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独处一室,倦累及烦躁的左尚轩不耐烦地脱下西装外套,随手爬过垂于脸庞的头发,阳刚且棱角分明的脸上早没了年少时的轻狂,此时的他是个成熟世故,冷漠无情的男人。高挺俊帅的外在使他获得女人过多的青睐,游戏人间的他从不知情为何物,任狂妄的心一再游荡直到遇上冉蝶依;曾经,他以为自己找到了停泊的港口,谁知那竟是个不能言喻的伤痛。

为了遗忘那段过去,他更加无节制地利用他的优势,玩弄女人付出的真心,直到他的伤痛得到平复为止。但经过了这么多年,心中的伤口还是不能复元,依旧在夜阑人静时隐隐发疼,所以他反击了,想将当年的痛全加诸在冉蝶依身上。

从酒橱里拿了罐洋酒及高脚杯,他大咧咧地坐上黑皮椅,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双脚随意地抬至桌上交叠。缓缓地喝着杯中的酒,脑子里也不住地思忖着。

其实他该送走那小女孩的,这么一来更可以伤害冉蝶依。

可是他竟然没有,竟然答应让那小女孩留下来,只为了冉蝶依眼中的哀求,还有那小女孩发颤的小小身影,让冷酷的他狠不下心,这个结果使他挫败得想揍人。

今天再见到她时,他很清楚地明白,她又勾起他的兴趣了,比起以往所交往的女人,她竟是如此不同,不只是高贵的气质,她那优雅的模样都显得惹人怜惜。她身形娇小,站在他身边还不及他的肩头,使她更显纤细。而这样的她,早在五年前他已十分熟悉了。

想起婚礼上,当他搂住她的身子时,清楚地感觉到她的颤抖,直至他的手滑向蛮腰搂住,另一手抬高她的下颚吻住她的唇时,她小巧的嘴唇竟使得他意犹未尽地不愿离开。

这一想,使他又气愤地喝了口酒,似乎想借酒让自己遗忘那一个吻,还有那两片因口河邙显得更媚人的唇瓣。在他吻上时,她竟是紧咬齿关,使他无法完全享有她的甜

而那动作,让他有股错觉,仿佛在青涩的接吻之下,眼前的她是个不解人事的处女,谁知当他回到家,迎接他的却是完全相反的结果——她已有了个五岁的女儿!

“该死!”

左尚轩将腿移下桌面,又为自己斟满一杯酒。一会儿,想起今晚的戏幕,他不禁扬起嘴角,尽避在众人面前她可以强拒他的人,可一旦两人于房间独处,她不会再有机会拒绝他。因为他习惯掠夺,而当年的情爱早不复在,现在的他打算好好地伤害她,要她后悔当时的决定。

打从父亲过世,他即接手家中的事业——高级酒店。一般人或许不能明白这家酒店的不凡,却都以能进人酒店享受服务而倍感荣幸。

因为这酒店一律采用会员制,一般寻常酒客想进人店里,那根本是难上加难,就算他有庞大的钱财、做人的事业,但没有得到酒店认同,想加人会员还是个大问题。

酒店的常客几乎尽是台湾有名的政治人物及大型企业公司的老板级人物,他们以能进入酒店而感到骄傲,成为会员更是他们向他人炫耀的美事。

而由于众多知名人士的光临,使得左尚轩亦握有酒客们的弱点,因此,他不单提供了声色服务,还教那些知名人士成为他背后强大的后盾。只要他随意放出一个消息,任哪个人都要身败名裂,也因此,他拥有外人所不知的权势。

苏家成便是个例子,为了保有冉家产业及他的名声,苏家成不得不答应左尚轩的条件,将冉蝶依下嫁给他,只为换取他手中握有的弱点。

想到自己的报复几乎要成功,他脸上不觉地展现冷酷的笑容。一口饮尽杯中酒,他起身直住房间走去。

冉蝶依并没有待在她和左尚轩的房间,在佣人的带领下,她先行安顿彤彤。

“彤彤,有没有不舒服?”刚才彤彤全身发颤不停地冒汗,教她十分担心。

彤彤摇摇头,小嘴嘟着。“妈妈,我们以后是不是要住在这里?”

由女儿的小脸上,她清楚地了解彤彤不喜欢这里,甚至还为陌生的地方感到害怕,但是她没得选择,只好安慰彤彤。

“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你不是不爱跟婆婆住在一起吗?现在我们可以不用再跟婆婆住了。”大娘对彤彤总是高声斥喝,完全没有长者疼爱晚辈的模样。

“可是这里也有一个婆婆。”彤彤指的是左母。

“没关系,只要彤彤乖,这个婆婆不会凶彤彤。”

不知是否接受她的说明,彤彤安静了,看着床上的彤彤,冉蝶依不舍地在她脸颊上分别印上轻吻,“彤彤,乖,赶快睡觉。”

“妈妈,那个叔叔是不是要当彤彤的爸爸?”在彤彤小小的心灵中,很是渴望有个疼她的父亲,可是这个愿望一直没能达成.

