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新婚的第一天,左尚轩并没有待在家中,而是在一场倍爱后起身冲澡,然后丢下一句“不准单独出去!”后便穿好衣服离开房间,似乎与她同房令他无法忍受。

他一离开,顾不得身子的不适,冉蝶依奔进浴室利用水流冲走他的气息,眼泪就在这时滑落眼眶,静静地随着水流而下。

饼去这几年,已数不清有多少次,她常这么无声地落泪,但为了彤彤,她告诉自己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起码彤彤不会离开她身边。

但是在失去深爱的左尚轩后,她的心就一直没再好受过,难忍的相思总是不由自主地找上她,要她一次又一次地为他落泪。

当她冲完澡后,外头有人敲门。

她快速地穿上另一件衣服,因为原来那件衣服的扣子有几颗被左尚轩给扯落,无法再穿了。

敲门而人的是佣人。

“什么事?”不只是左尚轩母子,连左宅的佣人对她也带着敌意。

“你的电话。”那佣人指了指房里的电话,没等她多说地转头就走。

冉蝶依有些诧异,不晓得有谁会拨电话给她,特别是一大早。

她带着纳闷接起电话,“喂?”

(蝶依吗?我是霓娜。)

那头响起的声音使冉蝶依的心多少平静了些。

“霓娜,你怎么晓得这里的电话?”那一天她只说要与左尚轩结婚,电话她并没有留。

(当然是透过关系。)她在酒店上班,哪还有消息打听不到。(还好吗?)

霓娜的声音满是关心,使她的心多少温暖了些。

“还好。”起码没被他发现。

(他没发现?)

“应该没有。”因为他完全沉浸在欢愉中,哪会看出她的不适及生涩。

(那接下来呢?你真等他玩够了、报复够了,愿意离婚放你走吗?)霓娜的语气有着几许怒意,为左尚轩的行为替她感到不平。

当年冉蝶双的事哪能扯上蝶依,她根本是无辜的受害者,平白养了个女儿不说,还白白浪费大好青春,将追求者一个个往外推。

“随他吧,算是我欠他的。”反正都到了这地步,哪是她想走即可走成的。

(蝶依!)

霓娜气她这种认命的态度。

“没关系,我还能承受。”冉蝶依看了眼时钟,发觉已十点多了。“我不能跟你多说,彤彤吃药时间到了。”

币上电话后,她来到隔壁彤彤的房间,发觉彤彤还在睡中。这孩子近来的体力似乎每下愈况,而她却只能束手无策地眼睁睁任由她的病情恶化。

“彤彤,起床了哦。”她的手亲抚过彤彤柔嫩的脸蛋。

听见她的唤声,彤彤本是闭上的眼这时缓缓睁开。

“妈妈。”

“该起床吃药了。”

彤彤的药必须按时服用,这一点医生要她切记。

“今天可不可以不吃?”

“不行,医生叔叔不是说了,彤彤要吃药身体才会好。”

见彤彤还有些不愿,冉蝶依才轻笑着说:

“等吃完药,妈妈带你去外面玩好不好?”

自然的,彤彤喜出望外地将药给吃了,并且还自动地换上衣服。

但在母女俩打算外出时,走至客厅却教左母给唤住。

“站住!”

她那声音教冉蝶依想起大娘。

“你要去哪里?”

“我们只在这附近走一走,马上就回来。”左母的敌意明显的使人不寒而栗,敏感的彤彤小小的身子更是躲在她身后。

“自今天起,不准你踏出左家一步!”

“可是……”彤彤还需要按时回医院检查,冉蝶依并不愿接受左母的命令。

“谁知道像你这种女人会不会趁着出去又和别的男人搞七抢三的,坏了我们左家名声。”左母恶意地将莫须有的罪名往她身上冠,侮辱她的人格。

“我不会!”冉蝶依有些激动地轻喊。

“不会?那这没爹的孩子哪来的!”左母的声音更大了,并且要佣人将她们带回房间。

“冉小姐,请你回房。”佣人以娘家姓氏称呼冉蝶依,用意是在告诉她并不承认她这位女主人。

忍着泪水,冉蝶依只能沉默地上楼,她牵着彤彤的手不住地发抖,强压下的酸楚使她有股喘不过气的感觉。

当她与彤彤来到房门口时,佣人竟不让她进左尚轩的房间。“夫人交代少爷没回来时,请你待在隔壁房间。”

