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我没有,你不要再说了!”

她根本不晓得刚刚的自己在于什么,只是一味地沉浸在他的温柔情怀中,她迷失了自己,现在她自食恶果了,因为眼前的男人开始对她展开报复。

“啊,不要!”

冷廷风在藤纪由子惊慌之际,粗暴地单膝顶开她的双腿,不让她再次合拢。

她被突来的动作吓住,整个人像是失控般拼命扭动,手更是努力地想推开他在自己胸前放肆的唇。

“不准你再拒绝我,由子。”他想她想得发疯,欲火又被她燃起,今天他怎么样都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

在他强硬的要求下,因为一阵抵抗而显得无力的藤纪由子只能闭上眼,咬紧下唇的反抗,身子则是不住地颤抖。

“看着我,由子。”冷廷风不让她退缩。

“睁开眼,你就愿意放我走吗?”藤纪由子依言睁开眼,那双满是泪水的眼眸里写满询问。

听见她的话,冷廷风只觉得所有的理智全离他而去,现在的他只想要她,想要她成为自己的人。

“不,我不放你走。”说完,他翻身离开她身上,使得她本因扭动而微微不适的身子感到解脱。

但他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一点却没有。

这时门外响起剧烈的敲打声,他有意地看了藤纪由子一眼,而后他不让她有机会喊叫出声便将她迷昏,就在她的新婚夜带走她,带上他今生的所爱。

当南剑军终于进入藤纪由子的房间时,只发现落地窗已被人打开,白纱窗帘随风扬起,环视房里哪还有佳人的芳踪,更别提冷廷风的人了!看来,他晚了一步。

南剑军气愤地甩开藤纪默子早已停止挣动的手腕,不顾她的呼痛转身瞪向她。

殊不知就连藤纪默子也暗暗吃惊,廷风真的将由子姐姐带走了吗?

真的带走了吗?

她的眼光不由自主地望向窗外,漆黑的夜色使她看不清——

之后,她只听见南剑军的怒吼声以及随后赶来的家人的询问声,但那都不重要了,起码由子姐姐被廷风带走了。

当藤纪由子再度睁开眼,立刻因眼前陌生却又感到熟悉的环境而迷惑不已,她轻抚不适的头。等到那抽痛过去后,想要下床的她在抬头望向四周时,只见冷廷风立于门边,那带寒的眼神让她连忙退至床角。

“你要去哪里?”

她以为她还有地方可以去吗?

这是他的地方,再也没有藤纪司的介入,也没有南剑军的阻挠;这里只剩他和她,而他不打算放她离去,她该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房内的摆设让藤纪由子忆起了这个地方,这个她永远不想再记起的地方。

当年在这里的好回忆只能深藏在她心中,谁都不能看透她的心,看透她对那段美好回忆的珍视。连眼前的冷廷风都不晓得,她是如何小心地保存着那段回忆。

藤纪由子努力地克制情绪要自己平静,就算此时她的心是那么的起伏不定,但她不想让冷廷风看出来。她盯着他阳刚十足的俊脸,希望他给自己一个答覆,来到如此熟悉的地方,让她惯有的不安全感再次袭身。

触景生情,她永远也忘不了,在这张床上,她第一次感受到男女情爱;而也在这张床上,她许下了承诺,承诺这辈子将会是他永远的新娘。

却在隔天,她违背诺一言,为了家族,她只能这么做。

被她这么一问,他的表情渐渐平静,使得藤纪由子更加不安,这往往是他发怒前的徵兆。

“你说呢?这里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除非我让你走。”

冷廷风看着十年没回来过的别墅,这里曾经有过她的承诺,还有她给的爱语,而今一切都不复在。

但他不在乎,只要她将曾经允诺的誓言偿还给他。

“我不相你还能离开我身边、”

“我跟你早就没有关系了!”十年来养成的淡然个性,在经过那番哭泣后,逐渐重回藤纪由子身上。

“我以为跟你之间如何都不会过去。”

冷廷风倚在门边的高大身躯开始朝她靠近,

缩在床角的藤纪由子清楚地感受他的转变,她知道那是怒火,显然她刚才的话已成功地引发他内在最狂暴的怒气。

“你要干什么?别再过来!”当他快抵达床边时,藤纪由子再也无法平静地跳下床,紧挨着墙大叫。

“我要你。”如此简洁有力的三个字,却让藤纪由子的脸顿时刷白,不敢置信地拼命摇头,表示她的不愿意。

藤纪由子因他的话而猛摇头,不敢相信冷廷风会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存心要破坏她仅剩的美好回忆吗?她知道她会心死,一旦属于这里的回忆被他毁灭,她的心将不再完整。

“我已经结婚了!”

她不能让他这么做,十年前都能忍过了,更何况是十年后?特别在他如此羞辱自己时,她更不能将清白的自己给冷廷风。

“不准再提那件事!”

当她想移动步伐时,冷廷风一个箭步来到她身前,直接抓过她的人,将她抵在墙边,利用高大结实的身子困住她,让她不能躲开。

“放开我——”还未喊完的话语全被他吞没。

冷廷风粗暴地封住她的唇,让她不能再多说一个字。

那吻是如此的狂,里头掺杂了过多的索求,还有他一直以来对她的独占欲,只是那份独占欲早在多年前她拒绝时全变了质,现在的他完全没有怜惜之心。

“唔……”藤纪由子死命地挣扎,拼命扭动的身子却怎么样都无法移开,她的唇被他弄痛了,当他加强力道在她唇上吮咬时,藤纪由子委屈地落下泪。

在冷廷风尝到带着咸味的泪水时,他的大掌扶住她的后脑勺,抬起头瞪着她,眼中充满暴戾,铁青的脸色使他看来更是吓人。

“为什么哭?”

