是令男人把持不住的白色诱惑。

可恶,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该跟她撇清关系才是啊!

就这样,混沌的心思扰乱他一整天,直到放学,才想起答应老爸要每天送她回家的事,非常不情愿的,他大声地喊她:"白思尔,等一下我送你回家。"

这一句话震得班上同学全都停止动作。

唐云飞要送白思尔回家通常这种行为只有男朋友才会做,而现在他们的老大竟然会对认识才两天的女同学说要送她回家。

向来视女人如废物、累赘的唐云飞,竟要开始当起护花使者,而且对象还是白思尔这般柔弱的女生。天啊,真是大新闻!

但没人敢喧譁叫闹,这攸关性命安全,还是"电电"的好。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家。"白思尔只想赶快逃离唐云飞,若再让他送她回家,那不表示她还要继续忍受他吗?她反抗性地拒绝,一脸防备地瞪他一眼。

"我说了就算,走!必家。"他不容她拒绝地抢过她的书包大步往前走。

"喂,等等,我的书包……"哪有人这么霸道的。

唐云飞毫不理会的往前走。

"把书包还给我!"她一个用力,不小心将手上的手提袋砸到他身上,今天她恰懊带了几本厚重的参考书,这一打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这个女人,你以为你在干嘛?"身为老大,他不容许自己轻易在他人面前喊痛,虽然真是他妈的痛死了,但他绝不能哼一声,那有失老大尊严。

男人什么都可以丢,就是"尊严"两个字连放在口袋都不行,绝对要"挺"到底。

见唐云飞一脸要杀人的凶相,白思尔吓得连连退了好几步,并且嗫嚅地说:"谁教你拿我的书包……"

现在他不能说话,否则他一定会破口大骂,或者是好好地揍她一顿;要不是老爸的命令,他哪里需要这么委屈自己。

可恶,老爸还直说她是个胆小、害羞的女孩,要他多加注意自己的言行!唐云飞心想,老爸真该去换副眼镜了,这种动不动就诉诸暴力的女人会害羞胆小?真是笑掉人家大牙。

"叫你走就走,哪来这么多话,女人。"最后他忍下那口将爆发的怒气,冷冷地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并随口抛下话:"你可以跟来,还是我直接把你往楼下丢,省得麻烦。"

他又在恐吓她了!白思尔瞪着他,但周遭却没有人敢说话,大家都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况且这时候的唐云飞就像是只发怒的狮子,谁敢在他身上拔毛,又不是找死。

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思尔莫可奈何地跟在唐云飞身后。唉……老大这招用错了,女人是要宠、要哄的,这么狠恶地对待只会让女人感到恐惧及不安。

苞在他后面的白思尔拼命想找藉口走开,但是却一时不知该拿什么当藉口。

"白思尔,你走快点。"他愈凶她愈怕。"小心我不耐烦把你朝楼下丢。"这里是五楼,丢下去一定很难看。

白思尔恨死他了,动不动就威胁她。但她却只能乖乖地跟在他后头走,免得他真的说到做到。

连着一个月接送白思尔回家,她每天总会找不同理由拖延,不是故意走得慢就是谎称有事,想要逃离他身边,却一一被唐云飞给识破。

像现在他们就在一家超市里,她说要买菜回家煮晚餐。

但她实在太欠骂了——

"白思尔,你以为你在逛街啊!变这么久才买这几样东西,你在搞什么?"唐云飞被迫无奈地拉长他那张俊脸,一脸郁卒的推着手推车跟在她身后,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她男朋友,体贴地帮她推手推车。

而白思尔根本像忘了唐云飞存在似的,一面走一面思考晚上的菜色,从进超市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才会惹得他如此生气。

被他这么一吼,被吓到的白思尔生气地转过脸,"你那么大声干嘛?你走,我才不要你陪。"她生气地将他推开,自己推着车往前走。

其实这些天来她已经习惯唐云飞的陪伴,只是他偶尔会控制不住脾气,这让她不能接受,不然平时他还算满好的。

唐云飞没想到她火气如此大,而且每次都是冲着他来,难道他有说错吗?