“彤彤乖,那个叔叔不是爸爸,彤彤的爸爸在天上。”老实说,连她都不晓得彤彤的父亲是谁,人又在哪里,每当彤彤问起时,她的回答总是如此。

“可是我想要一个会陪我玩的爸爸。”

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但冉蝶依却无法达成。

“好,妈妈答应彤彤,有一天一定会替彤彤找个爸爸好不好?”这句话只是个安抚,但听在有心人耳里又是另一种解释。

“真的哦!”她的话使彤彤雀耀不已。

“嗯。”

冉蝶依轻拍彤彤,好让她安心人睡。

而在左尚轩因找不到她的人,带着怒气前来时,她们的谈话当然也尽人他耳中。

突来的直觉使她转过身,为他的出现而倒抽一口气,帮彤彤盖上棉被后她连忙站起身。

“出来!”左尚轩先行步出房间。

转身又看了眼彤彤,冉蝶依没有拒绝地尾随他身后,同时很清楚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

随着左尚轩进人他们的房间,里头宽大的空间及暗沉的色系,更令她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冉蝶依立于房间的角落,床头边亮起的灯火,让她轻易地发现他的位置,而他则带着冷冽的神情直瞪向她。

“你还以为我会让你走?”想到她刚才的话,想到她说要为女儿再找另一个爸爸,他心中的怒气更是难以平复,额上的青筋亦抽动着。

“我不懂你的意思。”

败早以前,当她离开左尚轩时,她就明白若有机会再见,他的无情将是最可怕的利器,那会将她伤得体无完肤,所以她已有心理准备。

而此刻她清丽的睑上表情淡漠,这样的她使左尚轩感到陌生。

“不懂?”

左尚轩背靠向门边,双手环胸地打量着冉蝶依,她一身窈窕曲线吸引住他的目光。

“那为什么我在新婚夜就听到自己的老婆打算另找丈夫?”他冷硬地吐出这话,抿紧的薄唇显示出他的情绪。

“你偷听我们的谈话?”

“回答我的问题!”

冉蝶依轻咬下唇,小脸一凝。

“那是我的事。”反正对左尚轩而言,彤彤的

存在与否并不重要。

这样的反抗让左尚轩不怒而笑,那笑里闪着

冷意,看着更往角落缩的冉蝶依,他为她的恐惧而心生满意。

“你不会以为我要的只是有名无实的婚姻吧。”他的口气充满挑畔,蚀人的目光朝她射去。

“我没这么想过。”当初她会同意结婚,就有这个准备。

“那就过来。”左尚轩不满意她特意保持的距离,低沉地命令着。

停顿了几秒,她最后还是缓缓地朝他走去,直到两人之间仅剩不到三十公分的距离。她停住步伐,抬头直视他那张刚强冷硬的脸,到了今天,她才晓得他的模样还深深地烙在她心中。

冉蝶依告诉自己要勇敢,别被他慑人的眼神给吓住,“你真的愿意让彤彤住在这里?”她担心过了今天,他将会出尔反尔。

“你怕我反悔?”

没有人敢质疑他的话,一旦由他口中说出,就是个既定的事实,看来他的新婚妻子对他真是一点都不了解。

“我知道你娶我不过是为了报复,可是彤彤是无辜的。”

左尚轩闻言更是狂妄地笑着,“那就想办法让我同意。”他将拇指抚上她的红唇,意味着他的要求为何。

当他的拇指按在她的唇瓣时,教她反射性的想咬紧下唇,却因他的拇指而停顿,轻启的樱唇更使人想一亲芳泽。

“怎么不说话了?”他抬起她的下颚,与自己的视线交会。

“我已经跟你结婚了。”她也认命了,反正就当是欠他,早该还的。

“看来你已经明白结婚的目的了。”

尽避她已接受他成为丈夫的事实,但是在她心中多少还是希望他别让她心死。伤痛还有感觉,但心死的话,所剩的不过是个空壳。

“我希望你能忘记当年的事,别再提起。”起码让她保有那时他的爱恋及相思,别残忍地破坏殆尽。

“要我忘掉过去?你是在告诉我想重新开始吗?”他下颚的手劲加强,让她轻凝起眉。

这次改为冉蝶依摇头了,不再逃避的眸光射向他眼底,“不,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开始了,我等待的是你放我离开。”

如此一来,她对他就不再有所亏欠,一切也都能真的过去,想来她的心也该不再犯疼了。

思及此,她释怀的露出微笑。

立于她眼前的左尚轩没有开口,而是似笑非笑地凝视着她。

无论如何,在这一刻,他要完全占有那本是属于他的甜美及身子,要她从今天起只能记着他的给予。

今天婚礼时的那一吻,他还没吻够,此时他想要再品尝一次,证明自己并没有被她给迷惑。

冉蝶依还不及反应他那抹笑意是什么意思,一个强烈霸道的吻已侵上她的唇,熟稔地撬开她的贝齿,舌头恣意在她口中拨弄,令没有多少经验的她颤抖着唇迎合他,那吻充满着粗暴及掠夺,激烈地吻着她柔嫩的唇瓣,蹂躏地来回舔吮着。

