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右乐乐,左成威心里的不安这时才放下,他怎么都没想到严家会打电话给他,也想不到那个向来滴酒不沾的右乐乐竟然会跑去喝酒,他的心十分难受。

就在他坐上床沿看着她时,他知道自己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么沉默、那么不在乎,他怎么都放不开她。

“乐乐?”见她似乎不舒服,他轻轻地摇了摇她。

“成威是坏蛋,我再也不理你了。”她的眼中蓄满泪水。

听着她的低喃,左成威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为什么不理我了呢?”

“你都不爱我。”她说得好不委屈。

“我哪里不理妳了?”左成威柔声地问

“我不要跟你好了。”

“乐乐,妳为什么要去喝酒?”一个女生单独跟一个男生出去喝酒是一件多危险的事,难道她不晓得吗?

“我要跟严家信在一起,他比你好,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妳说什么?”他原本带笑的脸因为她突来的话而垮了下来。

“我要和你分手。”她睁开眼,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像是左成威,可是又不像,因为她看不清楚。

左成威不悦地看着她,他生气地想要摇醒她。

“你不要碰我啦!”他都不要她了,还捉她干什么?

“我有权利的不是吗?”

“你没有权利。”

“没有吗?”左成威冷笑了下。

“啊!”

她怎么都没有料想到左成威会打人,而且打得这么重。

“你怎么可以打我?”

在左成威的房间里,只听到右乐乐传来的哀泣声,那教人忍不住猜想,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妳下次还敢不敢乱说话?”

“我才不要听你的。”右乐乐嘴硬地说。

“还不听?”左成威因为她的话,大掌再次落下,直往她的小屁屁打去,那力道不算太重,可肯定是会疼的。

右乐乐被强压趴在他膝上,她一再反抗挣扎都没有效,就是逃不开他的掌控,而且还被他更用力地抓着。

拼命挣扎的她让左成威更生气。

“我又没有做错。”

她的**好痛,好象要裂开了,那都是因为左成威,她生气又难过地以双手拍打他的腿,想要他放开自己。

“没有做错?那为什么跟别人出去喝酒?”

“那是因为他喜欢仁。”

“妳还敢乱说?”左成威又重重的打了一下。

右乐乐这时双眼都红了,因为她真的觉得好痛。

“好痛!”右乐乐开始哭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般落下,“放开我,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再也不要了。”因为难过,所以她泣诉着。

“妳说什么?”

左成威因为她的话而停下动作,并且将她给拉坐在自己的腿上,那紧皱的眉头止显示他此刻的不悦。

“我不要跟你好了啦!”

她觉得自己好委屈,他怎么可以这样?又不是全都是她的错,要不是他连招呼郡不跟她打,她才不会跑去喝酒。

“看着我!”

“不要!”她的火气也跟着上来了,而且她的小**此时还痛得很,她怎么都不想要原谅他。

“乐乐!”

“你怎么可以打我?”因为他的大吼,右乐乐委屈地拾起小脸,本来有些昏眩的头此时都好了,她生气又难过地直瞪着他,那美目里蓄满泪水,也带着怒意。

左成威看着她泪眼汪汪的样子,他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太凶了,他不舍地将她搂在怀中,想要哄哄她。

“乐乐?”

“人家很痛,你为什么要打我?”为什么要打她,他怎么可以这样?早知道她就不来了,回家不是更好。

“因为妳没有顾虑到我的感受。”

“我有。”

“有吗?”

左成威直盯着她,抬手温柔地轻拍她的背,想要安慰她,并且低头吻去她的泪水。

“我跟他只是朋友,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

“晚上还单独出去?”左成威皱起眉头。

“为什么不可以?”右乐乐不解地问。

“乐乐,很多事情不是这么单纯的。”

右乐乐看着左成威,她一脸茫然,此时她发现,她与左成威之间的距离似乎在拉大,他的语气像是个十足的大人,而她就好像小阿子,什么都不懂似的,这样的对比让她不想再多说,她觉得自己似乎不再真正的了解左成威,他的想法、他的世界与她有距离,而她怎么都不能拉近。

“就是这么单纯,那是你把事情复杂化了。”

“乐乐。”左成威看着她那执着的表情,疼惜的将她搂得更紧。

见右乐乐如此坚持,左成威无语,他将头抵在她的额头,刚才那生气的模样而今已不复见,在右乐乐还来不及反应时,他已经吻上她的唇,那轻柔的吻让右乐乐闭上了眼。

“妳在冷落我。”

“我没有。”是他冷落了她。

他的吻逐渐加重,在她想要转开头时,他以手扶住她的头,不让她移开。

“那就别再关心别人太多。”左成威一点都不希望她花太多心思在他以外的人身上,他的占有欲很强,喜欢她只在意他,没有其它人。

“成威?”他的手怎么会探入她的上衣内?她想要拉开他的手,却教他给制住。

“怎么了?”

