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言织乐就这么走着、走着,因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所以没感觉身旁有人靠近,直到那人挡在她面前,才让她缓缓停下脚步。

“小姐,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路上走很危险。”

站在她面前的是市内的警察巡逻人员,当他开口时,言织乐突然觉得一阵冷意袭来,因为她感到孤单。

在她身边没有一双臂膀可以让她依靠,那是她一直渴望的,她只想有一个宽阔的胸膛让她可以依赖,可此时的她什么都没有,就连可以倾诉的对象也没有。

那警察等着她开口,但无法言语的她只能睁大眼看着他,无奈地轻摇头。

“小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那好心的警察又问,同时也注意到只穿着薄睡衣的她早已冷得发颤,脸色更显苍白。

言织乐转过身,打算离开,也因为这样的动作,使那名警察注意到她脚上没有穿鞋,光着脚丫子的她教人看了不禁感到怜惜,尤其是她本就是个人。

“小姐,我看你还是跟我回警局一趟,让我请你家人过来接你回家好了。”警察上前挡住她的去路。

不用了,我不需要他们。

她的父母对她早已失去过往的耐心及爱意,她的种种行为已让他们感到厌烦与无力。

见她比画手语,警察有些吃惊。

如此一位美人竟无法言语,直让人觉得上天可真爱捉弄人。

“你不能开口说话?”

警察这时更觉得自己有义务带她回警局,否则真是太危险了,若是发生事情,她可是连喊叫求救都不能。

我很可怜吗?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可怜这个字眼突地袭上她心头。

如此强烈的戒心,及那带着防备的眼神,使她更显孤寂。

警察带言织乐回警局后,在好说歹说下,她才伸手接过电话,并拨了通十分熟悉却又感到陌生的电话;她不以为这电话会有人接听,毕竟都过了这么久了,恐怕回应她的会是个空号。

在她这么想时,电话那头有人回应了,而开口的人竟是她怎么都想不到的。

(喂?)

那低沉又带磁性的嗓音教她不能忘记,虽然过了这么久,可她还记得这声音是如何深情地喊着自己的名字。

没有回话,因为她本来就不能言语。发楞地抓紧话筒,她只想多听那声音一会儿,那一直想要遗忘的声音而今再度回来了。

(喂?有事吗?)宋齐因对方的不语而感到不耐烦,更何况他今晚的情绪不佳,教他直想挂上电话。

(是谁?不开口我就挂电话了。)

那语气隐含怒意,而言织乐只是听着,没将话筒递给那位好心想帮她开口解释的警察。

她舍不得松开话筒,她好想他,在这时她才真正明白,自己有多思念宋齐,多渴望再与他重新开始;那段怎么也无法忘怀的爱,是她支撑着自己到今天的力量。她想见宋齐!

宋齐,你想我吗?言织乐在心中呐喊着。

宋齐在等了好一会儿后,想都不想地移开话筒,随手想挂上,可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快速重拾话筒,并不确定地轻喊:(织乐?是你吗?)

没有回应。他回台湾才几天,不可能有朋友会马上捎来问候,况且他并没有告诉太多人这个消息;而且他房间的电话号码,只有家人及几个要好的朋友才晓得,言织乐就是其中之一。

突来的叫唤教言织乐红了眼眶,可她想开口的双唇只是蠕动了几下,而后还是无声的沉默,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那唇读的是谁的名。

(织乐?真的是你吗?发生什么事了?)

那头的人听到他的喊叫后并没有挂上电话,让宋齐更相那人是言织乐,为此他心中忐忑不安。

言织乐在经过几秒钟的挣扎后,还是决定将话筒交给那位好心的警察,自然的她也知道,一会儿宋齐便会出现在这里;因为她,所以他会来。

就如同她所猜测的,不到半个钟头,宋齐已快速冲进警局,同时发现了她。mpanel(1);

“织乐?你怎么了?”宋齐关心又不安地问着言织乐,发现她身上只穿了件睡衣时,二话不说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温暖的体温藉此传到她身上,温暖了她的心。

而言织乐则不语地由着他这么呵护着自己。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她的……”那位好心的警察一见宋齐,心中多少明白了两人的关系,不过为了确认他还是需要询问一下。

“我是她的未婚夫。”宋齐简洁地道出,而言织乐则是仰头看向他,没有反驳。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警察开口解释为何会带言织乐回警局的原因。

“你说她一个人在街上走?”宋齐不由得加大音量,同时望向言织乐,那眼神写着疑惑。

可言织乐只是低头,不回应他的询问。

“是的,不过还好没事,现在你可以带她回家了。”

“谢谢你。”

宋齐向那名警察致谢,而后回过头看向言织乐,也在这时看到她光着脚丫子。

“织乐,我送你回家吧。”

宋齐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言织乐怎么会独自一个人在街头漫步?