她不能适应被人如此亲近地搂着,但想推开他的手教他给扯住,整个人更是无力地与他贴合,感受由他身上传来的热度及心跳声。

但不一会儿,他的吻离开了,往下移到细致的颈间吻着,她淡淡的柔沁香气刺激着他,一手在她身上不住地抚摸,并来到她胸部柔软处感受那里的丰满。

他如此热切的渴求让冉蝶依有些不知所措,他刚吻过的唇此时正带着刺痛,让她知道他并不温柔。

身上的礼服快速地往下滑落掉在地上,冉蝶依被夜里的冷给惊醒过来,她羞愧地想挣开他的怀里,却无法如愿。

“你想拒绝我?”她曲线柔美的身子教他眼神一黯。

今晚的他有全部的权利占有她的身子,那会教他心头的报复感稍稍得到满足。

“先让我洗澡……”当他的唇来到她胸前时她僵直身子咬紧下唇。生怕自己会开始求他停止。

霓娜曾告诉她,千万别在男人兴头上阻止他的乐趣,否则可能会得到反效果,而那反效果是什么,不用霓娜多说,”她心中已十分明白。

“洗澡?”

左尚轩的眼底早布满欲火,她女性柔软的娇躯呈现眼前,将他下半身的炙热骚动全给挑起。

“求求你……”她需要再多一点的时间,尽避已有心理准备,但面对如此高大又危险的他,她的心多少还带着惧意。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左尚轩不在意地瞥了一眼。

而后他各在冉蝶依两边的胸脯上咬出齿痕,疼得她蹙眉咬唇。看见红印明显地浮在她白皙滑嫩的肌肤上,他才满意地松开手。

“不准太久。”

当左尚轩一放开她,冉蝶依暗暗命令自己别慌,直到她走进浴室将门给关上,一颗心这才放松,身子虚软了下来。

在浴白里泡了近半个钟头后,冉蝶依穿了件浴袍走出浴室,床头的灯光使她马上注意到他也已冲过澡了。

带湿的发闪着亮光,毛巾披在他肩上,他正拿着手机沉声地与人交谈。

她原本不想打扰他,想再去看一看彤彤的情况,担心换了住处的彤彤会因不习惯而做恶,但在她走向房门时,身后的人出声了:

“过来!”

僵了几秒,她才回过身。

左尚轩手中还握着手机。

“我去看彤彤,马上就过来。”

他锁眉摇头,拒绝她的要求。“过来!”

“只要一下下就好了。”她再度要求。

但他那双利眼将她所有的勇气都给吞蚀了。

在没有办法又迫于无奈下,冉蝶依唯有听从他的话,乖乖地来到他面前,随即教他给拉上床,置于他分开的双腿间。

她发现左尚轩除了腰际围了条浴巾,根本就是身无寸缕,她羞得别开脸,无法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一秒钟。

这是她头一次与男人如此贴近,他魅惑的气息包围着她,厚实的胸膛在她眼前,而他敞开的双腿则是将她困住。

她扭动身子想要稍稍退开,却让他的手霸道又占有性地搂住完全贴在他身上,在他的眸光中,她知道刚才的事他不会停止。

接着他自顾自的开始讲电话,为了不惹他生气,她知道安静是最好的方法,她不安地数着自己的心跳声,要自己别太在意他的存在。

当她低头,紧张地交握双手置于胸前时,一只大掌突地将她浴袍的带子给解开,任浴袍直往下掉落。

“不要……”冉蝶依小声地抗议他的霸道,两只手则是拼命地拉回落下的浴袍。

只是她的力气再大也大不过左尚轩,他轻松又带着威胁的眼神使她的挣扎减弱,最后浴巾没了,她的上半身赤luo地呈现在他眼前。

她的双臂环住胸前,不让他炙热的目光继续投射在身上,殊不知她颤抖的身子更引起他的欲望。

左尚轩为眼前的美景而感到满意,手也开始展开行动地探索她的身子。

在他手指随意的撩拨下,她只能任由他一再地抚弄她的胸前及全身,像是在宣告这全是他所有的。

“卫风,还有没有事?”在讲电话的同时,他的手又继续往下探,在她下腹上轻画圈,最后沿至她的敏感处。

尽避与人讲电话,他的眼睛却是没离开过她身上,那样直视的目光让她无处可逃。

“唔……”她的双手无助地攀在他肩上,口中无法克制地逸出一声呻吟,以目光恳求他别再继续。

(大致上没问题了。)那头的人回答着。

“若是还有事,明天等我去酒店再谈,今晚别再打电话过来了。”今晚的他不想再有其他事干扰他享有冉蝶依的身子。

(没问题。)

放下手机,左尚轩像头恶狼火热饥渴地直扑向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