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白思尔为了文舒康的话而烦恼着,不仅答案还没想出来,又要面对唐云飞,她真的觉得很奇怪。

直到现在她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唐云飞,她只知道自己并不排斥唐云飞,而且她不能确文舒康说的话是真是假。

唐云飞喜欢她?从他的言行举止根本看不出来嘛!

若说他示好的表现就是粗暴及霸道,那是不是她真成了他的女朋友时,他连暴力都使出来了?

唉……算了,不要再想了。

"云飞,你女朋友好像很烦恼,不过去看看?"前面的同学转头问他。

"谁是我女朋友?"唐云飞不明白同学的话。

"白思尔啊?"大家早认定他们是一对。

他此时正专心计算数学公式。

一旁的白思尔则看着唐云飞,为什么她感觉不到他的喜欢,唉,真是的,感情这种事为什么这么烦人呢?

杜文绮刚从门口走进教室,耳尖听到有人说白思尔是唐云飞的女朋友,她马上冲到唐云飞面前。

"开玩笑!谁是这野蛮人的女朋友啊?"说完还用不屑的眼光看着他,然后走到白思尔的身旁坐下。"思尔,那种男人你不要的对不对?"

"嗄?"对于杜文绮的询问,白思尔呆呆地没啥反应。

但有个人却不爽了。

"你这女人在干嘛?"唐云飞非常不满的朝杜文绮吼叫。这女人真以为自己让她三分,她就可以爬到他头上来了。

"烦死了,你这只怪物不要来我面前碍眼!"这种话也只有和唐云飞如仇敌的杜文绮说得出来。

"那你不会滚远一点。"他的数学题眼看就要解出来了,却被她这么一闹给搞乱了。他只觉一股无明火不自觉地往上升,手握拳头。

"我偏不走,你能奈我何?"杜文绮继续挑衅唐云飞狠狠瞪她一眼,二话不说的收好桌上的东西。

"对!我不能奈你何!那我走总可以了吧!"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唐云飞翘课!这是白思尔到学校来后,第一次见他翘课。

"文绮,他真的生气了,我担心他……"

"担心他?为他那种人?他如果真死了是应该,活着是多余,你干嘛要替他担心?我们不要理他。"

不知怎地,白思尔却感到有股失落,少了唐云飞的教室竟意外的冷清,让她提不起劲来,看来他今天是不会回学校了,那她是不是要一个人独自回家?

突然,有种孤单落寞的感觉向她袭来。

直到放学时候,唐云飞还是没回教室。

婉拒杜文绮的邀约,她决定一个人回家。

只是当她一走出校门口,突然有个人影罩住她,害她不敢抬头看来者何人。

"回家了。"是唐云飞的声音

她急急的抬头看他。"你不是先走了?"见到他的惊喜在她心中扩散,让她愉悦不已.

"走了还会在这里等你吗?"唐云飞自我解嘲地笑着唐云飞自己也搞不清楚,明明就想要抛下她,心中却又放不下,没想到走着走着又走回学校了,有时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被虐待狂。

最后只好打消抛下她的念头,乖乖地待在校门口等她。

"哦,那现在?"

"当然是送你回家。"唐云飞举起手想轻抚她的发,却又倏地收手,害她有些失望。不过一想到他对她的关心,她又不自觉的笑开了娇颜,这是一整个下午来她第一次绽放的笑靥。

"女人,你到底走不走?"见她还站着发呆,唐云飞和善的表情维持不到一分钟,一下子又变回原来的他。

不过这个唐云飞才是她熟悉的,看他的大手提着她的书包,她的心暖暖的。

可是她的笑不到一分钟马上僵住——

"我不要!"打死她都不要穿裙子坐上机车,而且还是要跨坐。

唐云飞的宝贝机车不似时下年轻人所骑的迪爵或豪迈,而是一台外型酷炫、超大的机车,光看外表就知道它并不便宜,而且车子还有"BMW"厂牌的标志但。漂亮归漂亮,可是真要她坐在上面,打死她都不要,因为这种拉风的机车非得跨坐不可,她今天穿的是学校制服,是一件百褶裙,很容易就走光的。

那一点都不淑女,难看死了,搞不好还会曝光!

