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白思尔走在校园外围的人行道上,唐云飞今天有社团活动不能送她回家,这原本该是让她雀跃不己的,但不知道怎么搞的,她却一直在学校外徘徊不去。

白思尔陷入矛盾的情境中。

"对不起!"一个长发高瘦的女孩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只见她突然躲在她背后,而且还死命地拉着她的衣服,看样子她是很害怕。

惫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的白思尔,抬头就看到眼前来了二个像是不良少年的学生。

"哦,还有朋友啊?很不错,那正好,我们兄弟一人一个。"人长得"歹面相",连说话也粗嗄难听,白思尔开始害怕了,这是她第一次遇到不良少年,之前都有唐云飞陪在她身边,没人敢惹她。可是,这会儿……

其中一名不良少年表情猥琐的说:"一起去喝个茶、兜兜风如何?我来开车。"虽然害怕,但白思尔根本不想跟这两个面目可憎的人走,趁其中一人不注意时,她拿起书包往他的下巴打去。

那人被她的突击打得整个人跌倒在地。"可恶!"另一个长发女生见状也依样画葫芦用书包挥向另一个男的,两个人拉了手就没命地往前跑,生怕他们追上来。

"等一下,你们……可恶,被跑走了。"两个不良少年见她们跑进圣皇高中后,只能气愤地大骂,因为他们无法进入校园捉人。

尤其圣皇高中还有一个唐云飞,他们可不想惹上他,无故为自己招祸。

"真是好险!"白思尔确定安全后才停下脚步。

"谢谢你!"那个长发女生一脸感激地看她,并一再地向她道谢。"谢谢你,不然我就完蛋了,从我离开学校后他们就一直跟踪我,我只好再回到学校这边,还好遇上你。"

"其实我自己也差点吓死,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事。"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勇气,敢出手打男生,而且还是不总少年,这可能要感谢唐云飞的训练有素。在他魔鬼般的恶势力欺压下,她可是学了不少对付男生的方法。

"我叫杜文绮。"见她穿着和自己同样的制服,她知道她也是圣皇的学生。

"我叫白思尔。"真好,终于有机会可以认识别的女同学。

"你就是白思尔?"之前她就听说学校又转进一个女生,不过她一直还没见过。

"嗯。"白思尔兴奋地点点头。

两个女生就像认识己久的朋友,两人话匣子打开就聊个没完,站在校园里谈天说地起来。

"对了,学校附近有家店很不错,乾脆我们一起去喝个茶好不好?"杜文绮建议,她比白思尔早进入圣皇,对附近商店己非常熟悉。

败久没和同性朋友一起活动的白思尔自是十分愿意。

"好啊。"两人并肩开心地准备离开学校。

这时,文舒康和唐云飞的社团活动刚好结束,意外地在学校外的人行道上看到白思尔。

"喂,云飞,是白思尔哩,她怎么还在学校?"文舒康讶异地道他的话引来唐云飞的注意,没错,就是她!

她不是早该回家了吗?怎么还没回去?

"白思尔。"是唐云飞的声音!白思尔倏地回头。

"怎么是你们?""活动结束了,正打算回家,你呢?不是要你先回家吗?"唐云飞目光炯炯地看着她……

"刚刚有两个不良少年要欺负她,结果被我们合力打跑了。"白思尔一派轻松地说唐云飞听了一肚子火,他也才不在她身边两个钟头,她竟又搞这种飞机。

"你一个女孩子跟两个男的斗!你白痴是不是?"想要好声好气跟她说话的承诺又被他给吃下去了,他想他是很难对她和言悦色的。

"你才白痴啦,如果当时我不救她,那两个男的就会欺负她了,你懂不懂?"白思尔讨厌他老是这么大声跟她说话,虽然感觉得出他是在担心她。

"你不会喊救命啊?也不想想自己有多少能力。"唐云飞只要想到她一个人对付两个男的,心情就好不起来,她那么瘦小,又没什么力气,哪有办法对付男生,他根本一只手就能折断她的手腕。

