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他的霸道,因为自己的无助,所以方念慈在任风寺的怀里放肆地哭著,因为太难过,所以她没有注意到任风守对她的温柔及细声呢喃。

也在她哭泣的同时,在她因为他的霸道而让她喘不过气而在他怀里哭时,任风寺就这样抱她回到住处,并将她抱进她的房间。

直到他将方念慈给放至床上时,她依旧是难过不已地流著眼泪,那凄楚又娇弱的模样令他舍不得。

“别哭了好吗?”他轻轻地坐在床边,温柔地抚过她的发,并且将那麻花辫子给解开,任乌黑的发丝整个散开。

“你走开。”

任风寺眼中满是柔情,看著她如同小女孩的模样,以双手推开他,脸则是偏向另一边,怎么都不肯看他。

“若是我不走呢?”他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心意说出,就算她不打算接受他的感情也不行,因为他并不想放她走。

“你为什么这么霸道,为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平淡的,他为什么要突然乱了她的心,而且还一再地让她有种悸动的感觉,要她不想他都难。

“因为我喜欢你,小傻瓜。”看她孩子气地将脸给捣住,一直不愿正视他,任风寺并没有强迫她。

相反的,因为他的这句话,方念慈反而很吃惊地抬头望向他,而本来捣住脸的双手也不自觉的垂下。

“你喜欢我?”

“没错,否则我为什么要你当我的女朋友。”

“你已经有很多女朋友了。”

她前不久还遇到他们约会,这是事实,而她不想成为其中之一。

“但我现在只想要你。”他说的也是实话,面对她,任风寺不知为何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想要将那份情绪给压下,却总是适得其反,令他无可奈何。

因为他的话,方念慈又再次落下泪来,“那么以后呢?以后如果你不要我了,那么我是不是就得离开?”

任风寺没有回答,因为连他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对她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不过他十分清楚一件事,方念慈绝对不同于他以前交往过的女孩子。

任风寺的沉默,让她再次转开头,“你可不可以出去,我想要睡觉。”虽然现在还是傍晚,可是她却觉得好累、好累,或许是哭过吧,所以才会这么疲累。

任风寺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离开,只是低头在她脸上印著细吻,当方念慈看出他的意图,想要偏过头时已经来不及了。

任风寺随即定住她的头,在她还来不及开口拒绝时,再次吻上她的唇,不让她退缩地强吻著她。

面对这样的亲昵举动,她已无力挣扎,因为任风寺根本不在意她的抗拒。

“等你考完试,再给我答覆。”

等到他终于吻够她时,他才缓缓说道。他的话教她瞪大眼,可任风寺的手指却倏地轻抚在她已然红艳的双唇上,不让她开口。

“我可以等,你懂吗?”

=====

因为任风寺的话,所以方念慈回家了,而任风寺似乎也没有阻止她。或许是当母亲的人所拥有的敏感直觉,在她回家后的第三天,方母在她念书时到她房里找她。

“还在念书吗?”

看见母亲,方念慈感到惊讶,不解母亲怎么会在这深夜还到她房里。

“妈,你怎么还没睡?”

“妈有话想跟你说。”方母坐在女儿床边,看著女儿亭亭玉立的身形,这才惊觉她都已是个小大人了。

方念慈放下手中的笔,她正好也想休息一下,所以她看向母亲。

“什么事?”她与母亲以前感情虽好,可或许是母亲过于忙碌又甚少在家,所以她与母亲之间已多少有了距离,不再与从前相同了。

“告诉妈,你跟风寺怎么了?”当初她要女儿去任风寺那里,完全没有考虑到他们都已经不再是小阿子了,而他们也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女儿突地回家,她心中难免有点担心,是不是在那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

“我跟他?没有什么事发生啊。”她避开母亲直视的目光,轻轻地将目光移向房门,因为母亲的提起,让她又忆起任风寺那时说过的话。

他说他可以等她到考试结束,那么然后呢?考完试她就必须成为他的女朋友了吗?