"你坐不坐?"唐云飞其实已经回过家一趟,只是想到她必须一个人回家,几番挣扎之下,他将自己的宝贝机车骑了出来接她回家。

白思尔一个劲儿的摇着头,"不要!我会曝光,而且你一定会骑很快。"她不想还没谈恋爱就英年早逝,她还有大好前程等着她。

没错,他是会骑很快,但是他的技术是一等一的。"不用怕,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去见白家列祖列宗的。"他向她保证。

但白思尔还是摇着头,不相信他的保证。

"你骗人!"

"白思尔!"

"不要啦,人家不坐就是不坐,你不要凶我嘛。"

"拜托,别人要坐都坐不到,你还在这里鬼叫!"他向来不准任何人碰他这部机车,它是他的宝贝,他从没载过其他人,一个都没有。

不知怎么搞的,今天他有股强烈的欲望要载她,无论如何都要她坐上机车。

他也搞不清楚自己这是什么心理。

"那你去载别人好了,我用走路的回家。"她又向后退了一步。

"白思尔,你是耳背了是不是?都说这台机车只要载你,你听不懂吗?"那表示她对他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人,否则他才不屑载她。

可是她怎么这么死脑筋,别的女人想碰他的BMW一下都不可能。

他决定了,他要白思尔当他女朋友。谁教他该摸的全摸遍了,还吻了她,连她胸部也都给他瞧见了,如果说他对她没感觉那是骗人的,而且除了感觉外,白思尔的确深深地吸引住他的视线。而到了这时候,他也完全不介意承认自己喜欢她。

见她真是一脸害怕的表情,没办法,他只好脱下身上的外套,"过来!"

白思尔顿了一下,迟疑地走到他面前。

只见唐云飞将他的外套系在她腰际,外套直接垂至她的小腿处,将她整件裙子给包住。

"好了。"

她还来不及问他要做什么想到唐云飞的下一个动作是将她抱起,让她跨坐在机车上。

"你干什么啦?"双手原是扯住唐云飞的衣服,被他放在机车上时,她改而双手用力地环在他颈部,一点也不肯松手。

"白思尔,没什么好怕的,真的,相信我。"她的手环得那么紧,让他再次完全感受到她曼妙的女性曲线。

"不!"她更是往他身上靠,想要逃离这台超大机车。

"不要再动了!"她每动一下,大腿上的衣服就越往上缩,让他清楚的看到那白皙滑嫩的肌肤,隐约刺激着他的感官。

被他怒斥,她完全静止不动,唐云飞这才抱她下车。

"那侧坐,可以吧?"他也认为跨坐风险实在太大了,他绝对无法忍受其他男人看到她腿上那白皙的肌肤。

他先坐上机车,发动后才说道:"来啊,直接坐上未。"白思尔知道这是他最后的让步,她心一横,侧坐在他身后。

她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膝上,头也低低的。

"你坐这样我保证马上跌下去。"这女人就不能合作点吗?太阳都要下山了,她还在闹他。干脆拉起她的手,将它们环在他腰上,她的身子自然地往他身上靠。

"不要放开哦,掉下去我不负责。"再次检查绑在她腰际的外套,确定没问题后,他才让车子往前而去刚开始机车速度很慢,唐云飞想要让她习惯,当离开市区后,他马上加速,而坐在他身后的白思尔除了紧紧地环住他的腰外,渐渐的也感受到一股顺畅的快意,风呼啸而过的感觉真的很棒。

她将头靠在唐云飞背上,他的背又宽又舒服,男生果然跟女生不同,他的肌肉很结实、很有安全感。

一路上他们没有交谈,只有风的声音在耳边回晌,周围的一切全被遗忘,显得非常安静,安静到可以清楚地听到两人交错的心跳声。

不知过了多久,机车停了下来,她才惊醒,原以为他是要送她回家,但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她家。

"到了,下来吧!"

