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自上次的争吵后,左成威与右乐乐的感情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同,尽避两人已经重归于好,但是右乐乐总觉得不对劲,她一直想要去忽视这个问题,可她还是不能不去多想,最后她只好找上好友车仁了。

这天放学后,她没有马上回家,也没有与左成威碰面,而是来到一家咖啡馆。

与右乐乐相约的车仁美比她早到,在她进去时,她朝她招了招手。

“对不起,我来迟了。”右乐乐看了看时间,自己足足迟到了快要半个钟头。

“没关系,我正好可以看看杂志。”

车仁美自上大学后,因为两人不同校,她又住得远,所以与她虽然常常电话联络,不过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前阵子听说她交了男朋友,关于这件事右乐乐有些讶异,因为车仁美一直都很欣赏边以则,这些年她都在等边以则的主动,没想到人没等到,最后竟是她改变心意了。

点了咖啡后,右乐乐看似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车仁美百分之百笃定地说:“妳是不是又和妳家那口子吵架了?”她们两人是多年好友,她对右乐乐十分了解。

“和好了。”

“那妳还那么不开心?”有一点不对劲,右乐乐向来乐天,事情过了就算,怎么这一次竟会如此的闷闷不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没有安全感吧!这阵子她真的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怎么了?”

“我怕左成威变心。”

“什么?”车仁美差点将口中的水喷出,她不敢置地直瞪着右乐乐。

“妳还好吧?”

“乐乐,我的大小姐,妳可不可以别这么吓人,没事开这种一点都不好笑也不可能发生的玩笑,妳是怕我活太久吗?”车仁美白了她一眼,最后再小口地喝了口水,顺顺气。

“妳是在损我吗?”车仁美那一头俏丽的短发配上她随性的中性打扮,很难看出她恋爱了,因为陷入情爱中的人,外在多少会有些改变,车仁美一点都没有,这样的她教右乐乐难以了解。

就她而言,左成威偏好她留长发,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是长发,而左成威更爱她女性化的打扮,这不知是不是他大男人主义作祟的缘故?反正对她而言,她与左成威在一起后,就一直都是十分女性化,偶尔才做中性打扮。这样的生活,她觉得需要改变,但是又说不出哪里需要改变,只有这么继续下去了。

“我哪里敢,妳后台那么硬,我没那个胆量。”

不管是谁,只要是在她们那个附近念幼儿园、小学、国中、高中的人,谁人不知左成威及右乐乐,特别是两人这段爱情,那可说是代代必传的故事,是那一区的经典,更何况左成威对右乐乐的感情之深,她见识过,所以她懂,既然懂,也看得明白,哪里还敢欺负右乐乐呢?

“哦。”讲到左成威,右乐乐顿时有些沉默了,表情也不再明亮,一副有心事的样子。

“乐乐,妳到底怎么了?”

“我很没有安全感。”

“为什么?”

一切都很顺利不是吗?左成威还是在她身边,至于变心的问题,她相信是右乐乐想太多了。

“不知道。”

“不知道就是没事,那就不要多想,凡事都会没事的。”这是她的人生格言,她就是凭着这话一路走过来,如此乐天的她,虽然在感情上一直都没有与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不过她安慰自己,何不找个爱她的人呢,如此一来,说不定可以更教她感到幸福。

“可能吧!”或许是她真的想太多了,本来就没事的,她该相信左成威,两人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若是她的心动摇了,那还有什么信任可言,更谈不上相爱了。

“仁美,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叫严家信的男生。”

“什么?”有没有搞错,事情不是才谈完,怎么又来了一个?

“妳喜欢他?”车仁美试探地问。

“没有。”

“那妳还提他做什么?”车仁美不解地问。

“因为我跟他成为朋友了。”

“朋友?朋友有很多种,如果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我并不觉得过分。”

“他喜欢我。”而且她可以十分明显地感觉出来,严家信是真的喜欢她,除了左成威外,就属他天天打电话给她,除了跟她说笑外,还格外关心她,这样的朋友关系,令她感到不安。

“妳不会也喜欢他吧?”车仁美微皱起眉。

“没有。”右乐乐摇了摇头。

“那就好,没有就忘了吧!”

“可是我喜欢跟他聊天的感觉。”右乐乐笑了下。

车仁美这时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妳是说……妳喜欢跟对方聊天?”这会成为习惯的,若是让左成威知道,那还得了。

“嗯。”

“乐乐,妳真的还喜欢左成威吗?”她已经不再确定这一点了,因为右乐乐的心似乎在动摇了。

“喜欢。”

“跟以前一样吗?”她必须问清楚。

“一样。”右乐乐笃定地回答。

“那么严家信这个人妳会喜欢吗?”她没见过那个人,不过条件应该不错,否则不会教右乐乐看上的,只是那个人有什么目的,右乐乐都有男朋友了,他还来扰乱,真是教她看不过去。

“他是个不错的朋友。”

“除了朋友关系呢?”