“你的手。”

她试着想要逃开他,可是他却将她搂得更紧,这样的力道将她困住,他不让她有机会逃离他的怀抱。

“我的手怎么了?”

“不可以这样碰我啦!”她着急的想要挣开,虽然不是第一次和他如此亲密地接触,但是她就是不能习惯,而且还有点受到惊吓。

“为什么不可以?”他故意将自己的重量倚向她。

那重量让她吃不消地抗议,“你好重,别这样啦。”

“别怎么样?”左成威坏坏地将她的人给压向床。

他的重量让她受不了直想要移开,对她娇小的身子而言,左成威真的是太重了。

“你好重!”她觉得自己又被他欺负了,而且这一次他是故意的。

“妳会习惯的。”

“不要!”他真的好重,几乎是她体重一倍的重量就这么压着她,她受不了地直拍打他的肩,想要他离开。

可左成威哪里愿意,他一点都不想要离开她的身子,那样柔软、独有的香气教他很着迷。

“成威!”

他的手开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四处探索,那样的举动让右乐乐忘记他打过她,她只想要他快点住手,因为她不想被他这么压着身子,上次的经验告诉她,他不会只是这么简单地吻她、碰她,他要的似乎更多。

“别开口。”

“为什么?”

左成威没有响应,低头吻住她的颈项,满意地瞧见那里的深红,而后更是舔吻她白玉般的耳垂,逗弄那里的敏感。

“不要!”右乐乐惧怕他突来的亲密索求,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她的脑子总是没办法思考,脑中一片空白,红肿的唇瓣吐出媚人的呻吟。

“为什么不要?”

左成威制住她的小手,唇直往下探,直到她柔细的肩头。

她的衣服被他褪下,左成威强势地不顾她的意愿。

“成威,你不要这样。”

她发现自己又再次的难以正常呼吸,身子不由自主地轻颤着,但是左成威却不打算停止他的索求。

他过重的身体使右乐乐无法动弹,他的吻很轻柔,让她感受到他的爱意,大手更是在她身上来回地轻探,要她熟悉他的碰触。

“我想爱妳。”

左成威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右乐乐羞赧地看了他一眼,并且咬住下唇不出声,她以沉默表示拒绝,可是左成威却不打算让她离去。

左成威直视她好久,两人肌肤相亲,他的手掌感受着她滑嫩雪白的肌肤,并随即连同自己的衣服一并脱下。

右乐乐挣扎着,她一点都不想要有这么亲密的接触,这是不对的,可是她敌不过他的坚持……

“妳好美。”左成威沙哑地轻喃。

他看不腻她的人,就连在中也总是思念着她,而今她就在这里。

右乐乐身上的衣服被他全部脱下,当她羞涩的想要伸手遮向胸前时,左成威发出低沉的笑声。

“你笑我?”她瞪了他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笑。

“妳怕我吗?”尽避他是真的想要她的人、尽避她赤身**的在自己面前,他也不愿意强逼她,若是她不愿意,那么最后的结果他可以料想得到,两人肯定会有一场包大的争吵。

看着她羞涩的模样,左成威不自觉的深呼吸,因为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那股欲望。

右乐乐快速的点头,她当然怕,而且还怕得很,她一点都没想过两人在一起需要这么亲近,她一直以为偶尔的亲吻、互相拥抱就已经足够了,但是左成威一点都不满足于这样的亲密,他要的永远比她还多,她有些不能招架。

“怕……”她觉得很委屈,伸手直拍打他的肩膀,想要他移开身子,“我们不可以……”还没有结婚,这种事是不可以的,怎么都不可以,她怕被骂。

她平日虽然开放,但是在这方面非常保守,男女亲密接触只有等到结婚后才可以,现在的她还是个学生,尽避再不久就要毕业了,可是她还是不能,她真的怕。

“不可以什么?”

左成威自己也没有想到最后竟会演变成现在这样,但他一点都不想要停止,因为他对她的情意很深、感情很浓,他想要完全拥有她,如果可以,他今天就想要她了。

“不要啦,我真的不要!”

在她慌乱的蠕动身子时,这才发现左成威不知何时已将衣物脱下,两人早已赤luo地紧密贴合,亲昵的模样使她羞红了脸。

“不要什么?乐乐。”

见她一再推拒他,眼眶又再次泛红,他不舍又心疼地吻上她的唇。

“我要回家了。”她真的想要回家了,而且是马上回家,她怕自己再不回家,后果恐怕会不可收拾。

“如果我不让妳走呢?”

“为什么?”她为什么不可以回家?都已经好晚了,她该回家,否则会被骂的。

“因为我不让妳走。”

“可是我要回家睡觉了。”

“在这里睡。”他想要搂着她入睡。

“不要,我要回家。”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在这里过夜,因为今晚的左成威很不一样,他的情绪不稳定,似乎是想要吃了她般地教她感到不安。

“乐乐。”

“你都欺负我。”她知道此时若是她不撒娇或是耍赖,肯定会出问题,她不是三岁小朋友,不会不知道左成威要的是什么,可是她还没有准备好,她不想让自己后悔,所以她只能这么要脾气。

左成威沉稳又强势的态度因为她突来的抱怨而乱了,“怎么了?”