没有拒绝,言织乐轻点头,同时给了那位好心的警察一个笑容。

当她打算迈开步伐走时,宋齐没经过她同意,便拦腰将她抱起。

这举动吓坏了言织乐,不知所措的她连忙缩在他怀中,双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生怕一个不小心会跌落地。

“一会儿到车上我就放你下来。”宋齐靠在她耳边轻语,眼神则写满了柔情。

言织乐自然明白他的举动全是为了自己好,所以她没有挣扎,只是柔顺地靠着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失落已久的安全感在这时抚平了她内心的不安。

一直来到警局外头,言织乐都是不语地由着宋齐温柔地呵护自己;当他将自己放在前座时,她才开始比画起手语。

我有事跟你谈。

是的,她该跟他谈谈,谈他与织语的那一段感情,她不要织语受伤。

谈什么?

因为她,宋齐也自然地以手语回应她,流利的比画教言织乐呆楞住,她以为他早该忘了,毕竟都那么久了。

可他还记得,这代表什么?

织乐,怎么了?

不语的她教宋齐有些担心,他试探地伸手抚过她的脸颊,温柔地来回抚着;因为她的顺从,宋齐不禁微笑,为能再次触摸她而感到满足。

不要用手语跟我沟通。

她不要人家误会宋齐是个不能开口说话的人,况且她喜欢他的声音、喜欢看他说话的样子,那总是吸引她的目光。

为什么不要?

宋齐伸手抬起她的头,要她望向自己。

言织乐只是看向他,双手握着拳不肯回应。

织乐,告诉我,为什么?

无声的交谈在车内显得过于沉默。

若是你不想谈,我要回家了。

面对他,言织乐感到安心,可她不能依赖他,因为他们之间早已过去了,现实告诉她不能再依赖眼前的男人。

宋齐因她的话而无语,最后他发动车子,轻开口:“是该谈谈的时候了,今晚我不让你走。”

分离了这么久,他有太多的心事想要告诉她,而他不以为自己还有第二次这样的机会。

你不可以!

“我当然可以,不是吗?因为我是你的未婚夫。”

这是他刚进警局时说的,当时的她没有反驳,现在她则因为他的话而怔忡。

言织乐没有想到宋齐会带她来宋家,坐在车子里,言织乐怎么都不愿下车。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那眼神充满怒火,曾经在这里有过的回忆她不想再忆起。

“我们有话要谈,不是吗?”这是宋齐惟一的回答,同时不管她是否愿意,他开了车门来到她身边,将手朝她伸出。

我不要来这里。

“还是要我现在带你回家?”

宋齐可以想象若是两个人一起出现在言家,那会引发怎么样的情况,而言织乐绝对不会想要这样的结果。

我后悔打了那通电话。

“可是你还是打了,不是吗?”宋齐不再被动地等着,朝她伸出手,温柔地握住她。

言织乐看着那双大掌,修长有力的手指紧紧地握住她的,那样的体温教她的心悸动。

“别担心,我爸妈都睡了,而且我们真的需要好好谈一谈。”

因为这句话,言织乐轻抬头看了宋齐一眼,而后她无言地步出车子,随着他朝宋家走去,身上还套着宋齐的外套。

深夜的宋家不闻一点声响,宋齐牵着她走向二楼他的房间。

这属于他的空间教人熟悉,可很多事情都改变了。

言织乐在走进他房间后马上挣开他,防备地退了几步。

宋齐为她的反应叹了口气,不过他没为难地由着她。

“你怕我,是吗?”

言织乐摇摇头。她不怕宋齐的,从来不怕,在他的眼神中,她只看到温柔及呵护,尽避四年过去了,她还是知道,宋齐不会伤害她。

“那就别躲我。”

言织乐安静地坐在他房间的沙发上,带着一丝丝的疲惫,缩在沙发里的她不语地看着此时正坐在自己对面的宋齐。

之后,他坐在床沿的身子显得放松,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先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言织乐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

“织乐,别这样防着我,你该相信我的,不是吗?”

在她眼中曾经有过的依赖而今已不复见。

为什么伤害织语?

这是她找他的原因,因为织语的哭诉让她不舍。

“你找我就是为了谈织语?”