"这是哪里?"她只看到一幢独立的大宅。

"我家。"他将机车推进车库,"进来吧。"接着就带她走进他家。

白思尔不明白他干嘛要带她回家。

"我要回家了……"唐云飞不理会地拉住她的小手,将她直接带入客厅。

"你要吃什么?还是喝什么?"他记得她有下课后吃点心的习惯。

而一旁被他安置在沙发上的白思尔还在想该怎么告诉他,她要回家了。

"呃……我……"

"吃点心。"唐云飞没给她多说的机会,彷{弗变魔术般将她爱吃的乳酪蛋糕及饮料一下子全堆放在她面前。

"我要回家了。"

唐云飞若有所思地瞧着她,瞧得她心慌,"不行,你不能回家。"他的断然拒绝让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

"我有话跟你说。"唐云飞眼中射出两道精光逼视着她.

"可是……"

"没有可是。"他的霸道作风又开始了,命令道:"先吃东西。"

边吃点心的她边想,唐云飞到底要跟她说什么,干嘛要带她回家?

趁她吃东西时,唐云飞也回房间换下衣服,他的制服早已汗湿了一大半了。

等他换上便服,走出房间后,就看到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的白思尔,她的模样像是回到家的眯。

不过一见到他的白思尔,马上隐去脸上满足的神情,坐正自己的身子,脸上还布满红晕。

看着穿上便服的唐云飞更显得酷帅,一身休闲式的衬衫及牛仔裤,衬衫上面三颗钮细并未扣上,露出性感的胸膛,看得她脸红心跳。

"怎么了吗?"她吓了一跳,赶紧摇头,却为自己大胆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唐云飞拿了罐饮料坐在她对面大口大口喝着。"天啊,有够热的。"他还不时拿饮料抵在脸上,想要让自己凉快些。而白思尔为了要驱走紧张感,一个劲儿低头喝着手中的饮料。

一时,静默充塞在两人之间,谁也没说话。

"思尔。"过了一会儿,唐云飞才开口叫她,他的声音已不再像先前那么大声,而是轻声温柔。

"嗯!"应了一声,她仍低着头喝饮料。

"你有没有男朋友?"他突如其来的问。

"你怎么会这么问?当然没有。"每天被他管得死死的,哪有机会啊。

听了她的话,唐云飞嘴角上扬。"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你不准再交别的男朋友了。"他的话说得像是下圣旨般,似乎她一定非得遵从不可。

"什么?"白思尔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你说什么?"放下饮料,她双眼直勾勾的瞪着他。

男朋友?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了。"唐云飞不耐烦的再重复一遍。

"你不要开玩笑了。"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后,白思尔直觉的摇头。

"谁在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你一定要成为我的女朋友,从此不准再看其他的男生一眼。"他终于还是说了,虽然态度有些强势,不过他总算承认对她的感情。

"你喜欢我?"原来文舒康没有骗她。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他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她还看不出来。

见她摇头,他真的很生气,心中低骂着这个白痴女人。

"你每逃诩那么凶,我怎么知道。"他根本是在欺负她嘛。

"就是喜欢你才会凶,那是关心,你懂不懂?"她是他第一个主动关心的女生,而她竟然还嫌弃。虽一开始他是被父亲所逼,可是他更明白若是他不愿意,那谁也逼不了他,所以他对白思尔不是没感觉,只是他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早在见到她的第一眼便被她所吸引。

"关心?"白思尔认真的侧头思考着,他说对她凶是因为关心她,那她以后每天不都要生活在他的暴力之下了吗?

她才不要!

"同学们都看得出我对你的感情,就你这个女人还不知道?你到底是有没有神经啊?"他又大声说话了,他真的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那你也不用这么大声啊,我又不是小阿子,每次动不动就骂人、动不动就凶我;不准这、不准那的,你又不是我什么人。"她委屈得眼泪又要落下了。

突然,唐云飞俊朗的脸上出现了焦急之色,他只是想告诉她他喜欢她而已,怎么会弄成这种场面。

"思尔,你不要哭啊!"他急得冲到她面前蹲下,拉下她掩面的小手。见她眼眶红红的,好不心疼。

"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大声说话,不过我要你知道一件事情,现在我是你的男朋友,以后我绝对会是你的老公。"他眼中的认真让人没法怀疑。

"你看你又凶我了。"她又继续指控道,只是这次多少含点撒娇意味。

"好,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我道歉可以吗?"大男人遇上这种温柔似水的女人也得低头.英雄难过人关嘛!而且这个美人还是个泪美人,他哪有那么多手去接下她的每颗眼泪,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让她哭。

“我喜欢你。”这回他放软声音的再说一次。

久久,见她依然低头不看他,他更加轻柔的说:“思尔,你看我一下。”听到他告白的白思尔,一张脸早已红得像煮熟的虾子般,哪还敢抬头看他。

不一会儿,听到他重重的叹了口气,她才赶紧抬头问:"怎么了?"