惫是她可以说不?只是她的拒绝他能接受吗?

她心中一点主意都没有,不知从何时起,有一份不知名的情感就一直在她心底滋长,那份对他的想念也逐渐在加深!有时候,她甚至会想他想到无心看书,这样的她,真是对他没有任何感情吗?她已经不再笃定的这样以为了。

“小慈,若是有事,一定要跟妈说。”不知是不是她太过敏感,她总觉得,任风寺对小慈似乎有著不寻常的关爱,尽避他的态度并不算亲善,可那略有所思的眼神她不会看不出来。

听见母亲的话,方念慈在心中暗忖著是不是该告诉母亲任风寺对她的告白,“妈,你会希望我跟他在一起吗?”

“什么?”她的问话令方母怔愣住,不敢署地看著女儿,“你跟风寺真的在一起了?”

“没有,我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她想知道母亲的想法,她会反对吗?

“不行,你不可以跟风寺在一起。”

“为什么?”她不由得反问著,她本来还以为母亲会十分心喜这样的结果,只是答案却出乎她意料之外。

“风寺不适合你,他只会伤害你。”想到任风寺在外头种种的放荡行为,方母怎么样都不会同意的。

“是吗?”这时,她忍不住又想起任风寺说过的话,他说他此时只想要她,那么是不是在他厌倦了她之后,就会转身离开,如同抛弃其他的女朋友般无情的抛弃她?!

“小慈,你是不是喜欢上风寺了?”

任风寺确实有著出众的外貌,而且家世又好,一般女生很少能够拒绝任风寺,可是她不希望女儿也成为众多女生中的一个。

“我……”她想要说她没有,可是偏又说不出口,因为她骗得了母亲,却骗不了她自己,只有她自己明白,她对任风寺早已产生情感,只是她迟迟不止目承认。

“小慈,不可以跟风寺在一起,知道吗?”光想到那情景,方母就担心地直摇著头。

方念慈没有再开口,因为她并没有回应任风寺,只是她的心动了,若是她再面对他,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拒绝他,因为她真的有些想念他,这就是谈恋爱吗?

“小慈?”方母来到女儿身边,轻搂住女儿的身子,“跟妈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风寺了?”

方念慈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继续沉默地看向一处,只是她没有发现,在她书桌的纸上,她曾因为无心念书,而在那纸上写下某个人名,那人名令方母感到忧心。

她不知道自己当初让女儿去风寺那里住是对还是错,因为这两个本来没有过多交集的孩子,似乎在这样的相处下,产生更进一步的感情了,这一切都是她当初没有想到的。

=====

她搬回任宅,吃惊的不只是方念慈的母亲,就连她的好友董爱云都有些不敢置信,董爱云以为任风寺是不可能放她走的,可是他却让她回家了。

“念慈,你跟他之间还好吧?”她们都还没有请出成少威,怎么事情就这么顺利地解决了?

“还好。”

已经一个礼拜了,她回家住后,任风寺没有再回家过,就连一通电话也没有。她本来还以为他至少会问候她一声的,可是他完全没有这样做,这教她有些失落,似乎少了什么东西似地感到心中空空的。

“真的没事吗?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犯相思了。”

董爱云看她最近常常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还一个人闷不吭声,虽然方念慈本性就沉静,但现在的她却像是有心事般地间著。

方念慈没有反驳,只是安静地收拾书包,打算回家了。

“念慈,你在想任风寺对不对?”她犯过相思,所以可以体会那种心情。

“爱云,这段时间我不想提起他。”因为她怕自己会分心。“他呢?都没找过你?”

不可能的,照那天那么激烈的场面看来,任风寺不像是会这么轻易就收手的人,除非这中间又有什么事发生。

“他说等我考完试再听我的答覆。”

“当他女朋友是吗?”董爱云笑了,为任风寺的话笑了。

方念慈不解她的反应,不过她不想懂,现在她真的只想全心全意念书,要谈恋爱等她上大学之后再说吧!

