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三年前

炎仁在一次机缘中,解救了一个小女孩,她无依无靠,因此炎仁不得已只好将她带回家族,他希望家族能照顾她,他一个大男人身边多了个女孩确实是难以伸展,所以带她回家族是他唯一能想到的好方法。

在她的反抗之下,炎仁硬是将她带回日本。

“炎派”这占地上千坪的日式建筑里,看上去几乎是幢幢独户,可是进入这豪宅才会了解到,每一幢的建筑物都是互通的,根本可以说是单一建筑,而这样的豪宅外人几乎不曾见识过,除非是炎派族人,否则很少有人可以进入这宅子。

日本炎派,因为炎仁归来的消息而一片哗然,令他们更惊讶的是,炎仁这趟归来不是只有一人,他身边还带了一个女娃儿,一个像是玉雕般精致的女孩,那脱俗得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倚在炎仁怀中。因为夜深,那女孩早已熟睡并由炎仁抱至房里,这样的场面教家族成员难以理解。

家族规定:归来的人除非带着自己的人生伴侣,否则不可返回炎派,而这规定至今还没有人违反过。有人为了享受流浪的自由,完全不理会族人的命令,一再地逍遥各处;这其中,最为家族长老所头痛的人物就是炎仁,他是年轻这一辈的大哥,也是第一个被流放的人。

只是过了这么多年,他身边依旧没有佳人相陪,就算家族对他施加压力,他也完全无动于衷,似乎无关紧要。

若说炎仁身边没有人,那倒也不是,他可是炎派的骄傲,那贵族般优雅的气质,无可挑剔的举止,俊逸挺拔的身形,绝对是异性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更何况他那文质彬彬的外貌加上对异性怜爱的态度,有不少女人曾对他动过心,只是女人的爱慕对炎仁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他的心从不停留,一再地飘荡,如今都已二十五岁了,依旧没有女伴在身边,有的不过是来去匆匆的倾慕者,来得急去得也快,没有人可以捉住他那飘泊不定的心。

而现在呢?

他不但回来了,而且身边还带着一个女孩,一个很令家族成员吃惊的小女孩,因为这趟回来,照家族的规定,炎仁应该已经认定了对方就是他相守一生的伴侣,而且已有心理准备将会有一场遍礼等着他。

“炎仁,她是谁?”

“示净。”炎仁道出那女孩的名字。

“然后呢?”

家族里就以他的父母最为震惊,不相自己的儿子真的回来了,同时还带了个女孩,看来他们多年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炎仁俊美的脸上露出微笑,他看了父母一眼,“她会暂时住在这里,等她成年,我会跟她结婚。”

对炎仁而言,结婚只是为了完成家族的使命,他并不相信爱情。也因此在一次机缘中,他救了示净,同时将无依无靠的她带回炎派,打算在她成年后,与她结婚,而他十分清楚一件事——他不会爱上她,也不会停止游戏人间的生活,他还是他,不过他会给她最优渥的生活,而且会给她炎派女主人的头衔,他认为这样就够了。

为什么是她呢?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小女孩,或许是因为她那不服输,又倔强的样子令他心折,为此他才会开出这样的条件,若是她同意,她就可以跟他走,若是她不愿意,那么一切就都结束,最后她同意了,这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带回了她。

由他带进家族的女子必是他未来的妻子,这一点他清楚,也愿意接受。现在,他带她回来,并不是马上就要与她结婚,她才十五岁,但他可以等,反正他会回来结婚,而对象就是她。

所以他并没有多想家族的规定,目前他只是为了要安顿示净,他为了方便,因为他无法将她带在身边,只有将她送回家族,交由父母照顾。

“什么?结婚?”

他们难以相信这个小女孩会是儿子未来的新娘,这么小的年纪,虽说再过个几年,那清丽的外貌肯定会是个活脱脱的大美人,可他们还是因儿子的话而愣住了。

他们有没有听错?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他们想再确认一次,还以为儿子是在和他们开玩笑,盼了这么多年都不成的事,现在竟是儿子自己开口说要结婚了。

“没错。”

“炎仁,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好端端的带个小女孩回来,还告诉我们她将会是你未来的新娘。”

“妈。”他很平静地看着母亲,“她只有十五岁,还未成年,所以结婚的事以后再说。”

“炎仁,你带她回来,就要马上跟她结婚。”

依据炎派的家规,炎仁应该没有反驳的余地,不过他根本不理会家规,现在他只想安顿好示净,然后再外出好好享受他的自由。

“我会娶她,不过不是现在。”

目前他还不想走入婚姻,特别是与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他没有那种癖好,至少也要等她成年了。

“你现在不娶她,那怎么可以?”炎母讶然,人都带回来了,这根本是在对抗家规。

“怎么不可以,我等她成年后就回来。”

“炎仁!”

