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遍礼终于来到,炎仁身为这一辈的大哥,依照惯例要对在场的朋友逐一敬酒,但他对于示净仍是小心的闪避他,十分不悦打从婚礼开始,她几乎完全漠视他的存在。

他在见到她对炎日他们笑得那么开心时,他心里的怒火在此时已达极限。

因为如此,向来千杯不醉的炎仁,在今天竟然喝醉了。

示净也发现他喝醉了,看他脸色难看地一再喝酒,想不醉也难,不过她只是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听着炎月他们说笑虽然她无意多听,但她还是一再地陪笑。

就在此时,她感觉肩上忽地有了重量——

炎仁不知何时已放下酒杯,并将手搭在她肩上,那带着酒气的他令她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头。

炎月和炎日似乎想多说什么,不过他们都是聪明人,都看得出炎仁的不悦,所以他们保持沉默,而且也想要看看这场冷战要怎么继续下去,示净与大哥在冷战任谁都看得出来,只是大家都没说。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都很清楚示净对大哥是一再地闪躲,而大哥则是一有机会就找她,这样的相处让他们这些旁观者很好奇,究竟他们的婚姻要怎么维持?

他们猜想大哥是喜欢示净的,因为向来自律性强的大哥还不曾有过这种行为,使他们都感到讶异,也都想要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炎仁,你喝醉了。”

示净想要拨开炎仁的大掌,奈何她的力气根本无法阻止地,而且众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所以她也不敢大过用力地挣扎,只能小声地说着。

“醉?我还没醉,陪我喝一杯。”

“炎仁?”

她又没惹到他,也没做错事,只是乖乖的当个新娘,她真搞不懂为何炎仁又无端地对她发脾气。

“不肯陪我?”

炎仁的双眼略微眯起,脸上明显写着不快,见他这样的态度让示净企图向旁人求助,无奈炎仁是这一辈的大哥,在这个家族里,没有人敢去挑战他的权威,况且他今天是新郎倌,所以他们都只是沉默。此外,他们原本就搞不清炎仁与示净的问题,这时候正巧是理清的最好时机;。

“我不会喝酒。”

“我教你喝。”

炎仁硬是将酒杯送至她嘴边,那呛鼻的酒味令她皱眉。

“大哥,大嫂真的不会喝酒,你就不要勉强她了。”

炎月看不惯大哥的强硬态度,最后他还是开口劝阻,顺便拿走大哥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看着炎月这么护着示净,炎仁的脸色更是难看。

“你不要插嘴,我问的是她。”他的妻子什么时候要别人护着?这一点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大嫂不会喝酒,大哥你不要强迫她。”’炎娘也开回了。

炎仁那锐利的双眼直盯着示净,随后他无奈地为自己斟了一杯酒,再一口饮尽杯中的烈酒。

“净儿?”炎仁再度出声。

示净被他这么一叫,只好抬头看向他。

在一旁的炎日在这时突地开口,因为他发觉场面似乎有些火药味:“大嫂,不如你先送大哥回房去。”他生怕大哥再这么问下去,受罪的只是这个才刚过门的大嫂。

“我……”

示净不相炎日会这么说,可是她又不敢拒绝。

“是啊,大嫂,你就陪大哥回房,不要让他再喝了。”众人都晓得炎日的用意,所以都很配合地附和着。

靶情的事,旁人无法插手,只有靠他们自己去解决了。

为了应众人的要求,示净只好照他们的意思去做。

--------------------------------

示净吃力地扶着有些醉意的炎仁,那高大又沉重的身躯整个压向她,使她不得不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侧,好方便扶他向前走。

懊不容易回到两人的房间,她扶着他走到床边,他顺势地倒在床上。

“你可以走了。”炎仁闭上眼没有多看她,口气很不友善地下逐客令。今晚是两人的新婚之夜,他竟然要她离开?令她登时不知所措。“炎仁,我……”’

“你不是要躲我吗,怎么还不走?”

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炎仁连日来的怒气便在此时爆发了,那愤怒的语气让她有些瑟缩地退后了一步。

看到炎仁不舒服地扯开领带,她才开口。

“我去帮你拿条热毛巾。”示净并不想要与他起冲突,所以她在炎仁还没回应前,马上走进浴室。

直到她觉得自己的情绪平稳,不再感到害怕了,才步出浴室,而在床上的炎仁则是安静地躺着。

她缓缓地走向他,就在她走近,还没来得及将热毛巾放到他脸上时,手腕已被他给拉住,而他本是合上的双眼也突地睁开。

“炎仁……”

这个突来的举动吓着她了。“帮我解开领带。”

炎仁拉过她的手,直抵自己颈间。

原本想要推却的她,在看到炎仁似乎真的很不舒服的模样后,她只好乖乖地听话了。

她弯下身将炎仁的领带解开,为了做出这样的动作,使她的上半身几乎要紧贴着他的胸膛。

今天的婚礼,她穿着一袭十分贴身的礼服,那低胸的设计使她胸前的一片景让炎仁一览无遗。

正当她解下领带,想要缩回手时,炎仁无预警地将她拉向自己。“炎仁?”她不明白炎仁怎么会突然有这种举动,她吃惊地挣扎着。

可是,她的挣扎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不消几秒,她已被他压制在身下。“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炎仁闷声地说。

炎仁身上的酒味很浓,她感到十分不适,直想要移开身于,可是他的身体这么沉重,她根本动弹不得,哪还能挣得开。

她本想说话,怎知她还来不及开回,就马上被他封住双唇,登时令她呆愣住而忘了反抗。

他竟然又吻她!这是怎么回事?

她知道他醉了,可是他也不能就这样强吻她,想到此,她开始挣扎,想要脱离他的吻。

炎仁以单手制住她想撇开的脸,他那极为霸道的双唇根本不让她有移开的机会,细细地品尝那份甜美,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吻她。

但他无法控制那想要亲近她的渴望,看着她与其他家人如此亲近,他感到很不悦,甚至想要将她给藏起来,不让他人多看一眼,这样的占有欲连他自己都很吃惊。

那甜美的双唇令他欲罢不能地品尝着,完全无视她的挣扎。

对他而言,那小小的挣动根本无法撼动他。

示净很害怕地捶打着炎仁的胸膛及肩头,想要让他放开自己,可是他不但不为所动,反而更伸出大掌在她身上游移。

炎仁感觉出她的僵硬,他刻意放慢速度要她习惯他的气息及亲吻,而后他霸道地侵入她的红唇,不顾她的抵抗便将舌移入她回中,与她的舌互相纠缠着。

由于她的生涩,炎仁发现她真的很单纯,这使他满意地不再强吻,而是将双唇挪至她颈项间。

他一再地细细吮吻着那柔细的肌肤,在他移开双唇的空档,示净才得以开口。“炎仁,你不要这样。”

她不晓得他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如此大胆,又那么粗蛮?他承诺过他不会碰她的,尽避她喜欢他,但她不要炎仁在这么不清醒的情况下吻她,她委屈地红了眼眶。

“你忘了?你是我的妻子了。”炎仁的一句话说明了一切。

炎仁的手不满足只能隔着衣料碰触她,于是开始动手想要脱下她的礼服,他那熟练的动作令她害怕地只想推开他。

“不要……你放开我。”

“净儿,永远都别离开我……”他不想要她走,炎柬说的对,错过了想要再找回已是不可能了。

他一点都不想放她走,只想将她永远地留在身边。

可是示净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有任泪水一再地落下,根本没理会他的话。

这个新婚夜,炎仁教她成为真正的新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