“你真的会成为他的女朋友吗?!那成少威怎么办?”忽地,董爱云提起了她久未想到的人,自那天碰面后,他们就没再联络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再与他联络,是因为任风寺不准她再见成少威吗?

“我跟少威只是朋友。”

“但是少威喜欢你是不争的事实。”

他本人没说,她这个旁观者却是一清二楚,况且她喜欢成少威,自然会偷偷的观察他。

“爱云,我跟少威只是朋友。”

“那么你跟任风寺呢?”

“他是我大哥。”

“你当他是大哥,只怕他却不这么想。”

董爱云说的没错,任风寺心中是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谁都猜不准,而他对方念慈的感情,是真是假,是长久是短暂,更是没有人知道。

=====

终于,大学联考来到,在考完后,方念慈很有信心自己肯定能够上她要的大学。这天,她与成少威相约见面,因为考完试了,所以两人的心情自然也轻松多了,言谈间更是十分自在。

而这段期间,任风寺像是消失般没有再出现过,因为这样,方念慈告诉自己,先前的那一段不过是个小插曲罢了,她要自己不去在意,同时也打算选一所离任家及任风寺最远的大学就读。

她与成少威吃了中饭以后!打算再去看场电影,只是当他们打算起身离开咖啡店时,方念慈竟在一旁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她想了几个月的人。现在,他就与她相距不到几步的距离,只是他身边却多了一个人,一个她不认识的女生,看来那个人该是他的女朋友。

一想到这里,她的心情整个沉入谷底,本来的好心情也教这个画面给破坏了,不管她怎么掩饰或是告诉自己不去在意,可她就是没有办法,她的情忻摧佛已不再受她控制了。

“小慈,你真的打算念那么远的大学吗?”一旁的成少威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

照她的成绩看来,绝对有考上第一学府的实力,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她就是偏要另选他校就读。

“嗯。”

她的心此时很乱,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在意任风寺,他有女朋友并不是什么秘密,但为什么她心里的起伏会如此之大,看到他有了新女朋友,她该感到高兴才是啊,这么一来,任风寺将不再需要她的回答,而她也可以落个轻松。可现在,她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想哭的冲动呢?

“不再考虑了吗?!”

他一直都想与她同校,可是家人的压力让他不得不选择离家近些的大学,这么一来,他与方念慈之间的距离就更远了。

“嗯……”

这时,成少威才因为她忽然话变少了而奇怪地转过头看她,随即发现了她的异样,还有她眼眶泛红。

“小慈,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成少威很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只是头有点痛。”

她避重就轻地回答,并且想快快远离这个地方,她一点都不想要看到任风寺,更不想要看到他与另一个女生亲密的样子。

“那我们要不要再坐一会儿?”

“不要了,我们走吧!”说完,她没有看向成少威,迅即走出咖啡店,但不知是她太敏感了,她发现任风寺似乎也看到她了,并且目送她离去,却没有开口喊住她。

“小慈,等我一下。”看着方念慈如此行色匆匆,成少威感到一丝不解,他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小慈会忽然改变了态度。

就在他快要追上方念慈时,一道犀利的目光令他不能自己地回过头看了一眼,也因这一眼,他看到了那道目光的主人——任风寺,他怎么也在这里?

再看了看已经走到门口的方念慈,他心里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她会想要离开这里。任风寺并不是单独的,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伴,且那女生还很亲昵地依在他身边。从这样的情况看来,两人应该是情人,但令他感到不解的是,方念慈为什么会在看到任风寺后匆匆离去,难道她对这样的画面感到不舒服吗?

