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白思尔和唐云飞的恋情一下子就在校园中传开,沸沸扬扬,当然也传到了校长唐云山及白家祥耳中,让他们乐不可支。

这一天,唐云飞突然被叫到校长室。

"云飞是不是怎么了?"白思尔在教室里乾着急,却不知道他又发生了什么事。

被叫到校长室的人一定是惹出了大事,否则绝不会有幸造访校长室。虽他是校长的儿子,但除非有重要事情,否则校长也不会叫他去。

文舒康不明白地看着她,好像她是异类。"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她很是莫名其妙,可是看同学个个像没事人般地继续聊天或看书,好像完全不在意这件事。

"云飞是校长的儿子,所以被叫去校长室也没什么。"文舒康盯着她.

"我知道云飞是校长的儿子,可是他怎么会突然被叫去呢?"要去校长室,通常都是唐云飞直接硬闯,哪用得着等人广播.

"我记得当时他被叫去是因为你,你不会不知道吧?那时校长要云飞照顾你、接你上下学,云飞差点跟家里吵翻,不过总算事情还是很顺利,你们终于如校长所愿地在一起了。"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否则大家为什么都不敢追她,任他们两人大演爱情追追追啊!

白思尔如遭电击般的僵住,脑中一片空白,她从没想过唐云飞为什么对她特别好,对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就算是父亲老友的女儿,以他的个性他还是可以不理不睬,但他没有。而这竟然是因唐伯父的要求,唐伯父强迫他要照顾她。天啊,这个消息太令她震惊了。

那现在呢?他是不是也是因为大人们的要求才跟她交往的?

想到这里,她的心都拧痛了,她没想到唐云飞是被迫跟她在一起的,她一直以为他对她是日久生情才会对她好的。没想到一切都是她一厢情愿,人家躲她都来不及了,哪还会真心喜欢她。

她的不言不语令文舒康直觉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思尔,你不舒服吗?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嗄?没有,我很好。"她露出个笑容让文舒康安心,但内心却是不能平静。

一直到上完一堂课,唐云飞还是没回教室,她发现她无法再当作若无其事地上课,她要回家。

她偷偷的告诉隔壁班的杜文绮。

"什么?要回家,还没放学耶!"杜文绮心想思尔一定有事,不然干嘛要回家。

"我不舒服。"她撒谎,跟朋友说谎是头一遭,但她真的想不出其他理由。

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到中午就不舒服了?

杜文绮见她不想多说,只好点头。"好吧,我陪你去校门口。"她答应白思尔下午帮她把书包拿回去给她,然后就见白思尔神情落寞的走出校门。

一定是跟唐云飞有关,一定是他又欺负思尔了。

当白思尔离开学校后一个钟头,唐云飞才被他老爸从校长室放了出来,原来是因为他和其他学生将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入学甄试,学校只是通知他们这个消息,不过后来他老爸叉藉机强留下他,和他大谈未来的事。还不就是要他一定要选念教育系,将来好继承学校。要不是刚好有个会议要开,他想他老爸还不会这么快放他离开。

一回到教室,在白思尔的座位没看到她的人,以为下课时间她上洗手间去,因为她的东西还在桌上,所以他也没多想;只是等到上课时间一到,而她仍未出现时,他才直觉发生了什么事。

懊不容易熬过一堂课,一下课他便急忙跑到杜文绮的班级找她。

"喂,杜文绮,思尔呢?"杜文绮根本不理他,迳自抄写着笔记连头都没抬,让他不禁气得牙痒痒的。

他来到她面前,双手撑在她桌沿,"你说!思尔去哪儿了?"这个女人八字跟他不合,更过分的是她的态度。

如果可以,他真不想跟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说话,不过他知道她一定知道思尔的去处。

"杜文绮!"他终于忍不住的大吼。

"你大声什么?我不知道!"她还是不理他"她是不是不在学校?是不是回家了?你快说啊!"要不是为了她的回答,他真想干脆将她一拳给打晕,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我——不——知——道。"杜文绮很有个性地回话。