他不觉得自己有欺负她,他疼她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欺负她?

“你有。”他现在的行为就是在欺负她。

“我哪里有?”

“你明明就有。”

左成威知道她又在耍脾气,为的是离开他,这点小把戏他全看在眼里,一直以来,他就是这么纵容她,尽避有时自己真的很难受,但因为爱她,所以他要自己别乱来,只是这一次他一点都不想要停止,他想要更多,那份想完全拥有她的冲动要他不能停止。

“没错,我是在欺负妳。”

左成威没有反驳,因为那是事实,他此时正压在她身上,那重量几乎让她不能喘气,而她则是委屈地瞅着他,这样的情景怎么看都像是欺负没错,不过他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在他心中,他早已认定她是属于他的,而且他也打算在大学毕业、正式接管家中教育事业后,与她结婚,因为这样的认知,所以他一点都不会因为想要占有她而感到有罪恶感,他要的不只是她美丽的身子,他更要将她留在身边一辈子。

“啊?”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这样的他教她有些讶异,也有些吃惊,为此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在欺负妳,妳打算怎么办呢?”左成威故意在她胸前印上个吻。

“我……”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完全没有经验的她不知所措,更没有反应能力,因为一直以来,左成威总是会在适当的时间停止,他不会吓着她,也不会让她感到不安,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那么做。

“怎么不说话了?”

她一直都是能言善道的,一直都很清楚地将自己的想法及感受表达出来,为什么这一次她反而沉默了,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对于她这样的窘状,左成威淡笑在心里,他还想要继续挑逗她。

右乐乐急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开始害怕了,害怕一件她一直都不想要发生的事会发生,尽避之前左成威曾经要求过她几次,可她一直都没有好好想过自己是不是要与他发生关系,因为她知道那样的结果代表什么,她怕自己会受不了那样的伤害。

“你……”

“我怎么样?”左成威恶意地问。

“你的手……”

“我的手怎么了?”

“不要碰我啦!”

“为什么不要碰妳?”

“因为不可以。”他们还没有结婚,这种事当然不可以。

“那如果我要呢?”

“呃?”

她愣住了,因为左成威的表情及语气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告诉我,若是我要呢?”他态度强硬,一副不肯退让的样于。

“你不可以!J

“乐乐,我要妳。”

“成威……”

虽然眼前的人是左成威,但她还是无法放纵自己,短暂的欢愉只怕会带来更多的痛苦。况且爸妈要是知道她与左成威这么亲密,肯定要骂人,她连想都不敢想象他们会有的反应。

左成威发现她又试着开始想要逃开他的箝制,她紧绷的身子也显示出她的恐惧,他停止探索,抬头与她平视。

左成威深情地凝视着她,“我不想让妳走。”

体内一把火烧得他欲望难忍,恨不得能马上得到她的人。

“不行。”她知道若是自己再不喊剎车,一切都会来不及了。

“为什么不可以,妳还不相信我吗?”

他不安分的手扰乱她的思绪,也打断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明明知道,我们还不可以……”

他贪婪地吸吮她口中的芬芳,也阻止她出声拒绝。

瞧她急得眼泪都快要滑下,左成威还是没有退让,低头吻住的唇再次停在她颈间,为那里再增添一抹红印,那是属于他的印记。

“乖,没事的。”

随着他的动作及唇舌的探索,右乐乐陷入一阵迷乱的空白之中,无法言喻的异样感受教她咬上他的肩头。

当她以为一切都结束时,突来的剧痛教她失声哭了,双手拼命地捶打他的肩膀。

“成威,好痛……”

因为这是她的第一次,痛楚是难免的,她忍不住挣扎,想要摆脱那种疼痛的感觉,左成威索性迅速地封住她的唇,一个使力,快速地挺进她的体内。

右乐乐所有的哭喊都被他吞于喉间,双手更是教他定于两侧,怎么都无法躲开他的占有。

左成威等着她适应、等着她不适的疼痛结束,他强忍着不动。

当他确定身下的她安静了,不再有先前的挣扎时,才离开她的唇,他爱怜地看着她被泪水给浸湿的脸颊,还有被他吻得红肿的唇瓣。

“成威,不要了……”右乐乐想要他结束。

“不,还没有结束,乖,放轻松。”

右乐乐教他压住的身子完全承受着他的重量,两人之间的亲密已是无法言语。

直到她逐渐适应这样的亲密接触后,左成威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开始疯狂地律动。

随着他逐次加重的力道,右乐乐只能娇喘地呻吟着,无助地随他起伏,一同攀向欢愉的高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