这样的想法让他无奈地笑了,因为他本来打算今天向她开口表白自己的情意,可现在,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希望,或是该不该开口。

成少威很快的赶上方念慈!直到两人走出咖啡店后,她这才轻声道歉:“少威,对不起。”她不是有意这样莽撞的跑出来的,只是她真的不想再多看一眼任风寺与那女生亲密的情况,她怕自己会忍不住难过的哭出来。

“没关系。”成少威颇能谅解地看著她,“是因为任风寺吗?”他试探性地问道,想知道她内心真正的想法,起码他要知道那个在她心中的人是谁,那么他才可以死心。

“少威……”

“看来,那一个多月的相处,让你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了。”任风寺与她本是不亲近的,在任家时两人甚至很少开口对话,可后来,单独相处使得两人有更了解彼此的机会,也因为这样,方念慈才会失落了芳心。

“别提他好吗?”

她不想再忆起刚才那个画面,她此时唯一能做的是忘了任风寺这个人,忘了当初他说过的话;就如母亲所言,任风寺并不适合她,他的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她不过是个短暂的过客。

而她先前竟傻傻地以为他真的在等待自己的答案,想到这里,她的眼泪不自觉地盈满了眼眶。

“小慈,别哭……”

他最怕女生哭了,特别是自己喜欢的女生,因此成少威只能手足无措地看著她,想要安慰她又不知道要怎么做。

方念慈没有说话,只是低著头不住地落泪,成少威只好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

“小慈,我喜欢你。”

听到成少威的话,本来在流泪的她顿时显得非常吃惊,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他是她的好朋友,而且她并没有心理准备他会这么对她告白。

“少威,我……”她正烦恼著该怎么拒绝他时,成少威却打断了她的话。

“你已经给别人你的心了?”她为难的表情多少透露了讯息。

“少威,对不起。”

“可以告诉我他是谁吗?”他想知道是谁夺走她的情。可是方念慈并没有对他透露,“我不想说。”那份感情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说多了没有用。

“没关系!小慈,我知道你只想跟我当普通朋友,我能够了解。”说这话时,成少威脸上虽还挂著笑意,不过那失意的眼神却骗不了人。

“少威……”

“小慈,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要求吗?”

“什么要求?”

“当我一天的女朋友,只要一天就好。”

方念慈想拒绝的,可是他眼中的真诚教她没有办法摇头,“那以后呢?”

“我们还是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

成少威朝她伸出手,脸上满是温柔,这样的他让方念慈也跟著笑开了,最后她将小手放在他的大掌里。

“好,我答应你。”她想忘了任风寺,同时她也觉得对不起成少威,所以她答应了。

两人就这么地牵著手一同离开,然而在如此开心的两人背后,方念慈怎么都没想到,任风寺会在这家咖啡店出现根本不是凑巧,相反的,他已经跟了他们好一会儿了。当他们坐在咖啡店里时,他不但跟了进去还目睹了两人之间的谈笑,而当他们步出咖啡店后,坐在咖啡店里的他虽然听不见两人的对话,不过在他看到方念慈将手给放在成少威的大掌里时,他心中的怒火及妒火瞬即整个引爆了。

=====

这天,他们去看了电影,还到海边去看海、看星星,共度了十分好的时光,所以成少威才会这么晚送方念慈回任家。只是他又突地提出了另一个要求。

“小慈,可以给我一个吻别吗?”成少威指了指自己的脸庞道。平日的方念慈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可或许是她不想破坏今天这样让人感到愉悦的气氛,所以她点头答应了,而且她很感谢成少威知道她心情不好,所以一直逗她开心。

“好啊。”

她的大方令成少威有些吃惊,因此他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次:“真的可以吗?”

“只有这一次,没有下次了。”她慢慢走近他身边,很轻地在他脸庞上印下一个吻,在他还来不及反应前马上就退离他。

成少威带著笑意,轻轻抚过被她吻过的脸颊。

“赶快进去,已经很晚了。”

“少威,谢谢你。”

卑未竟,成少威早已转身,听到她这声道谢时,他并没有转过身,只是轻轻地挥了挥手,那洒脱的模样令她再次红了眼眶。挥了挥手,那洒脱的模样令她再次红了眼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