“没有了。”她承认严家信人不错,不过她的心还没有动摇,她还是喜欢左成威,这一点她可以保证。

“乐乐,别再跟他见面了。”

“为什么?”她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大部分时间他们只是用电话聊天。

“不要让左成威误会。”男人一旦误会了什么事,问题就会变大,而且会很难收拾。

“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她只是在交朋友而已。

“我知道,可是妳不觉得这样对左成威不公平吗?”车仁美替左成威打抱不乒。

“哪里不公平了?”右乐乐不觉得不公平。

“如果有一天,左成威发现了,妳怎么办?”

“发现什么?”右乐乐不解地问。

“发现妳跟一个男的这么亲近,他心里的感受肯定不舒服。”

“可是我没有做任何不对的事。”右乐乐微皱起眉。

“那不一样,他是妳的男朋友。”

“那就表示他不相信我。”

“不是不相信妳,而是他的心里会难受。”她真怀疑为什么右乐乐会如此的迟钝?

右乐乐没有再开口,只是安静地看着窗外,因为她不晓得自己该怎么办?她喜欢严家信这个朋友,只是她不会当他的女朋友这一点她十分的确定。

“乐乐,如果我告诉妳,左成威也跟另外一个女生很好,而且很聊得来,妳心里有什么感受?”车仁美假设地问。

“他不会。”

“我只是在假设。”车仁美看着右乐乐那焦急的模样,她只能摇头,看来右乐乐是不懂得将心比心。

“他为什么要跟其它女生很好?他已经有我在他身边了。”

“因为他想要交朋友。”

“不可以。”

“那就对了,妳都不准许他这么做,那么又为什么可以容许妳自己呢?”

“我……”

“跟严家信保持距离,不要跟他联络、不要把问题复杂化,要为妳爱的人多感受一点。”

右乐乐看了看车仁美,而后她笑了,“仁美,谢谢妳。”

“永远要记得,为妳爱的人多想一下,妳就不会想太多了。”

“嗯。”

她想,她应该要取消今天跟严家信的见面了。

“没事就好,我等一下还有约。”车仁美笑笑地看了眼右乐乐。

她那自信的表情教右乐乐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

“仁美,妳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我?瞒妳?什么事?”

“我听成威说妳有男朋友了。”这样的大事,她竟是最后得知的,这教她有点失望。

被这么一问,车仁美扬起一抹淡笑,“这又不是什么大事。”

那个人不是她的最爱,却是目前最爱她的人,而她并不确定自己的心,只是想先交往看看。

“妳都没跟我提过妳男朋友的事。”她想要一拳打在好友的脸上,不过她还是忍住了。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没什么好说的。”

“那妳为什么要放弃边以则?”她不是不了解车仁美,若不是有什么重要的理由,她是不会放弃的。

车仁美一听到边以则的名字,脸上闪过一丝丝的落寞,但她很快地掩饰住了。

“算放弃吗?我跟他一直都没有交集的,不是吗?”车仁美苦笑了下。

“仁美……”

“我们不要谈他,我不想谈他。”讲到他,车仁美只觉心头涌上一股酸意,为此她想要结束这个话题。

“可是妳不爱他了吗?”

“爱又怎样?”她爱他这么久了,对方不愿意接受,那她又能怎么样?结束不是最好的选择吗?女人的青春有限,她不想再浪费时间在没有可能的感情上。

“边以则他没有反应吗?”她曾经问过左成威,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感情的事,谁都不能介入,他不想要插手好友的感情。

“谁知道。”他该有反应吗?为了什么,只因为她有了男朋友吗?那么真要恭喜她了,认识了这么久,她有男朋友才引来他的注目。

右乐乐发现,自己似乎不该多问,“仁美,妳跟妳男朋友在一起幸福吗?”

这一点很重要,当她与左成威在一起时,她一直都有幸福的感觉。

“才刚开始,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那是种被爱、被呵护的感觉,那是她想要的,不过她不想多说。

“那就好。”

“是吗?”

“我一直都有幸福的感觉,特别是和成威在一起的时候,若是妳也有相同的幸福感受,那表示妳与对的人交往了。”

是吗?与对的人交往,她一直都想与爱的人交往,不过她没有机会,所以只有求被爱了。

“那是因为妳跟相爱的人在一起。”这一点她就十分羡慕右乐乐,她自己只有再继续追寻了。

“放心,妳也会的。”原本不开心的右乐乐,与车仁美这么一聊,变得轻松些了,因为她发现,其实是她想太多了,为此她要自己将那些不开心的事给丢开。

“谢谢妳的祝福。”车仁美喝了口咖啡,心里十分苦涩,她明白自己有些放不开,因为她一直将边以则放在心上,而现在似乎是生根了,在她以为自己可以将他忘记时,他的身影却一再地出现在她的脑海中,要她不能不去想。

“仁美,等一下再陪我好不好,我打算去买一些东西。”

“等一下?”她记得自己与那个人有约,若是不去似乎不好。

“对。”她本来打算与严家信见面,不过她想还是取消得好。

“不好吧!小姐,乐乐大小姐,我等一下约了我男朋友。”

“那找妳男朋友一起,或是要他晚点再见面,不可以吗?”她已经好久不曾与她逛街了。

看了眼右乐乐,车仁美心里虽是有些犹豫,不过她还是问了:“妳打算去哪里?”