这一抬头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睽靠着她坐在沙发上。"云飞?"

唐云飞乘机将手伸到她后脑,用力把她的头朝自己的脸压下,迅速的吻上她的后。这个吻唐云飞可是等了好久好久,与上次喂她水时的感觉不一样,有泪水的润及后舌间的香甜,让他有些欲罢不能。

良久,他才放开她,没想到她又哭了。

"你怎么又哭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吻了她?

"因为……你突然这样,也没有预先告诉我,让我吓了一跳。"

"预告?这种事情还要先预告?"那他下次要吻她是不是得今天就要说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刚刚那并不是我事先想好的,我也是临时想到的……"唐云飞有些懊恼地爬了爬头发,俊脸上不可思议的微微泛红。

"嗯……我知道了。"她害羞得脸更红了。

"那你呢?"

"咦?"她不懂。

"你喜不暮欢我,思尔?”他直直地望进她眼中。想在她眼眸里找寻自己的影子。

白思尔轻点头,这时她真是开不了口的,她无法像他那样轻松的将这种话说出口。

看她点头后,唐云飞再次低头攫住她的后,轻轻地品尝她的甜美。从这一刻起,她就是他的女朋友了。

虽然她没开口,不过她没拒绝就是最好的答案。

从那天起,白思尔和唐云飞便成了公开的男女朋友。

即便如此,杜文绮却还是不给唐云飞好脸色看。

今天,她趁唐云飞去买午餐时,拉走白思尔躲在楼顶吃午餐。

白思尔因这阵子冷落杜文绮而没有拒绝她,否则她一定是陪唐云飞用餐。

“你们两个连上课时间也在一起,不嫌烦吗?”杜文绮根本就没有办法想像和一个男生那么亲密是什么样的感觉,她是抱定了单身主义,同时又有强烈厌男症,因此对男人她几乎都没给过好脸色。

白思尔还没回答,她马上又问道:"思尔,你跟唐云飞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亲密关系。"

白思尔因为她的话而差点噎到。"你怎么这样说,我们还……还没……有……"她的脸早羞红不已!

"不要担心,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其实我也知道你们顶多只到接吻程度。"杜文绮若无其事地继续吃她的午餐。

白思尔一颗心还为她所说的话而起伏不定。

而杜文绮一点也没发觉她的不对劲,很快的吃完了午餐。"你等一下,我去买饮料。"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白思尔才慢慢平稳心跳。

亲密关系?就是要luo裎相见,一想到这儿她的脸更红了。光想到唐云飞和自己赤luo亲密的接触,她就不能自己地心跳加快,因为她根本还没想过那回事。

"怎么了?还在想啊?"杜文绮买了饮料回来,发现白思尔正红着脸发呆,而且她还知道唐云飞找白思尔找得快把学校给掀了。她当然不会白痴的告诉他白思尔正和自己在楼顶吃午餐。

她促狭地道:"我是怕唐云飞那个人一旦**泛滥时不能停止,我担心你无法承受。"

什么?早知文绮人大胆,说起这种话更是大胆。白思尔的脸不争气地又染满红霞,刚平静的一颗心狂跳了起来。

云飞是那种人吗?她实在无法想像。

他们也才接吻过几次,根本还不算很亲密,如果他真对自己有那种要求或举动,她该怎么办?

想着想着,她的脸更红了。

中午和杜文绮的谈话,到了放学后白思尔还在想,而唐云飞还是照往常般送她回家,只是现在他都是先带她去他家,然后再骑机车送她回家,这也算是两人之间的约会吧!

