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那天晚上,右乐乐回到家时,发现左成威竟然在她家门口等她。

“你为什么不进去?在这里等会冷的。”她拉着左成威的手,想要他跟自己进屋里。

“我在等妳。”

“我当然知道你在等我,我们进屋子里去。”已经快要冬天了,天气开始转凉了。

左成威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表情严肃地看着她,“妳今天去哪里了?”

右乐乐微愣了下,而后马上回答:“我去书局。”

“跟仁见面了?”

“嗯。”她其实很想跟左成威说,她今天根本没有和车仁美碰面,可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没有说出口,反而是顺着他的话回答,她感到有些不安。

“那仁美呢?”

“她回家了。”

左成威放开她的手,双手插到长裤口袋里,他直视着她,那眼神很认真,教她不敢多看一眼。

“你怎么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如此的不开心?她试着再牵他的手。

左成威没有避开,不过那态度和平常有些不同。

“告诉我,妳今天跟谁碰面了?”

“成威!”

“我要听实话。”左成威微怒地问。

“你不相我?”

“妳确定跟仁美见面了?”他等着听她说实话,而不是接二连三的谎言。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她知道左成威应该是知道什么了,因此她知道自己不该再瞒下去。

“我想要知道,妳今天跟谁碰面了?”

右乐乐看着他的脸,很仔细地看,她发现自己竟然在他眼中找不出一丝丝的温柔,为此她只有沉默了。

“乐乐,我想要听妳跟我说,可以吗?”

想了又想,她终于开口:“我跟严家信碰面。”

“那个喜欢妳的男生?”

“我跟他只是朋友。”他的口气为什么这么差,难道他不相信她吗?这么多年的感情,他都忘了吗?

“朋友会改变,就像恋人也会分手一样。”左成威瞪了她一眼。

“成威!”右乐乐因为他的话而生气,“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不相信妳。”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她不解地问。

“因为妳不该骗我。”就算她真的和严家信碰面,他顶多是不高兴,可是她却说谎欺骗他,这样的情形让他不能接受。

“我没有骗你。”右乐乐死不承认自己欺骗他。

“今天下午我遇见仁美,她正与男朋友逛街。”

“呃?”怎么会这样?右乐乐因为左成威的话而呆了好一会儿。

“在妳跟我说妳跟仁美在一起时,她恰巧就出现在我眼前。”左成威冷哼了声。

“所以你认为我骗了你?”

“那个人很重要吗?”他闷闷地问。

“没有,他真的只是一个朋友。”

“那为什么一再跟他碰面?”

“我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不可以跟他碰面?”虽然她已经打算不再跟严家信见面,但仍想知道左成威不准他们见面的原因。

“不是不可以,而是妳不在意我的感受。”左成威苦笑了下。

“我有,我跟他只是朋友,我跟他说我有男朋友了。”右乐乐为自己辩解。

“那么对方呢?”

“他跟我之间只是朋友。”

“乐乐!”左成威低吼了声。

“为什么要这么复杂?为什么要这么难懂?我跟你之间不是要彼此相信对方的吗?我都说我没有做错事了,为什么你还不相信我?我都说只是朋友了,为什么你还要怀疑我?就算我欺骗你,那也只是不想要你难受,我不想要你不开心,这样有错吗?”

想到这里,她倍感委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在嫉妒,妳懂吗?”左成威柔声地说。

“不懂,我不懂。”

“我不要妳跟其它男生出去,不要妳跟他们见面,因为妳是我的。”

“你好自私,都没有想过我,你只想到自己。”右乐乐后退了一步,想到左成威竟有如此自私的想法,她觉得好难受,她发现自己需要一个人冷静一下,好好的想清楚,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要这样?

“乐乐?”左成威见她红了眼眶,不舍地说:“过来。”

“不要,我要回家了。”

“乐乐!”