“我知道了。”原来她的地位是这么的卑微

“还有,你们的午餐我会准备好放在门口,夫人不想与你一同用餐。”

她不知该怎么回话,被伤痛的心正在淌着血。

在彤彤的房间待了多久,冉蝶依并不清楚,而除了中午彤彤喊饿时她将放在门口的餐盘端进,并一口一口地喂彤彤吃外,她自己并没有进食。

此时彤彤正乖乖地玩着娃娃,她则是安静地望着窗外,觉得左家就如牢房般地将她囚禁。

一步也不能离开?

天啊,她以为大娘已够她伤心了,没想到左母更教她难堪。

天黑了,一天也过去了,彤彤没有吵闹地继续玩着她的娃娃,似乎也明白她正处于哀伤的情绪中,所以安静地没吵她。

这一天,左尚轩直到半夜才回到家,当他上楼发现房门被反锁时,马上愤怒地重拍房门,而这一拍将左母也给吵醒了。

“怎么了?”

左母一上楼就发现儿子一脸火气,铁青着脸。

“她竟然将门给锁住。”那女人真是不要命了,敢这么与他作对!他的眼中燃着怒火。

他这么一说,左母才想到今早是她要佣人将房门给锁上,说是少爷没回来不准开,这下好了,儿子回来了,门却还上着锁,而那个被她关在隔壁房的女人还未现身。

“蝶依!开门!”

“尚轩,别喊了。”左母担心儿子一喊会将冉蝶依给喊出来,到时候她的好事就被人给破坏了。

可她才有这念头时,隔壁房门就开了,冉蝶依走了出来。

“你回来了。”

冉蝶依淡淡地说。她本是不打算出来的,但为了不让左尚轩的吼叫吵醒已入睡的彤彤,这才开门。

左尚轩眼中有着质疑,“你没在房里?”

她没在房里,而房门却教人给上锁?

“我一直在彤彤的房间。”不知为何,她就这么脱口说出,同时也接收到左母锐利的目光。

“那房门怎么会上锁?”

冉蝶依想说实话,可是她不能,起码她还想平静地待在左家,与左母作对没有好处。“是我不小心反锁的。”

左尚轩似乎还存疑问,但左母这时开口了:“既然是这样,我叫佣人拿钥匙开好了。”

她假装好人地打圆场,随即离开。

“你一整逃诩没出去?”左尚轩盯着她。

“没有。”她很乖、很安静地待在这个囚房,否则又能怎么样?

像是满意她的回答,左尚轩在佣人急忙开门后,立刻强拉她进房间。

一进房间,他先是将她压在门板上,狠狠地吻住那红唇,直到满意后才放开她的人。

“去帮我放洗澡水。”

今天在酒店连续碰了几件棘手的事,教他感到十分疲累,而冉蝶依的身影在他脑海里盘旋不去,更使他烦躁不已。

她没有拒绝,缓缓地走进浴室帮他放洗澡水,一会儿她转头时,只见左尚轩已脱下上衣立于她身后。

看见她带着惧意的神情,左尚轩更是故意地向她靠近。

“我先出去……”她弯低身子想要退至门边,却硬生生地被他给拉住手腕。

“陪我一起洗。”她那身雪白玉嫩的肌肤,他想了一整天。

她想要扯回手腕,只好抬头看他,“我已经洗好了。”她只希望他快快放她出去。

“那就再陪我洗一次。”他完全不理会她的拒绝。

当她努力想要逃出浴室时,左尚轩狠狠地将门用力关上,发出极大声响,让她吓得回过身面向高大且处于盛怒中的他。

“你是我的妻子不是吗?服侍我是你的责任。”