"要不要看电视?还是要吃东西?"每次当他们两人独处一室时,他就有点心动,但他不想吓坏思尔,她那么单纯又那么相信他,他不愿轻易冒犯她。

"云飞,你怎么了?"白思尔看着唐云飞显得异常晶亮的眼眸好奇地问,全然不知道那眼神代表着什么。

"没事,我去换件衣服,你等我。"唐云飞甩掉心中的邪念他接着又从房里喊道:"等一下我们出去走走。"

他是想赶快离开这个可能让他犯罪的地方,若是真发生了那件事,那他可能不只被大卸八块,恐怕就连尸体也找不着。

"嗯,那去超市买东西好了。"她想到家里快没食物了,可以趁这时候买一些东西。

"啊!好痛。"因为白思尔整个心思都在想着要买什么东西,结果一个不小心被一旁的桌角给绊了一下,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碰撞声。

"怎么了?有没有怎么样,我看看。"唐云飞闻声立即冲出房间,赶紧跑到她身边抱起她坐在地板上,心疼地揉着她撞到的地方。

"痛不痛?"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一定很痛,那张小脸都皱成一团了。

"没关系,一会儿就不痛了。"白思尔忍着痛拉着唐云飞要他别紧张,霎时她的脸和他的脸靠得好近,近到她都可以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唐云飞一直想避开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他的手自然的搂着她的背将她往自己身上贴近,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轻轻地吻着她的唇。

白思尔根本还来不及反应,他灼热的唇己覆上她的。

这个吻和之前的不同,这是个占有性的吻,霸道地诱使她张开口让他能更深入地加深这个吻。

云飞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白思尔被他吓到了,对于男女之间的情事她还停留在少女浪漫情怀中。虽然她并不讨厌他的吻,甚至还有点刺激的感觉,但他的舌头为什么在她口中吸吮她的舌?

唐云飞顺势将她轻轻地推倒在地板上,身体压在她身上,他的手不再安分,而是放肆地在她身上抚摸,当他的手几乎摸遍了她的全身后,他才把手停在她的胸前,轻轻地**揉搓,他根本不想停下来。

白思尔一惊,用力想推开他。"不要……云飞。"但是她才开口马上又被唐云飞给吻住唇,衣服的扣子也在不知不觉中全被他打开了,柔嫩的肌肤刺激着他,他的唇更是移到她胸前,在她胸前印下一个一个的吻痕。

不行,一定要阻止他!她不要这么仓促的成为他的人,她还没准备好。

她的手在这时摸到一样东西,也不管是什么,她一抓起就朝他的头上打去。

"云飞,住手!"

"痛……"唐云飞闷哼了一声,终于停下动作,完全没想到她竟会拿东西打他,同时将他的**也打跑了他看了看她手中的东西。"思尔,你干嘛用鞋子打我?"唐云飞一看才知道刚刚那个凶器正是自己的鞋子,天啊!难道她不知道他的鞋子里有放铅吗?为了练习弹性,他故意加重鞋子的重量,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被自己的鞋子打到的一天,喔,这还不是普通的痛。

"我……我……"

"你什么?"唐云飞痛得大叫,并且还故意地重压在她身上。

"谁教你要突然侵犯我,我……我……害怕,就……"白思尔挣扎地想要逃出他的箝制,可怎么都没有办法最后她眼眶一红,很是委屈地瞅着他看,唐云飞马上就没辙了。"思尔……"

"你……我不知道会这样,虽然我很喜欢你,可是我还没有心理准备要这么做。"一想到刚刚的事她就脸红心跳,正如杜文绮说的,唐云飞只要一起头就不会停止,刚才若不是他的鞋子就在她手旁,现在他们可能已经……

唐云飞不说话,轻轻地抚着她的脸。"对不起,是我太急了。"他温柔地将她的衣服穿好,还故意坏坏地在她颈上留下一个吻痕。

"云飞!"白思尔被他的吻吓住了,他怎么可以再吻她?

"什么?"不过唐云飞可装胡涂了,谁教她雪白又柔嫩的肌肤太过于诱人。

白思尔羞得不知该怎么说他,只能沉默的让他温柔地为自己扣好她制服的扣子.看着她白皙滑腻的肌肤,加上害羞嫣红的脸,唐云飞心都快要蹦跳出来了,没有一个男人可以承受如此大的诱惑力。

惫是赶快出去,不然依他现在的情绪若是再继续和她独处一室下去,那可不是亲个嘴就能了结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