惫在想着要怎么问出答案的唐云飞却被文舒康突然插进的话给震住。

"思尔上一节下课时走出教室,我看她很不舒服的样子,可能去了保健室吧。"

不舒服?她怎么没告诉他?保健室不可能,依她的个性一定是回家了。他马上回教室收拾东西,准备去她家查看。

突然,跟在他身后的文舒康又开口:"喂,云飞,你有没有告诉思尔当初她刚来学校时,你被迫照顾她的事?"他认为还是确定一下较好。

"我干嘛要说那种事,她那么会胡思乱想……"他的话突然打住,急急揪着文舒康的衣领,"你——不会告诉她了吧?她那个脑袋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天到晚想东想西的。"

但文舒康只是抱歉地点个头。"我说了,抱歉。"

"该死!她一定误会了。"他可以想像她定是认为他不是真心喜欢她,而是被人给强迫的,那个笨蛋!

"算了,说都说了,反正早晚她也会知道。"唐云飞放开好友的衣领,无奈地给他个苦笑。"看来,我是该好好跟她谈一谈了。"

当白思尔回到家后,讶异地发现父亲竟然在家,现在才中午过后,他应该不可能在家的呀!

"爸,你怎么会在家?"她的眼睛红通通的,因为刚才在回家路上边想边哭之故。

白家祥因为接下来几天必须要出差一趟,公司特别放他半天假让他作准备。

"思尔,爸爸明天一早要出差,可能三天后才回来,你一个人在家没关系吧?还是要云飞来陪你?"因事出突然,他还来不及跟白思尔提起。

可他又突然想到女儿现在该是在学校上课,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就回家,而且两眼还像是哭过。

他放下东西,走过去搂着女儿的肩,"思尔,怎么了?"拉着女儿坐在床沿,关心地问她。

白思尔原本已止住的泪水,这时又再次泛滥,顺着她的脸庞不断的滑落。

"怎么哭啦?告诉爸爸是不是谁欺负你了?"他已经知道女儿和云飞的事,他直觉云飞对女儿真的很好,每天接送她上下学,也常利用时间陪她,让她不至于太寂寞,所以他打心底喜欢那孩子。

"爸……"白思尔再也忍不住的靠在父亲怀里哭了起来,并且慢慢地告诉父亲所有的事。

原本白家祥早就知道唐云飞是被迫接送思尔,因为那正是他们这两个父亲的计划。可是,当他听到唐云飞总是对女儿大吼大叫时,他的脸色愈来愈难看,最后气得说不出话未。

可想而知,他对唐云飞的所有好感在一瞬间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天晚上,白家祥因为公事临时有事被召回,只得留下白思尔一个人独自在家,虽他曾想要跟公司请假,但白思尔一直强调自己很好,他才放心的回公司去。其实她是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父亲耽误了公事。

这时,唐云飞来到白家,他按了下电铃,本来以为要等很久,没想到白思尔一下子就来开门。

"有什么事吗?"她的态度显得有些生硬冷淡,一点也不像平常的她。

"思尔,你听我说。"见状,他着急了,他的思尔很可爱的,难过就哭、高兴也哭、生气也哭,一点也不会摆脸色给他看的。

"我不想理你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我家。"说完她想当面摔上门,但没有成功。唐云飞用脚迅速的挡住门。

"思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一开始我或许是被迫的,可是我现在是真心的!相我……"唐云飞还是第一次这么委屈自己对女孩子低声下气。

可是白思尔一点也不愿多想,断然说道:"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你了,再见。"