“我想去找成威。”她已经有两天没有见到他了。

他今天跟边以则有个程序要完成,所以她五点前都不能打扰他,但现在都已经过五点了,她有权利要求他陪自己。

“一定要我陪妳去吗?”

“嗯。”右乐乐点了点头。

“好吧!”

车仁美拿出手机,“我打电话给我男朋友。”

右乐乐没有反对,她很希望车仁美能够再跟边以则见一面,因为她不相信他们之间会这么没有缘分。

听着车仁美与她男朋友的谈话,一点都没有热恋中的人的甜蜜,她真的很难相信,车仁美与那人是男女明友。

“可以吗?”见车仁美挂断电话,右乐乐紧张地问。

“可以。”他并没有多问,他十分尊重她,这样的感情让她觉得稳定,这是她第一次谈感情,对二十一岁的她来说,似乎是慢了点,不过她并不是那么在意,因为对她而言,感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她还有太多的事要忙。

这样的她似乎是过于理智,不过她不想要让自己受伤,所以理智些还是好的。

“哦。”

尽避右乐乐决定不再与严家信碰面,可是她又不知道要怎么拒绝,因此她还是与他再见面了,而且是单独赴约。

严家信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样子,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妳有心事?”

两人此时正坐在快餐店里,而右乐乐对她点的食物完全没有动,这跟平时的她不同。

“没有啊。”刚刚左成威发了一则简讯给她,问她在哪里,她不该说谎的,应该直接跟他说自己跟严家信碰面,可是她没有,她竟响应他,自己与车仁美在一起.,说谎让她感到不安,可是她又不想要说实话,因为这样会使他不开心。

“那为什么一脸难看的样子?”

“没有啦,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想看妳过得好不好?”右乐乐已经有一阵子没有跟他联络,他想要知道她的近况。

“我很好啊。”

“是吗?只是在跟我保持距离罢了!”严家信冷笑了下。

被严家信这么一说,她心里有些难受,因为那确实是事实,“有吗?我只是比较忙一点。”

这阵子她都和左成威在一起,没事时就待在家里,这样的生活她过得很开心。

“忙得连一通电话都没有?”

“严家信,你到底怎么了?”右乐乐不悦地问。

“妳在躲我?”

“我没有,我为什么要躲你?我们是朋友。”右乐乐不承认在躲他。

“因为妳的男朋友,妳怕他误会。”

“我跟他彼此了解,不会为了这点事而误会的。”

“是吗?”严家信冷哼了声。

严家信看着她低下头,冲动地伸手拉过她的手,“完全不给我机会吗?”

“严家信,你放开我的手。”

“我很喜欢妳。”他向她告白。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我很喜欢我的男朋友。”

“那为什么要跟我见面?”严家信对她的行为感到不解,如果她真的爱她的男朋友,那就不该给其它男生机会接近她,这一点她难道都不了解吗?

“我们是朋友。”

“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纯友谊,特别是有一方想要超越友谊时,那更是不可能的事。”

右乐乐为他的话而抬头,一脸吃惊的样子,“什么超友谊?我们之间只是朋友,没有其它的了。”

“这是妳的想法,我想要的不只是朋友而已。”

右乐乐努力地挣开自己的手,而后她才开口:“我爱我的男朋友,一开始我就跟你说了。”

严家信看着她那笃定的表情,还有她受伤的眼神,他闭了闭眼,无奈地摇头,“那为什么要跟我见面?”

“因为我们是朋友。”

“妳让我很难了解。”严家信一脸苦闷。

“对不起!严家信,我真的不想要造成你的困扰。”

“是吗?那么以后呢?”他已经喜欢上她了,想她的心情自己都很难控制,这要他怎么办呢?

“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她不想要陷入难解的爱情习题里,她不会处理这样的情况,更不想让左成威难受.

“不再见面?妳这么认为?”

“我们只能当朋友。”右乐乐语气坚定地说。

“看来妳已经决定了,是不是?”

“是你先改变主意,不是我先决定的。”

“那就是我以后不能再打电话给妳,也不要再约妳见面了是不是?”严家信眉头深锁。

“嗯。”

严家信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站起身,“那就这样决定了。”

看着他转身,右乐乐难过地开口:“对不起。”

她真的不是有意要伤人的,只是她不得不这么做,她只想要单纯的感情生活,严家信人很好,只是她跟他无缘。

“用不着对不起。”语毕,严家信头也不回地离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