从进入超市到现在,她根本才选了一条白萝蔔、一粒洋葱、一包青菜。天啊,他们已经逛了半个钟头,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一样的挑,一会儿嫌这、一会儿嫌那,照她那种挑法,要挑到民国几年啊!

看她越走越远的身影,唐云飞有股冲动想就这么走人,但身体却相反地朝她而去,他快步走在她身旁,并且一把抢过手推车。

"你干嘛不回去?"

这个女人真是欠揍,没看到他已经先低头了吗?唐云飞暗瞪她一眼。

其实白思尔真的以为他会离去,没想到他竟然又跟上来。霎时,心中不觉有股暖意滑过,看来唐云飞并不像外表那么可怕,他只是不太擅长表达他的感情及温柔,所以往往都让人误会他。

"算我倒楣,可不可以?"唐云飞想到一个好方法,手推着推车,也不再沉默地跟着她,反而是开始动手替她挑东西。"吃猪肉好,你的确有需要再长些肉。"说完便将肉往手推车里丢,根本不理白思尔。"玉米,嗯,好吃,我也想吃。"接着又丢进推车里。

一路逛下来,他看到喜欢的菜就丢,没一下子几乎堆满一大车。

"哇!怎么这么多?"当白思尔仔细地挑了蕃茄欲放入推车时,着实吓了一跳,她不解地瞪着唐云飞。"你拿这么多菜做什么?"她想折回去把东西放好。

"不行,这可是我挑了好久的。"如果再让她拿回去放不就等于要从头开始,他又不是疯了。

"你……"想骂他又不知该骂些什么,她以前不是这么容易生气的人,自然对骂人的字眼认识不多,不过自从认识唐云飞后,正在突飞猛进中。

"好了,别你啊我的,赶快去结帐。"他拉着她的手往结帐处走去,他哪有那个时间再听她废话。

等两人走出超市时,唐云飞手上除了两人的书包外,还有一大袋的东西。

他大男人主义地不让白思尔拿任何东西。

"唐云飞,你怎么这么霸道?我才不要你帮我出钱。"她想要拿钱给唐云飞。

"你再多说一句看看。"他已没有多大的耐性可以跟她磨,此时他饿得简直可以吞下一头牛,白思尔真是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还在这里跟他吵。

"快走,逃诩黑了。"在他的催促下,终于让她闭了嘴。

十分钟后,他们终于回到家。

"唐云飞,谢谢你,你可以回去了。"她想接过东西,并跟他道再见。

"什么?你要赶我走?有没有搞错!"唐云飞用力地把东西放在客厅,并且坐在沙发上,"我口好渴,你拿个饮料给我。"

白思尔听话的拿了罐饮料给他,以为他喝完饮料就会离开,但他却完全没这意思。

"喂,你可以走了,我要煮饭了。"她从来不会对人大声说话,可是只要对着他,她自然而然就表现出这副模样,真是令她又气又恨。

"那就快去煮啊,我已经饿得走不动了。"虽不知她的手艺如何,不过只要不饿肚子就好。

"你的意思是你要……"她怀疑地指着他。

"对,我要在这里吃饭,所以麻烦你行行好,快去做饭。"他懒得理她,迳自打开报纸阅读。

"你……"

"快去做饭,我坑邛死了。"真是存心跟他作对,难道她看不出他一脸饿相,等一下真饿昏了,看他不吃了她才怪。

白思尔再凶,被他这么大声一吼,也只得赶紧提着东西进厨房,连制服都不敢换,生怕他一个不高兴真打人。

爸爸说他今天要加班,晚点才会回来,所以说今天的晚餐只有她和他了,天啊,为什么这种倒楣事会落在她身上。

爸爸真的很辛苦,常常加班,还内疚没能好好照顾她,不过当他知道唐云飞每天接送她上下学后,竟若有所思的笑了好久,真是奇怪。

她根本不想看到唐云飞、也不想听到他的声音,可是事与愿违,所以她只能很认命地告诉自己,是她自己的错,不该引狼入室,否则也不至于让那只饿狼对她凶。

等她煮好饭后回到客厅时,却没瞧见唐云飞的踪影。

"咦!奇怪,人呢?"她在客厅里找不到唐云飞的人,屋子里也安静得似乎只有她一人。难不成他走了……

可能吗?