“妈,若是你真的觉得不妥,那我可以带她走。”炎仁心想,反正一切都还是未定数。

“走?去哪里?”

“当初在哪里遇到她,就送她回哪里,这么一来不就没事了。”

他不会为了解救一个小女孩而赔上自己一生的幸福。

“那怎么行!”

炎仁母亲由儿子的叙述听来,这小女孩的身世可怜,遭到家人的遗弃,幸好遇上儿子才没有被人欺负,现在又将她这么一个小女孩丢回那危险的环境,岂不是要毁了她吗?所以她并不同意,况且照儿子这么说来,这小女孩有可能会成为她未来的媳妇,再怎么说都不能给儿子带走。

“那你就收养她,先当她是女儿一样看待,等她成年后我再娶她。”这是炎仁想过最好的方法。

炎仁母亲看了看一直都没有出声的丈夫,她虽然同情小女孩,可是她不能破坏家族的规定,特别是她难得遇上这么一个好机会,可以逼儿子立即结婚。

“爸,你的意思呢?”

炎仁也明白自己这么做根本违反了家族的规定,可是他没有办法,他的身边无法带个女娃儿,而她是他对抗家族规定的最好筹码。

“你打算要我跟你妈收养她,那么在她成年后呢?你何时娶她?”

炎仁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十八岁。”

夫妻俩犹豫了一下,对儿子的话感到无奈,不过若是能让儿子心甘情愿的结婚,而且此时多个女儿在身边,生活应该会多些乐趣,倒是蛮值得的。

“就这么办,我留她三年,她成年后你要马上娶她进门。”

“爸,谢谢你。”他知道这个决定对家人而言是十分困难的,不过他相信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希望她也会满意这样的安排。”

“她会的。”

炎仁原本想马上离去,不过他看父母因他愿意定下来而如此高兴,所以他打算在家里多留一夜。

炎仁穿着一身劲黑,却完全不失他的俊美,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离家的炎仁并没有改变太多,只是在他身上多了份阳刚气息及魄力,这样的他,令他的父母感到十分欣慰。

--------------------------------

炎仁进入房间,他径自将示净安排在自己的房里,对此他父母并未阻止,对他们而言能进炎派的女子早已是自家人。

炎仁此刻兀自思忖着,这小女孩将会成为他的新娘,一个得不到他爱的新娘,不过他会给她所有他能给予的。

望着她依旧沉睡的面容,炎仁不由自主地走向她,房间里因为多了她而显得更柔和,来到床边,看着她甜美的睡容,炎仁脸上再次浮现了笑意。

轻轻地伸手抚向她白里透红的小脸蛋,今年才十五岁的她,已是亭亭玉立,那曼妙的曲线,在薄被下若隐若现。

炎仁想着向来冷漠且凡事无动于衷的他,而今竟为自己订了个小新娘,但他并没有因为她而多了些热情,因为他向来不要感情的牵绊,也不需要那份负担。

他希望她能够好好的待在这里,她必须要听从他的话,这是他与她当初的约定,现在,他只要她乖乖地在炎派直到成年,等他回来跟她结婚。

不知是否因为他的碰触,她慢慢地转醒了。

“这是哪里?”

遭逢家变,示净本是笑容满面的脸不再有笑意,反而写着淡漠,她转头看了看四周环境,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日本。”炎仁淡淡地说。

她那双大眼直盯着他瞧,并且在听见他的回答后,脸色马上变了,她以为他不会真的带她来日本,没想到他真这么做了,那么她当初所承诺的约定就不能反悔了。

她一直很怕炎仁,怕他的面无表情,还有他与自己订下的那个约定。

“为什么要来日本?”他不是要她跟随着他吗?等到自己成年就得成为他的新娘,这是他当初说过的话。

“你必须住在这里直到成年,这三年里,你哪里都不准去。”

他的话,令她无奈地低头,“我一定要待在这里吗?”

她怕陌生人,尤其是她的语言不通,根本无法与人交谈,她为此感到惴惴不安。

“没有你选择的余地。”

炎仁无情又冷漠的态度教她心生委屈。

示净坐起身子,并且移开自己的脸颊,不让他再次碰触,“我可不可以跟在你身边?”