"哼,不跟你说了,我们走!文绮。"拉着杜文绮,白思尔掉头就走,不理睬还站在原地的唐云飞及文舒康……

"这种女人你要我对她客气,我看她不要太过分就好。"唐云飞也掉头走,不想理她。她不想想他是在关心她耶,她还敢那么大声说话。

"女孩子都喜欢跟女孩子在一起,白思尔当然也不例外。"文舒康说。

"哪个女的?"唐云飞刚才只看见白思尔,完全没注意她身旁还有一个女生。

"当然是白思尔旁边那一个,你瞎眼了啊?"在唐云飞眼中,的确除了白思尔外,没有其他女孩子能让他注意一连好几个礼拜,杜文绮一下课就到白思尔的班级找她,两人一同回家、一同逛街、一同喝茶,这种日子真是太好了。而她完全将唐云飞给甩到脑后,不理会他的怒吼,反正现在有了杜文绮作伴,她才不怕他。

"要回家了吗?"杜文绮的班级较早下课,所以她先来找白思尔。

"你等我。"又是那个女的,每天来不烦吗?

唐云飞看不惯杜文绮一下课就到他们班报到,而且还黏着白思尔不放。

这让他极度不高兴。乍看之下,杜文绮会让人感觉她是个温驯文静的女孩,可事实不然,她是个非常可怕的女人,而且脾气超坏,比起他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人真是不可貌相。

犹记得几个星期前她因为受不了他每天接送白思尔上下学,竟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是闲着没事做,还是有什么不起企图,害他差点当场了结她;要不是白思尔出面调解,他恐怕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看她们两个女生谈得开怀,他却像个傻瓜般地跟在后头,心里愈想愈不舒服,都是那个女的害他没办法跟白思尔单独相处……

咦?和白思尔单独在一起,怎么现在动不动就想到她?

老实说,他很怀念那阵子去白思尔家吃晚餐的日子,很想再有机会尝尝她的手艺,可是现在有了杜文绮这个大飞利浦,他根本是无计可施。

自从杜文绮和白思尔成为好朋友后,白思尔明显变得活泼了,以前她在学校动不动就发呆,一个人沉默少开口,现在却是每天笑容满面、逢人就笑,真是太漂亮、太可爱了。

"喂,云飞,你干嘛一直盯着白思尔看?是不是因为白思尔被抢走感到烦闷?"文舒康取笑道。

"没这回事!"他不改一向的硬派作风。

"你看她,以前每次看到她时都是一脸愁容,自从认识杜文绮后,她每逃诩笑口常开。"

唐云飞狠狠的投给他一记必杀目光"还是你希望她的笑容是对着你笑,而非杜文绮。"文舒康丝毫不以为意的笑着,如果他猜得不错,唐云飞可能已经喜欢上白思尔,只是他自己还没有发觉。

"你少胡说。"唐云飞朝他大吼,不想再听这些烦人的话。

"哦,那就是说我也有机会了?"文舒康一副贼贼的模样。

"你敢!"唐云飞握紧拳头,想狠狠狠揍垮他那张笑脸。

文舒康的风流韵事已经不是个秘密,他向来没有固定的女朋友,要他放弃一片森林而只守着一棵小树,他绝对办不到。

他不管这位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如何风流,总之他绝不能招惹白思尔。

他们的谈话被教室另一边突然传来的一道尖叫声给打断,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是杜文绮的女高音,她什么时候又来了,现在不过是十分钟的下课时间。

"要你和那个野蛮人一组?不行!"上化学谋要做实验,老师要他们分组实验,而唐云飞刚好和白思尔排一组。

"你那是什么话?"唐云飞冲到杜文绮面前。"白思尔要和谁一组关你什么事?你这个女人!"

"哈,我看你就只会欺负思尔,根本不懂什么是化学,野蛮人!"杜文绮不气死他绝不罢休忍无可忍了!唐云飞握紧拳头。

"你说什么?"他咬牙切齿地说。没有人敢靠近他们,因为他们四周像有一团团的火光。

"哇!生气了啊?"杜文绮还是不改她挑衅的口气。"怎么,要动手打人?"她手叉腰,一副他有胆就打看看的模样。"打呀!我看你敢不敢打女孩子。"白思尔呆呆地看着眼前两个人张牙舞爪的样子,不敢上前劝架,她的本性还是很温柔且不善吵架的。

"怎么,不敢打吗?"