这个事实让她有点失落,心中竟有着隐隐的失望。她特意煮了些拿手的好菜,想想现在都得一个人包办了。

"不行,我在干什么?先换衣服再吃饭。"

一进房间——

"哇——"一声尖叫自她口中逸出,传遍整栋屋子。

原来唐云飞根本没有离开,而是躲在她房里睡觉,而且还睡在她的床上。

他太过分了!

"唐云飞!"

其实不用她叫人,她刚才那声尖叫就足够叫醒人了。

"你没事叫那么大声干什么?"他刚才坐在客厅时,因为太累一直想睡,沙发太小怎么躺都觉得不舒服,他乾脆到她房间睡觉。没想到才睡一下子,就被她给吵醒。

"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已气得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用力的推着他,将他推倒在地,不理会他的痛喊,拼命在床及棉被上猛拍,好像要拍掉他睡过的痕迹。

"讨厌……太过分了,都弄脏了。"

她没注意到唐云飞已站起身,并且正恶狠狠地站在她背后。

"你这该死的女人,你不知道这样推人会受伤吗?借睡一下是会死啊?脏?哪里脏了?我每逃诩有洗澡。"他生气的把白思尔往床上推,同时将她转身面对他,并且整个人压住她。

当两人面对面时,唐云飞早已将他先前的忍耐丢到大老远,现在他想要让这个女人好好的记住,不要太过分。

"哇,救命啊!"被突如其来的压在床上,白思尔惊慌得大叫,手还不停地往唐云飞身上、脸上又抓又打。

他要干什么?

"痛……可恶。"被她的指甲抓了几下后,唐云飞一怒,用手抓住她的手,让她的利爪不能再在他脸上胡作非为。

唐云飞这样反而让白思尔抓狂,手不能打,她换用脚踢,用力地踹向他。

被踢好几下的唐云飞只好用双腿制住她,让她完全不能动弹。

"动啊,你不是很厉害、很会打?再动啊!"

白思尔知道自己已完全被他控制住,胸口惊怒得起伏不已,这引起唐云飞的注意,而且是很自然的就注意到了。蓦地,一股熟悉的燥热流窜过他心头。

"放开我,你这个伪君子!"

唐云飞哪里肯,放开她只有自讨苦吃。刚才被抓的地方现在还隐隐犯疼呢!

"你有没有听到?放开我!"

"那你先答应不再动手动脚。"他发现那股燥热感渐渐的扩散至全身。

"你先放了我!"

"不行,你要先答应我!"

"嗯……"她现在受制于人,不得不低头。

当唐云飞松开她的手时,却仍被她恶意地用嘴咬伤手。

"可恶!"这股刺痛暂时盖过他体内的燥热,让他险些将她捉起来吊着打。

但他实在太饿了,也没有力气继续跟她斗,否则一定整得她求饶。

他深吸一口气,用力拉她步出房间,直接到餐厅准备吃饭。

"看来,你的厨艺还不错。"他帮自己和不情愿的白思尔盛饭,"吃饭吧!"先填饱肚子再说。

白思尔却吃不下,她一想到刚才被他压住时的异样感觉,整个人就觉得很奇怪,也很气他如此粗鲁。

看他状若无事般的大口大口吃着饭,让她心里更不舒服。

"喂,那是我的,你不能吃!"她还是慢了一步,唐云飞已快速地将夹起的肉送进嘴里。

"快吃,否则我全吃完了。"唐云飞很饿,但现在他只想要藉着吃饭忘了刚刚体内那股莫名的燥热,以及对她的注意力。

不过这好像没有什么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