“我们暂时先不要见面,等我们都清楚彼此要的是什么,我们再来谈。”她今天真的累了,严家信的告白、左成威的不信任,都让她乱了分寸,她不想要这样,她累了。

“乐乐。”

“我好失望。”她的眼泪落下了,而她没去理会,只是一再地退后,最后她退到了家门口,眼神里有着太多的失落及孤单。

没再多说什么,他看着右乐乐定进家门,左成威难以分辨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如何?他是相信她的,只是他的自尊及大男人主义让他放不下身段,这样的争吵有意义吗?他一时也没了主意。

想着右乐乐在离开前的表情,他恨不得能够将她拥在怀里,只是他没有,他忍住了,任由她回家,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

那一晚,右乐乐在自己的房间里哭了,哭得好不难过,为自己的欺骗而难过,也为左成威的态度而生气,她一直以为自己与左成威之间的感情是可以永久的,她一直都这么相信,可是现在呢?他的不信任态度让她很不能接受。

至于严家信……她原以为两人可以维持好朋友的关系,现在她才明白,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他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会接近她,因为想要跟她交往所以才会跟她见面,并不是她所想的那么单纯。

而左成威在回到自己的家中后,心情更是荡到了谷底,他为自己的态度感到生气,也为自己的不信任而心烦,只是在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与另一个男人见面,他的心怎么都不能平静,因为他的心是如此的脆弱,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打了通电话给边以则,打算好好的跟他喝上一杯,这个时候的他不适合一个人独处,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找右乐乐,她今晚的态度让他明白,还是给她时间冷静比较好,因为她此时的情绪很不稳定,她需要的不是他的解释,而是她自己的平静。

边以则在接到左成威的电话后,马上就赶了出来,一瞧见左成威消沉的模样,他十分讶异,“怎么了?”一上车,他马上就开口询问。

他了解左成威,若不是真有事情发生,他不会这么晚了还找他出去喝酒,这一点很不寻常。

“先去喝一杯吧!”

“没问题。”他站在好友的立场败乐意陪他,而他若是没有猜错,能让他如此不开心,一定是有关于右乐乐的事。

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人,而他对右乐乐的在乎已经超乎一切了。

两人一到酒吧,左成威马上点了杯酒,一口就喝光,而边以则却是小口小口地喝,他知道今晚有个人会醉,而他则是要负责送人回家,所以他要有分寸。

“我今天又跟乐乐吵架了。”

“吵架?”不是才刚吵过,而且和好了吗?又吵一次,这不是太伤神了吗?

“她跟一个男的出去。”

“所以你不开心?”这很正常,一般人都会受不了的,不过他相信右乐乐应该知道自己要有分寸。

“她跟我说与车仁美在一起,今天下午我们两人不是还碰上车仁美吗?”

边以则瞇起了眼,右乐乐应该不会欺骗人,除非是她不想要左成威知道她的行踪,只是为什么呢?她与左成威的感情这么好,还需要欺瞒吗?

“所以你跟她吵了一架?”

“不是吵了一架,而是我对她与男生出去的事太在意了,我不能接受。”

“这点我能了解,不过也不需要发火吧!右乐乐可是你的最爱,吵架并不能解决事情。”

他向来不赞同争吵,太费事又费神了。

“她哭了。”就是因为她哭了,所以他才会这么无奈,他不是为了要她难过而争吵,只是想要她明白自己的感受,可现在她竟然告诉他,她对他的态度感到十分失望。

“因为你凶她?”

“一半吧!”想起她哭泣的小脸,他心里更是不舍了。

“看来你们之间的感情出现问题了,但是我认为这比较好,有问题才可以沟通,而且能够好好地与对方谈开。”

“我等过一阵子再找她吧!”

“不是马上吗?”若是他,他会马上就去找她,而不是再过一阵子,问题一发生,若是不马上解决,怕会发生更多的问题。

“她还在气头上。”

“就算她正在气头上,你还是应该去找她,否则她只会更生气、更难过罢了。”

左成威再点了杯酒,并且看了看好友,“以则,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发现,你这么了解女人、这么了解感情,我以为你对感情向来不感兴趣。”

“这点不难,凭的是感觉。”

“我还是过几天再去找她,我认为她需要时间冷静。”

“我觉得你应该要马上去找她,把事情说清楚。”他直接这么做才是最好的。

左成威摇了摇头,他并不这么想,他需要时间好好的想清楚,有时他真的拿右乐乐没有办法,那样的她教他无可奈何。

边以则没有说话,他认为左成威似乎会错过某些东西,而错过什么他并不晓得,他只知道事情恐怕没有那么单纯了。

因为与左成威发生口角,右乐乐一连几逃诩不愿意见到左成威,而就算她想见,她也拉不下脸去见他,况且他竟然完全不理她,没有因为她不开心而来找她。

这天,她还是待在家里,手机突然响起。

原本以为是左成威打来的,没想到竟是那个她已经不打算再联络的人。

“为什么打电话给我?”