"你……"他真想打下去。他暗暗发誓,有一天一定要这个女人好看。

"怎样?"一道电击火花在他们之间产生。

虽然他们吵得不可开交,但组都配好了,吵也没用。

而由于这次分组实验时间紧迫,各组在明天要交回实验报告,所以每一组下课后都还要再一同讨论实验结果。而唐云飞则决定去白思尔家讨论。

因为她爸爸今晚不回家,所以她家是最适合的地方。

努力赶工终于把化学报告做好,"终于完成了!"天啊,饿死我了,白思尔,你家有没有东西吃?"唐云飞是个耐不住饿的人。

但白思尔却摇摇头。"没有。"

"不会吧?真的连一样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

白思尔像想到什么似的说:"文绮,我们不是有买零食吗?"原来杜文绮也跟来了,她怕唐云飞又会欺负白思尔。

"分他?拜托,这些东西是给人吃的,又不是要喂动物。"杜文绮嘴巴不饶人地又开火唐云飞气得说不出话,最后拿了书包及外套就走人,连看也不再看她们一眼。

"不要多想啦,思尔,他不会在意的,反正我们吃饱了就好。"杜文绮倒像是没事人,继续吃她的零食可是白思尔还是感到很内疚。

就在杜文绮离开白家没多久,白思尔洗好澡正准备睡觉时,她的胃突然痛了起来,痛得她几乎晕了过去。

"好痛……"家里没人,又没有胃药可以吃,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痛苦得不知如何是好。

铃……铃……电话铃声催促似的响着,白思尔只好忍着痛缓缓地走到客厅接电话。

——喂,白思尔?我是唐云飞,我好像把化学课本忘在你家了,你找找看好不好?——唐云飞冷冷说道。

"……"她痛得都说不出话来。

——喂?白思尔,你怎么了?——唐云飞好久都没有听到她的回话,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该死!——心一急,他马上挂掉电话冲出家门。

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这么着急,但是心中就是很不放心。

来到白家后,唐云飞按了许久的电铃,好不容易门才打开,他立刻发现正蹲在门边呻吟的白思尔。

他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沙发上躺下。"白思尔,你怎么了?"

"胃……痛……"白思尔没想到他会跑来她家,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胃痛?我还以为是……谁教你要吃这么多零食!"提了半天高的心终于平稳归原位,他忍不住的念她一句"我去帮你买药。"说着,唐云飞转身准备出去。

白思尔却拉住他,虚弱的摇了摇头。

他抚着她几乎没有血色的脸颊,轻声地道:"你先去床上躺好,我马上回来。"说完,便转身出去。

白思尔没想到一向对她凶巴巴的唐云飞竟然会如此体贴,心里感到无比温馨。

而唐云飞则在四处找药局,几乎每家药局都关门了,最后他实在无计可想,只好停在一家药局门口,猛按电铃。

不一会儿,有人打开了门。

"老板,能不能给我胃药!"他很是着急的模样让药局老板马上答应"等一下,我去拿给你。"他转身进去拿了药放在唐云飞的手上,并叮咛道:"如果严重还是要送医院。

"谢谢。"唐云飞边说边付钱,随即又急急赶回白家。

必到白家时,白思尔仍然痛苦地躺在床上呻吟,唐云飞赶紧拿药及水要她吃下去。

看到他那么为自己紧张,白思尔轻轻地笑了。

"痛得脸都发白了还笑。"唐云飞担心地说。

他的眼神很温柔、很温暖,而且很亮。白思尔瞬间被炫惑的愣住。

"还会不会痛?"她摇摇头。

"今天你爸不在家,我可以留下来吗?"他还是不太放心让她自己一个人在家,如果又痛起来,那真会吓死他,所以他决定留下来。

他的话让白思尔怔愣住。

"喂,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我留在这里可以方便照顾你。"以为她误解了自己,唐云飞赶紧解释见她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又说:"我睡客厅好了。"说完,转身就走出去。

唐云飞离开她的房间后,白思尔还有些怀疑,她以为这只是,但是放在桌上的药又告诉她这不是梦,是真实的。

胃虽然还在痛,但已没有刚刚那般剧痛,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唐云飞买回来的药。

突然,一种幸福甜窖的感谎存她心中流窜,而她却不清攀为什么会有汶种感谎。

在经过一场大考后,全班一致通过,决定好好慰劳自己,而海边是最好的去处。

***

"好漂亮!""我要去游泳!"白思尔和杜文绮很高兴能在周休二日跟同学们一起出来玩,毕竟这是高中最后一个假期了。接下来的日子可想而知是一连串魔鬼的模拟考试,大家很难再有机会这么轻松了。