"开玩笑!"唐云飞突然出声打断她的话。"我对你这么低声下气,你居然还这样说……"此时他的眼中盛满怒火,彷拂要将人燃烧似的。

"云飞……"那可怕的眼神似乎想将人给吞了似的,白思尔不禁打了个冷颤。

唐云飞用力的拉她进屋去,并将门给关上。

"你太无理取闹了!"他一定要好好地出这口气,否则铁定内伤。

他生气了!而且是怒气冲天。

白思尔趁唐云飞不注意时想转身逃跑,可惜被识破。

"慢着!你给我站住,我这样向你道歉,你为什么不理我?"唐云飞火爆的脾气发作,不可遏抑的吼着,大手一伸马上就捉住她,拦腰抱起她丢向沙发上,然后用自己的身体压着她。

"放开我!你放开我!"白思尔紧张得大叫。

但唐云飞哪里肯放开她,他只想到白思尔无情的拒绝。

"你要我怎么做?你说!"

"放开我啦!"白思尔一张脸红得像什么似的,只想赶紧逃离他身边。

"我要你给我说个明白!"看来,涨红脸的唐云飞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以前她总以为他大声吼叫就是生气,可现在才明白那只是他的个|生,现在这个力大如牛的他才真的是生气了。

"你好凶……"白思尔紧绷的情绪已至极点,她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哭声断断续续地。

但是唐云飞硬下心肠不理会她的泪水,他一定要她说清楚。

"你肯好好听我说我就起来。"唐云飞语气中的痛苦让她止住哽咽地看着他,倏地,望见他眼眸中的深情……

"我一开始就知道我爸爸设计我们俩在一起的事,而且他又一再地强迫我,所以我才会那么生气,可是后来情形不一样了,我发觉自己竟不由自主地注意着你、关心你,真心的想要好好呵护你,你懂吗?"白思尔仍是愣愣地看着他。

"思尔,真的!我没有骗你。"他不想要白思尔因误解而不理他,那对他而言是件非常痛苦的事。

其实白思尔回家后冷静的想过,依唐云飞的个性并不是那种甘心受人摆怖的人,只是她就是有一口气闷在心中。

唐云飞见她还是不说话,脸色更是难看。"还是不行吗?真的不打算原谅我吗?"

白思尔知道其实他没有错,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要闹,可能是女孩子的自尊心作祟。

"我讨厌你!"她口是心非的说着。"放开我!好痛,你不要那么用力!"她想挣开被唐云飞抱在怀里的身子,"我最讨厌……你!"她用力推开唐云飞想吻她的脸。

"讨厌……"但是她的力气对唐云飞根本不算什么,轻易地就将她的手拉开,用力的将唇印在她的唇上,好久好久,当他把唇移开时,白思尔早忘了该挣扎。

"真的讨厌我吗?说!"霸道的他不允许她沉默。"快说呀!说!"

白思尔愣了好一会儿后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你……你喜……喜……"她的话根本说不完整。

"喜欢?"唐云飞听出她的话意,唇角终于得意的扬起。

她只能点头。

唐云飞将头轻抵着她的发说道:"我也一样,我说过我喜欢你,除了你谁都不行。"这番柔情的告白令白思尔又情不自禁地落泪,只是这次的泪水是喜悦的泪水。

"我喜欢你,最喜欢……云飞了。"她轻轻地吐出这句话。

"好了,别哭了!"唐云飞见她哭得那么伤心,万般不舍地安抚着她,但是她好像哭上瘾了,根本止不住泪水。"不要哭了,好不好?"

没有用,她就是要哭,最后他只能拥着她让她哭个够。

"呜……呜……"天啊,她爱哭的个性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变。

唐云飞只希望这种事下次别再发生,白思尔对他而言太重要了,他不能想像自己失去她后会是什么情形。

拥着她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切是那么好。

若是唐云飞以为整件事情已告一段落那就错了,余波还震荡不平呢!