(想知道妳好不好?)从那一天以后,严家信想了很多,他发现自己不该如此急躁,更不应该如此地要求右乐乐接受他的感情,因为她有自己的生活,况且她都有男朋友了,因此他将自己的心情调适好,打算与她当好朋友,那种交心的好朋友。

“我很好,不用你担心。”

严家信感受得到,她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哀伤。

(是不是又跟男朋友吵架了?)他试探地问。

“那是我的事。”她才不想要跟他说是,特别是两人的争吵是因他而起。

(若是因为我的原故,我很抱歉。)

严家信的话使她克制住心中的怒气,她顿了顿,“不是你的问题。”就算是,她也要说不是。

因为是她欺骗左成威在先,是她不对。

(妳不要哭,我最怕女生哭了。)严家信为她的语气感到心慌,生怕她哭了。

“我没有哭。”

(那就好。)他松了口气。

“只是我很想哭就是了。”

(为什么?)严家信不解地问。

“因为我很伤心。”右乐乐闷闷地说。

(伤心?是不是真的跟男朋友吵架了?)

“嗯,他都不理我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理妳?不会吧!妳是不是想太多了?)他相信她的男朋友应该是很爱她,怎么可能会不理她?

“因为他明明知道我在生气、我在难过,可是他都没有来安慰我。”右乐乐抱怨道。

(可能他有事,也可能他在想要怎么安慰妳。)

“是吗?需要这么多天?”

(有时候太在乎的人,更需要时间去思考。)他试着开导她。

严家信的话让她安心了,同时也让她明白,自己要求左成威太多了。

“你为什么要安慰我?”他可以不理会她的,也可以不再打电话给她,因为她已经拒绝他了,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因为我喜欢妳。)严家信坦白地说。

“可是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那不重要。)他已经想开了,不再那么坚持。

“那什么才重要?”右乐乐不解地问。

(看着妳开心,我就满足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你生病了吗?”他的话怎么这么深奥?她不太能理解。

(没有,我身强体壮、百病不侵,哪里会生病!)

“哦。”

(不过我很希望妳能够开心一点,别一直难过。)这是他的真心话。

“我会的。”

(心情好多了吗?)他关心地询问。

“是的。”

(那就好。)严家信为她的好心情而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他就是在意她的心情,也在意她的人。

“我目前心情好很多了。”而且她打算自己先去找左成威,因为她知道,这一次是她不对,她需要的是与他沟通,而不是再和他这么冷战下去。

(妳确定?)

“没错。”右乐乐笃定地回答。

她的心情转变很快,而严家信就欣赏她这么单纯的女孩,这样的她教自己很难不去喜欢。

(那就好。)严家信松了口气。

“你还打算跟我继续当朋友吗?”

(是这么想,不过我不想要打扰妳的生活。)

右乐乐想了下,其实她可以介绍他给左成威认识,这么一来,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改天跟我男朋友见面好不好?”右乐乐提议道。

(见面?)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嗯。”

(有必要吗?)

“这么一来,就不用怕再有事情发生了。”

(了解,再看看吧!)

老实说,他并不想和她男朋友见面,只是若是能跟她保持朋友关系,他还是愿意的。

“你不愿意?”

(没有不愿意。)只是不太想。

“若是你觉得勉强,那就不要。”她不想勉强他。

(不会。)

“严家信,你为什么不去找个女朋友?”右乐乐转移话题。

(女朋友?)

“是啊,你条件好,人也不错,为什么不去找个女朋友,这样不是可以过得更开心吗?”

(还没遇到合适的对象。)他是遇到了,不过人家不喜欢他,那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

“那我帮你找。”

(不用了,我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严家信一口拒绝。

“想要一个人?”

(暂时是。)

“真可惜。”

(我喜欢的那个女生,已经被人拥有了。)严家信无奈地说。

“严家信!”他说的分明就是她嘛。

(所以,再看看吧!)

“你真的只打算跟我做朋友吗?”她不想要再有其它的问题发生。

(嗯。)

“那就好。”她明天可以跟左成威说了,并且约他与严家信见面,多简单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