现在白思尔已能放开怀地跟班上男同学相处,不再有先前的顾忌,而且她和杜文绮在学校里真的享受了比一般高中女生更好的待遇。或许这就是阳盛阴衰的好处。

玩了一个早上,她和杜文绮肚子饿得不得了,离开那些精力旺盛的男同学,她们两个打算先去吃饭。

杜文绮虽不是他们班上学生,但多一个女生总比没有来得好,况且唐云飞也担心若不让杜文绮来,白思尔恐怕也会玩得不尽兴。

"文绮,我先过去找个阴凉位子。"

"好。"杜文绮这时还在等老良手中的烤小卷。

走着走着,白思尔只注意看自己手里的黑锅,努力不让汤泼出来,根本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人。

砰的一声,她把汤泼在来人的身上。

"哇!"那人发出痛叫声。

她急忙的抬头,"阿康,对不起!"

"好烫!"

"阿康,我不是故意的……"她紧张地向他道歉。"你不要生气哦。"

文舒康脱下身上的白衬衫,不理会白思尔地迳自朝附近的冲澡处走。

"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她跟了过去。

文舒康脸上没有笑容,这一点都不像他,以前不管怎么样他都会笑着跟自己说没关系,可见这次他真的生气了。

"你生气了是不是?"她担心地问。

文舒康还是酷酷地不说话。

"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不要生气了。"

"要我不生气可以,除非你答应我一件事。"文舒康的眼里迅速的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锐芒。

"好,我一定答应你,可是你不能再生气了。"她猛点着头"真的?""嗯!"只要他不生气,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那……你进云飞的房间把他身上的短裤偷过来给我,我就原谅你。"没有人比他更坏了,这样陷害自己的好友"唐云飞的……

"短……短裤"他是不是说错了……

"没错,如果你真有心道歉的话,就去帮我拿来。"文舒康已经将衣服冲乾净。"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白思尔因为低着头,所以没有看到文舒康眼里闪过的笑意,他是故意要整他们两个的。

呜……怎么可以这样?但是不做又不可以,不然文舒康会不理她,他一向很照顾她,而且对她又很客气。不得己,她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文舒康看她一脸不成功便成仁的表情,知道她上当了。虽然明知惹恼一头爆狮的下场可能很惨,不过他还是要来点刺激。

半夜十一点多,白思尔一个人偷偷跑到走廊,打算去偷唐云飞的短裤。轻轻地打开他住的房门,文舒康刚才告诉她,房里只剩下唐云飞一个人,其他人都不在。她知道这是个大好机会,一颗心却在此时怦怦作响。她深吸一口气,故作大胆的走进房间,胆战心惊地走到唐云飞的床边。

唐云飞此时睡得正香甜,全身上下只穿了条短裤,害白思尔看得很不好意思。

"他干嘛不穿上衣……"她的脸上不经意飞上红霞。

暗暗地告诉自己动作要小心一点,只要他不醒来就没问题,只要小心一点……

但是当她的手将碰触到他的短裤时,一只手却不由自主的抖颤起来。

如果被唐云飞知道定会气死的,说不定还会痛打她一番。

蚌然,她灵机一动,看到他的行李袋,马上想到自己可以由他的行李中拿到其他的短裤,反正又没有人知道。

对,里面一定有他的其他短裤,唐云飞,对不起了……

当她背对着唐云飞在他的行李袋里找短裤时,唐云飞隐约感觉到房间里好像有人,他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忽然,他以为他看错了,真的有人在房里。

"谁?"唐云飞二话不说地将那人拉向自己用力一甩,将来人压倒在他的床上,然后低下头想看清楚窃贼的模样。这一看,他整个人不禁呆愣住。

"白思尔……怎么是你!"这个震惊太大,大到令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被发现了!怎么办?

白思尔的脸立刻变白,心不受控制地越跳越快,彷佛心将蹦跳出来一般。

"你在这里干什么?"唐云飞才不相她会是小偷。

"啊……对……我……唐云飞,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把你的短裤给我?"白思尔红着脸向他要短裤。

"短裤?你到底在干什么?"唐云飞被她搞胡涂了白思尔早料到他的反应,"我答应文舒康要拿到你的短裤给他。"

"你……"这白痴女人!