白家祥的气还没消,哪会轻易原谅唐云飞。

"你爸好像不太乐意见到我。"今天他来接白思尔时被白家祥关在门外,故意不应门也不接对讲机的存心整他。

"那是因为他知道你之前对我太凶了。"一开始父亲是很喜欢他的,只是父亲一想到他曾经对自己那么凶,心里难免不高兴,才会对他这般冷淡。

可是这一点道理也没有,一开始是他和唐伯父设计他们俩在一起,而今他们真的成一对,他又不高兴。

"你不觉得我很无辜吗?"唐云飞真想不透中年男人的心态。是白叔自己跟父亲订下那什么指腹为婚的事,现在他们真在一起他又不开心;就算他一开始态度不是很好,可现在他是全心爱着思尔,他怎么能拿以前的事来反对他呢!

"你不要怪他,我会再跟爸说的。"她知道父亲故意骗云飞她不在家而不让她接电话,或是骗他她在睡觉,这一切的作为都是冲着唐云飞而来。

"你别不高兴了,只要多花点时间,我爸一定会了解之前你不是故意那么对我的,而且你现在也不会了啊。"白思尔只能以和事佬的身分说话,不能偏袒任何一方。

"我知道。我会尽量在你爸面前放轻松。"唐云飞无奈地说,谁教自己喜欢上人家的女儿。

"谢谢你。"白思尔高兴的笑了。

不过她认为她真的需要好好地跟父亲谈一谈,她和云飞已经误会冰释,以前那些事她可以不去在意,她相信以云飞的个性,他是真心对待她的。

看完电影后,唐云飞送白思尔回家。"你进去吧,我今天不进去了。"他可不想被她父亲给轰出来。

白思尔也不勉强他,道了声再见后,她转身要进屋去。

唐云飞突然一把将她拉回,紧紧地抱在怀中。

"你要干什么,云飞?"

"思尔……"唐云飞以额抵着她的额,温柔地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今天所说的话你要记住,我对你的爱及关心,要比你爸爸多一千倍、一万倍,永远不会改变……我爱你,只爱你一个人。"一向硬派的唐云飞竟也会说出这般感性的话来。

"云飞……我也爱你。"女孩子都抵挡不了爱这个字,她也不例外。

"进去吧!"唐云飞蓦地放开她,给了她一个温柔的笑。

"你真的不进来?"他还是摇摇头,举手跟她道再见后,骑着机车呼啸而去。

他怎么了?不像平常会等她进屋后才离去。

他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奇怪,突然跟她说了一大堆那么甜蜜的话?

棒天一到学校,白思尔马上拉杜文绮到女厕去。

"什么?你说唐云飞那个烂人说他爱你?"杜文绮很明白唐云飞不是那种会轻易将情爱挂在嘴上的人。

"他是不是又惹你生气了?"有了上次的事件,她觉得除非唐云飞理亏,否则打死他都不会说好话来哄白思尔的。

白思尔偏头想了想,"没有啊,我们一直都很好。"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唐云飞昨晚的举动是有点奇怪。

"那会不会他有了其他的女朋友,所以才会对你这么好?"杜文绮向来对唐云飞没好感,所以怎么想都是坏的一面。只有白思尔这种单纯的女孩才会找杜文绮商量。

"应该不会吧?"唐云飞不像是那种人,她相信他。

唐云飞会有这种反应则是因为他另有目的。

"爸,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今天他趁父母都在家时,郑重而严肃地说道唐家夫妇不明白儿子话中的意思。

"交易?"

"对,就是交易。"

"你倒是说说看,是什么样的交易?"唐云山很有兴趣的想听听看。

唐云飞很早之前就知道父亲总唠叨着要他念教育系,以后可以继承他的衣钵,只可惜他向来是嗤之以鼻,当父亲是在说话。

不过现在他可不这么想了。

"我决定念教育系,大学毕业后接圣皇高中。"他的话让唐云山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

"哈……原来你想通了,好,就这么说定了。"他高兴地笑个不停。

"亲爱的,你别净顾着笑,儿子的话似乎还没说完,他是答应你的要求,那他的呢?他还没说他的交易条件啊,是不是,儿子?"曾文慧提醒着丈夫,儿子是她生的,她哪里会不知道儿子在想些什么。

"对,你的条件呢?"