惧怕于他的狂妄与怒气,她扭动的手腕停住,任他紧紧地扣住,在那大掌的包覆中,还有昨晚留下的瘀红,看来一时间是不会消褪的。

冉蝶依眼中浮现一抹难解的伤痛,但左尚轩刻意不去面对。

他此时只要她温热柔软的身子给自己当补偿,好好地满足他的渴望,其余的一切他并不打算细想。

这段时间以来,冉蝶依早习惯左尚轩不在家的日子,但这日不知为何,他没去酒店,突来这么多时间与他相处使得冉蝶依有些措手不及。自嫁他后,连着一个多月来,她已经习惯一种固定模式的生活,早上醒来后往往不见他的人影,接下来就是一整日待在彤彤房间,直到他回来后,才又是她走出彤彤房间的时候。

但今天不同,左尚轩在家,所以她和彤彤被迫下楼用餐,自然的,她感受到左母对她们母女的敌意。安静地用完餐,她打算带彤彤上楼,却在这时被他喊住:

“你去哪里?”

左尚轩一身休闲打扮,看上去很是年轻,与平日不同,让她一时以为又回到过去了。

“我带彤彤回房间。”她的目光没与他的交集,匆匆收拾好自己的碗筷后便快步离开。

听到她的回话,左尚轩没再开口,任得她上楼。

“尚轩,你今天不去酒店了?”左母也感到奇怪。

“酒店有卫风,今天我打算休息。”左尚轩说完,也站起身走至客厅里翻看报纸、杂志。

左母无趣地打量自己的儿子,不明白从何时起他们之间变得如此生疏。自从他接手酒店生意后,母子俩交谈的时间就少,现在他娶老婆了,更是从早到晚待在酒店,两人一天难得见上一回,而她认为这些都是冉蝶依的错,所以对她这个媳妇更是难以接受地排斥。

待左母走后,左尚轩的目光飘至楼上,最后他下了一个决定。

上楼后在房间看不到她的人影,他直接地来到隔壁房间,”一进去刚好见到冉蝶依在喂彤彤吃药。

“彤彤乖,先把药吃了。”冉蝶依正坐在彤彤身旁,哄她吃药。

“妈妈……”彤彤摇头不肯吃药,却看见左尚轩正立于房门口。

彤彤这一叫,让冉蝶依回过身,本是柔和的表情倏地微变。“你有什么事吗?”看来他是立于门边有一会儿了。

“她为什么要吃药?”左尚轩与彤彤只见过几次面。

“只是感冒而已。”她不想老实说出彤彤的病情,因为那对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会有任何改变。

在她说完的同时,左尚轩已来到床边,并且一把抱过彤彤,“把药吃了,然后叔叔答应带你出去玩。”

依他的印象,似乎所有的小朋友都一样,只要哄一下就行了。所以见冉蝶依不知该如何的表情,他很自然地开口了,但就连他都为自己的话而吃惊。

“不……不用了。”冉蝶依伸手打算抱回彤彤,却教他拒绝。

“妈妈,真的吃完药就可以出去了吗?”彤彤的小脸上闪着光彩,兴奋地问着她。

“叔叔说可以就是可以,你先把药吃了。”左尚轩将冉蝶依手上的药给拿了过来,温柔地哄彤彤吃下。

而后他抱起彤彤,他那高大的身材使彤彤开心地笑了。

“哇,好高哦!”彤彤一双小手紧紧地搂住左尚轩的脖子,使他脸上的表情也跟着软化。

“要不要出去?”左尚轩笑问。彤彤任的目光使他满意,他也故意不去理会冉蝶依不赞同的神情。

“要!彤彤要!”彤彤转身看着母亲,“妈妈,可以吗?”

已有许久不见彤彤这般天真的笑颜,让她无法拒绝地点头了。

“嗯。”

冉蝶依不明白,左尚轩为何会有如此的闲情逸致带她们母女外出,在他心中不是十分痛恨彤彤的存在吗?但是由他的表现中,又能很清楚地看出他对彤彤的疼爱。

这一天,左尚轩除了开车外,几乎没放开过彤彤的身子,他们三人的模样看来就像是和乐的一家人,是她心中曾幻想过的情景,而现在真的实现了,她却感到不实际。

因为彤彤毕竟不是左尚轩的孩子,说不定今天他是一时的心血来潮,改天又是冷漠得难以接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