为什么要这样,你明明知道织语爱你。

“那你呢?你爱我吗?”宋齐反问了她这个难题。

我跟你已经结束了。

“我不爱织语,从来没爱过。”

织语适合你,她——“够了!我不想再听到有关她的事,我要知道的是你跟我,是我们之间!”

言织乐为他这样的强势感到气愤,知道再谈也不能谈出个结果,所以她起身打算离开。

可她的动作不够快,宋齐已早她一步上前,将她困在沙发与他之间,让她无处可逃。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宋齐?

“我爱的人只有你,从来没有别人。”

这是发自他内心的话,他想她,想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见了面,怎么说他都不会再让她离去,更不会让她再回到那个叫崇征的男人身边。

我不想听,你别说了。

她的心不能松动,一旦松动了,就再也不能无动于衷。

看着言织乐将头转向一边,宋齐只能无奈地轻叹口气,也不想过分逼她。

我不该找你谈的。

在宋齐才放开对她的箝制之际,言织乐轻轻比画出这句话,而后急速朝门口跑去。

“不准走!”

你别这样。

言织乐没想到宋齐会这么强势,不顾她的挣扎,硬是将她搂进怀中,钢铁般的臂膀有力地拥着她。

“告诉我,你还爱我吗?”宋齐低下头,两人的唇瓣只离……一、二寸,让言织乐困在他的男性气息中。

言织乐不能言语,身子紧张地挣动,双手在他胸前不断地捶打,想要他放开自己。

“不说?”

宋齐深沉的双眸直盯着她,而后在她大睁的双眼注视下,定住她一再避开的头,低头直接吻上那片红唇,那教他思念已久的红唇甜美得让他无法控制。

这吻吓坏了言织乐,教她楞了好久,宋齐霸道地将她更往他怀里搂,完全不让两人之间有空隙,那强健的身子使她感到一股压迫感,和他的强势。

直到宋齐以舌顶开她的贝齿,想要品尝更多的甜美时,言织乐才完全清醒过来,拼命地想移开自己的头,身子则是不停发颤。

宋齐的吻熟悉却又陌生,毕竟都那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他是她惟一曾如此亲密接触的人,那甜蜜的滋味曾经让她感到幸福,因为他的呵护,还有那份教她不得不感动的柔情。

可现在呢?两人之间早已过去,想到此,言织乐不自觉的红了眼眶,湿润的泪水在她眼眶中滚动,最后滑下脸颊。

本是倾心于这深吻的宋齐,在尝到那带咸的泪水时轻抬起头。

“为什么哭?”

他吻去那泪水,想要停止她的哭泣。

我不爱你!我已经不爱你了!

她不想再次对他动情,因为她不能,就算她从没忘记过他。

“是吗?可惜我不信,我不会再让你走了,永远不会。”

放开我!

尽避她挣扎着,可宋齐怎么都不愿意放开她的人,最后她累了,不再有力气反抗,宋齐这才将她抱起轻放在床上。

“别动。”

坐在床沿的他不顾她的退缩,轻柔地将她的双足放入掌心。

宋齐想为她检查那赤luo的双足是否受伤了,她纤细的肌肤禁不起折磨。

放开我!

言织乐试着缩回双脚,可是宋齐仍紧握着不放。

“让我看看你是不是伤着了。”

宋齐!

看到自己的名字再次被她的手语比画出,宋齐心喜地笑在心里,不理会她的拒绝,小心又温柔地为她查看,确定没事后,抬头将目光移至言织乐脸上,这才看到她已红了的脸颊,及带怒的表情。“去洗个澡暖和身子。”宋齐轻笑着对她说。

宋齐,我要回家。

“好,等天一亮我就送你回去。”

这是他惟一的让步,坚决的脸上再没有一丝通融。

言织乐再次比画出他的名字,而这一次宋齐虽然放开她了,却在她还未来得及躲开时,轻轻地在她红唇上偷了个吻。

这一吻教言织乐吃惊,伸手抚住双唇,将他给推开。

看着她的举止,宋齐带笑扬眉,“浴室里有浴袍。”

可以看得出来,言织乐仍青涩,不识男女间情爱的滋味,因为那小脸因他的吻而绯红,羞怯的控诉教他几乎要忍不住地再印上个吻,不过他没有,强要自己压下那份冲动,因为他不要言织乐躲他。

才一说完,言织乐已快步冲进浴室,同时用力关上门。

看着进入浴室的她,宋齐来到窗外,看着外头的星光。

他感到此时的自己心中有份幸福感,因为她的存在教他满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