"我要娶思尔。"

"娶思尔?那好啊,等你接下圣皇后,那有什么问题。"唐云山丝毫不考虑地就答应,因为那本来就是他的打算。

"爸,我说的是高中一毕业我就要娶思尔。"唐云飞把话说得更明白些。

"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我要娶思尔,高中毕业马上娶她。"

"不行!"唐云山认为这太荒唐了,哪有人还是学生就结婚的。

他分析一些道理给儿子听,并且向一旁闷不作声的老婆求救。

"是啊,儿子,这不能随便的,你要想清楚。"曾文慧也附和着.

但唐云飞一脸的坚决,"如果你们不同意,那我打算接受这次甄试入选的科系,直接念法律系。"

"不行,你念法律那圣皇高中怎么办?"他只有这个儿子,一切希望都放在这儿子身上,如果儿子不接他的事业,那他这大半辈子的打拼不就显得没意义了。

"那就同意我和思尔的婚事。"他丝毫不肯让步.

"等你考完大学再说。"唐云山心想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唐云飞早知道他老爸会使用拖延战术,他从容的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这是我甄试的成绩,我拜就韦老师先帮我查的。"他将纸平放在桌上。

唐云山及曾文慧低头一看——

"合格!你通过这所国立大学的甄试测验?"

"你考上法律系了?"一般人见到自己的孩子有如此优异的成绩通常会满心骄傲,不过这在唐云飞的父母身上完全看不出来,他们是满脸失望。

"没错!所以现在就看你们的决定了,是希望我读教育还是法律由你们自己选。我是没啥影响,不过老爸可能会有问题。"他意有所指地道。

这步棋摆明了他占上风。

"你白叔不会同意那么早就把思尔嫁给你。"唐云山想把问题丢给老友。

"是啊。"曾文慧也点头附和。

"而且思尔也不一定愿意嫁你。"

"她会嫁我,而且是非我不嫁。"唐云飞坚决肯定的说。虽然思尔从没说过,不过他知道思尔是无法拒绝的。

"儿子,你是不是把人家女儿给吃了?"曾文慧担心儿子把持不住。

"妈,我没有,不过等我们结婚后那是很自然的事。"他有时真受不了他父母。

"那为什么要这么早?思尔又不会跑掉,你不必这么心急啊!"她对儿子向来有信心,没有多少人可以像儿子生得这等优秀,外貌、才能皆在人之上。

唐云飞不打算回答母亲这个问题。

"儿子,我们有话好说。"唐云山见硬的不行想换软的。

"我只想知道答案,可以或不可以?"为什么唐云飞要这么早娶白思尔?完全是他的大男人主义在作祟,他不能接受上大学后的白思尔身后跟着一大群苍蝇,他要事先防范。

唐云山仍兀自沉思着,没有回答。

"我想……我还是读法律系好了。"唐云飞再下猛药。

"喂,儿子,你先给我时间想一想,好歹也让我探探你白叔的意思。"他心想,既然儿子想娶思尔,而他们又很希望这两个年轻人能在一起,他也不想阻止了,不过这一切还是得要问过老友才行,毕竟女儿是人家的,哪能由他们自己决定。

"好,我等你,不过希望不会等太久。"唐云飞站起身,"我和思尔有约,先出去了。"丢下了个炸弹,他倒像是无事人般地出门去了。

曾文慧只是在一旁猛摇头,儿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她也管不了。不过真的需要这么早结婚吗?儿子到底在急什么?

懊不会他真把思尔怎么了,现在要负责任……所以才会这么急!

"啊……亲爱的,你说思尔是不是有了?"

"有了?什么有了?"唐云山还在想着要如何跟白家祥开口。

"就是小阿啊!不然儿子干嘛这么急,一定是有了!"

"小阿"这个太消息让唐云山险些晕倒不行,一定要先联络白家祥,先问个清楚再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