那时他救了自己,她就在心里想着,他是她唯一可以相信的人,所以她想要待在他身边,并且答应成为他的新娘,可是现在呢?

他要与她分开了,那么她又是孤单一个人了。

“不可能。”

“为什么?”

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她一点都不想要待在这里,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只会教她感到害怕。

“没有原因,这是你当初答应我的,你忘了吗?”

“我没忘。”

示净看得出来,他的态度很坚决,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她知道他会像其他人一样,一再地离弃她。

“那就好好地待在这里,懂吗?”

他并不想要对她这么冷酷,不过他也不想,放感情在女人身上,就算她还只是个需要人呵护的小女孩。

她点头后没有再说一个字,若是他真不愿意留她在身边,那么她也可以独自生活,反正自家变以来,她一直都是一个人,她已经习惯了。

“回答我。”

炎仁可以感觉出她的内心在倔强地反抗,因此他强抬起她的下颚,逼她回应。

“我知道了。”

“你当初承诺要听从我的话,绝对不会反抗我的命令,所以你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

“我以为你不会丢下我,可是你跟其他人一样,弃我于不顾。”

示净红着眼眶,她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一直以来她都要自己勇敢,不要轻易低头,可是现在,她真的很难过。

“若是我跟其他人一样,早就任你自生自灭了。”炎仁轻描淡写地说,“还有,我不喜欢看到人哭。”

“对不起。”

又得面临那种寄人篱下的日子,炎仁的绝情使她想起她害怕过的日子,看人脸色的生活一点尊严都没有。力道似乎要她明白此时的他正在生气。

“炎仁!”

“很委屈吗?”

真该死!她竟如此容易就能拨动他的心,使他平静的心湖有了起伏,也因为这样让他不由得生气了。

“没有。”

她很想跟在他身边,在他身旁令她感到安心,一种有家的安全感而那感觉她才拥有几天,现在却要消失了,虽然她也要自己别去多想那些奢侈的美

炎仁盯着她说:“你要在这里待三年,等你成年后,我就会回来,而那时就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他说得如此冷漠,像完全与他不相干似的。

听到他这么无情的话,示净一双灵活的大眼直看着他,“我知道。”

她不要他的施舍,那会令她感到十分卑微,但他的态度就是如此,她只有沉默以对。

炎仁的眼神一变,因她的沉默再度不悦,足足有五分钟之久,房间里没有一丝声响。

示净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不过她低头不让他看到,“你会回来看我吗?”

她好喜欢他,喜欢待在他身边的感觉,那令她眷恋,她才十五岁,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他这么依赖,她只知道她想要待在

“抬头看我。”

炎仁听出她话中的奇怪,感觉她似乎在哭泣。

示净没有听他的话,只是继续低头,她不想要让炎仁看到她的泪水。

“净儿!”

一滴泪水滑下她的脸颊,直落在薄被上,“我如果很乖的话,你会回来看我吗?”

她不要他离开,若是连他都走了,那她就真的是无依无靠,再也没有谁可以陪她了。

待在这里,虽然不能见到他,可是与他还是能有所联系,一旦离开,那相系的线断了,一切就都结束了,所以她一定会等他回来。

“该死,不要哭!”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口气是凶了些,可是他无意让她哭,况且一直以来,她都表现得十分坚强,让他很放心,怎知此时她会如此的脆弱。

“我没有哭。”她想起他最讨厌看到人哭,所以很努力地要止住泪水,但那泪水仍不争气地再次落下。

炎仁抬起她的下颚,当他看到她那满是泪水的小脸时,才将她搂进自己怀里,而他那温暖的胸膛更教示净伤心。

“别哭了。”

听到他的安慰,使她原本想要强抑的难过藏不住地表露出来,而泪水更是不能自己地直落。

“呜……”她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刚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自然会心生惧意。

“相信我,待在炎派对你才是最好的。”

他相信他的父母会祝她如己出,特别是一直期盼着有个女儿的母亲,更是会好好的疼惜她。

“那你会回来看我吗?”

她怕他走后,他会忘了她。

炎仁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他才说:“会,我会回来看你。”

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这是个不会实现的承诺,下次他再回来时就是他与她结婚时,两人要在她成年前见面的机会并不大,起码三年内,他们不会再有碰面的机会。

示净将小脸贴在他胸前,听着他那平稳的心跳,还有感受他既阳刚且令她安心的气息。

她只是沉默,因为她怕自己会再开口要他别走,或是想要随他一起离去,而那是她明知不可能的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