白思尔双手平放在胸前,紧张地看着唐云飞,"你不要生气,反正你都醒了,那我直接跟你要。"

唐云飞眼见她躺在自己身下,身上只着件睡衣,脸上还因为刚才的惊吓而酡红,他的心跳不觉加速,虽然两人的身体并没有直接的接触,但从白思尔柔软的身躯散发出一股女人的沁香,不断诱惑着他。

这个笨蛋还不知道自己处境的危险,竟敢开口跟他要东西。

"你就为了他的话,半夜不睡觉跑到男生房间来?"若是房间里的人不是他而是别人,那她该怎么办?

"可是文舒康真的生气了,他气得都不说话,我跟他道歉他也不理我,他说只有这样做他才会原谅我。"白思尔为自己辩解。

"笨!他是在跟你开玩笑的!"他气怒的大吼就在唐云飞的话说完之际,外出的同学正好在此时回来了。

他动作迅速的拉起薄被覆盖住两人的身体,不让其他人发现白思尔的存在。

"早知道就不要喝那么多水,一个晚上跑了好几次厕所。"其中一个人说着,"咦……云飞,你干什么盖着棉被?"

"哦,我有点冷。"唐云飞将棉被里的白思尔拥进自己的怀里,殊不知身体正莫名骚动着。

躺在唐云飞怀里的白思尔更是不敢出声,她吓坏了,自己竟然和唐云飞睡同一张床,而且还靠在他怀里,全身贴着他结实的身子……

"大热天的,你盖什么棉被啊?"他们感到好奇,但又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我……我习惯了。"天知道他快热死了。尤其是喜欢的女孩子正躺在自己怀里,想到这里他不自觉的全身发热。

白思尔一脸排红,担心这么下来,她可能会这样待到天亮。

因为被唐云飞抱个满怀,所以她不自在的想要稍稍地挪移开她的身子。

唐云飞清楚她要干什么,急忙把腿横跨在她的腰上,硬是阻止她的动作。

这么一来,白思尔真是一点都无法动弹,她紧张的想要用手推开他的胸膛,手才一触及他健壮**的胸肌,她的脸便像着火般的燥热。

而她的碰触让他如遭电击般,倏地倒抽一口气。唐云飞为了阻止她再次乱来,马上用手将她更用力搂进自己的怀里,明显地将她压在他身上,并且用手在她腰部轻按了一下,以示警告。

懊痛!他这么大力干嘛?白思尔全身都被包在棉被里,人也被包在唐云飞的怀里,她生气地用牙齿咬了他一口,为了报他刚刚吃她豆腐的仇。

唐云飞头在被单外,所以他的脸上不能有太多的表情,但他身体其余部位都在棉被里,可以自由运用。这次他故意伸手在她臀上拍了一下,严重警告她。

白思尔为了不让他再有吃她豆腐的机会,只得乖乖地躺在他怀里,静静地数着他的心跳声。

他的心跳声很大声,而且一点也不规律,莫名的引起她的心跳共鸣。

就这样,白思尔乖乖地靠着他,数着他的心跳,等其他男同学睡着后再偷偷离开。

殊不知这个夜晚对唐云飞而言是个多折磨人的夜晚,他浑身都快着火了。

***

棒天一大早,当白思尔见到文舒康时,她吓了一跳。

"阿康,你的脸怎么了?"文舒康的眼眶都黑了,一看就知道被打。

"喔,这没什么。"其实那是被唐云飞揍的,谁教他要叫白思尔去做那种事。

"对不起,我没有拿到短裤……"到现在她还不忘要拿唐云飞的短裤。昨晚唐云飞要送她回房间时,她还一直求他,但他只是恶狠狠地瞪着她看,看得她浑身不自在,只得停住口。

"没关系,我是开玩笑的。"白思尔瞪大眼睛地怒视他。

"开玩笑?你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她可是很认真的。

"因为我要让你知道,云飞喜欢你。"文舒康很自然地说。

"咦?"她有没有听错?

"我说,云飞很喜欢你。"文舒康不在意地再重禳说了一遍。

"他……可是……他每次都对我大呼小叫的。"这怎么可能,唐云飞怎么会喜欢她?虽说他有时对自己也很体贴……

"那是他的性格。"文舒康潇洒自若的笑了笑。"他是关心你才会大声骂你,我认识他已经有十多年了,对他很了解。"

唐云飞喜欢她这个讯息对她而言不仅冲击很大,还是个很难消化的事实。

那她呢?她不禁自问,她喜欢他吗?

这个问题着实困扰住她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