“你不能这么对我。”她惧怕地说,十年前在这里的回忆正一点一滴回到她心中。

“我不能?那么南剑军就可以哕?”光是想到由子拒绝他是为了另一个男人,心头的怒火怎么都无法平息。

他改而捏着她的下颚,另一手则将她搂进怀中,要她感受自己全身的欲火。

“你不要碰我——”

“说,他碰过你了没?”

他嫉妒她心中有另一个男人!当默子告诉他由子心中还有他的存在时,他不能不承认,自己的心带着狂喜更有着震惊,然而还是不及她私自和别人订婚的背叛所带给他的冲击,尤其是现在她真的与南剑军结婚了。

笔意带她回到这里,一半是为了要她忆起当时那段时光,另外一牛则是要她毫无保留的面对他。他想知道,在她心中究竟还有没有他——冷廷风的存在,可惜她还是教自己失望了,平次的心痛远比第一次更令他无法忍受,想伤害她的心更加强烈。

若是可以,藤纪由子不会使冷廷风这么误解自己。她曾经期盼或许他会再回来,再回到日本,再度来到她床边,轻轻的告诉她:他要带她走。那么她会马上随他而去,只是他的归来带来失望,也带给她永远的伤痛,那个女人早巳取代她的地位,所以她不要自己遭到冷廷风的嘲笑,当她承认自己心中还是爱着他时,她的心将会在冷廷风残忍的言语伤害下破碎。

“我已经是他的人了。”逞强的她说出不实的话,完全不顾这句话所带来的激烈反应。

冷廷风的心猛地受到重击,所有的理智全部消失,此时他不认为言语可以为他平息怒火,他需要的是一场真实的感受。

将无法反应过来的藤纪由子粗暴的拦腰抱起,不管她怎么叫喊,不管她如何的不愿意,冷廷风将她丢上床,而后在她想逃开之际,他开口道:

“别逼我强迫你,由子。”

今天他要索回原本属于他的人。

“你走开!”

藤纪由子努力想要离开这张充满回忆的大床,然回忆如今已跃上心头,更在她的脑海里徘徊不去。

廷风,你爱我吗?

傻瓜,我早爱上了你,爱上我永远的惟一。

不!

停止!不准再想了。

藤纪由子流泪地摇头,想要甩掉不断涌上的记忆,她不要打开心房,不要美好的回忆被打碎!

“你以为我还会像十年前那样由着你拒绝?”

那时的他不该停止的,只因心疼怜惜她的不安与害怕,他硬是忍下那股渴求她的欲望,将颤抖的她拥在怀中……

而现在,他不会了,今晚他要夺取这副柔软的身子。

刷的一声,穿在她身上的睡衣由后被他应声撕开。

“不要!”

饼强的力道使她趴倒在床上,而破碎的布料使冷廷风轻易便将她拉回,毫不留情地将破碎的睡衣整个扯下。

“廷风,不要!我求你——”她真的会恨他,恨他无情地将她打人地狱,让她连一丝丝的回忆都不能拥有。

“求我?”

失去理智的冷廷风哪里听得进她的哀求?在见她一身雪白的肌肤时,体内高张的欲望逼得他只想得到她。

那话语中不带一丁点的情感,似乎眼前的藤纪由子与他过去众多的女伴一样,只是供他排遣寂寞及欲望的工具。她们都不是他想要的,而他真正想要的人,却又得不到。

当藤纪由子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他眼前时,冷廷风不再制止她的挣扎,放开手缓缓地解下自己身上的衬衫。

双手一得到自由,藤纪由子马上拉过被单围在身上,当她想逃下床时,才发现被单被冷廷风以单膝定住,无论她怎么扯动就是不能移动分毫。

“逃啊,不是想逃?还是改变主意了?”那眼眸冷得似冰。

解开衬衫,随意将它脱下露出结实的胸膛,那从容的模样像在说明,她已是他今晚的猎物,不论她再怎么样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廷风,不要逼我恨你……”无助又恐惧的她只能垂泪,试着想要他停止如此疯狂的行为。

“恨?”

她的恨有他深吗?

起码恨也是种感情,负面的感情会让她一辈子忘不了他。

他的手来到裤头,解开皮带,伸手便要拉下长裤拉链。

“我不要这样!”

再也顾不得是否全身赤luo,藤纪由子只想逃开这里,她快被回忆给淹没了。

直到她一个翻身想要由另一侧逃离时,冷廷风一把将她按压在床上,没让她逃脱成功,这一刻她将只能属于他!

被冷廷风高大的身躯压制住,面对他的藤纪由子根本没有其他地方可逃,一再挣动的身子只会点燃他体内更多的欲火。

冷廷风强吻着她的红唇,使她无法再出声,对她的拍打丝毫不在意。

他的吻直往下移来到她颈项,又咬又吻的将那里印出一片片的红痕来,而后舔着她的luo肩,品尝那里的甜美及细腻。她完美的娇躯刺激他的视觉感官,也让他无法再忍耐地将全身的束缚脱去,让两人之间不再有隔阂……

冷廷风无法控制体内那份欲火,压抑的情绪带着浓得化不开的**,他附在她耳边低语:

“你是我的,”

接着,他印上她的唇,下半身开始更快速进出——

而她少女时的美好回忆,也在这一瞬间完全崩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