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连着几天,冉蝶依寸步不离地在彤彤床边守着,不在意左尚轩的任何话,她只要彤彤平安就好。

只是彤彤的小生命在病痛的折磨下,最后在手术过后还是宣告不治,就这么离开人间,就像当年她来到人世那般地仓促,而冉蝶依则完全无法承受这个事实,整日以泪洗面。

“把彤彤还给我、还给我……”彤彤走后一个礼拜,冉蝶依无法忘怀地痛哭,她真的好想念彤彤小小的身影!

看着她纤细的肩膀不住地颤抖,左尚轩不舍地轻哄着:“蝶依,别再哭了。”她哭了这么多天,他实在很担心她的身子承受不了。

“尚轩,我不要彤彤离开我,我不……”她张着泪眼望着他,那楚楚动人的脸颊挂着两行泪,刺痛他的心。

“蝶依……”

“蝶双会怪我的,怪我没能好好保护彤彤!”她哭喊着说出藏于心中长达五年之久的秘密。

左尚轩当然知道冉蝶双是谁,她是蝶依的妹妹,但他不明白为何彤彤的离开与冉蝶双有关。

“蝶双为什么会怪你?”带着疑惑,他轻抬起她梨花带泪的小脸,拭去上头的泪痕,要她回答自己的问题。

倏地,像逃避猛兽般,冉蝶依推开他的怀抱躺回床上,落泪不语地盯着角落,她这样突来的转变使左尚轩有些不明所以。

“蝶依?”是不是有什么事他被蒙在鼓里?

“我想要休息了……”她轻吐出这几个字。

这样的她让他感到更遥远,仿佛几乎触不到她,而这与刚刚激动不已的她完全相反。

“先回答我的问题!”不打算罢休的左尚轩继续追问,心底有个不甚明确的念头浮现,而他打算听她亲口说出。

“你走开!”

“蝶依!”

“没有,什么都没有……”她泪眼看向左尚轩,那熟悉的眼神教他的态度转柔。

左尚轩心知再问也得不到答案,索性抚着她的发,这些日子够她受了,心疼的他不愿再逼迫她。

“是不是累了?”替她将棉被盖好后,左尚轩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双眸紧闭的脸颊。

但冉蝶依不愿再开口,他也只能由着她,就这么地坐在床边陪她。

他看得出伤痛在她心中逐渐扩大,但他却走不进她的心,安慰她的心灵。

闭上眼的冉蝶依知道这一切不能怪谁,医生曾告诉过她,彤彤能活五岁已是个奇迹了,依彤彤脆弱的心脏,根本无法支持太久,而今离开也好,起码不会再有病痛了。

只是,在拥有彤彤五年后,一时间失去了,这教她情何以堪,此时的她真是孤单一人了……

冉蝶依消失了!

在左尚轩一个不注意下,她犹如空气般地消失了。他去冉家找她,但她并没回去。

第二次失去她的痛苦使左尚轩几乎要发狂,最后看不下去的卫风这才提醒他可以从她的朋友打探。

左尚轩这才回复些许理智,据他所知,冉蝶依唯一的好朋友是霓娜,所以他马上来到霓娜上班的酒店。

“左先生,你是不是问错人了,竟然跑来问我蝶依人在哪里。”霓娜不耐烦地拨了下秀发,为左尚轩找上门的行径感到意外,要不是她现在在上班,否则早掉头走人了。

但她心中也开始担心了,不知蝶依此时身在何处,若是以前她很肯定蝶依绝对会来找她帮忙,但这一次她却没有,或许是怕左尚轩找到吧。

“我相依你们的交情,你不会不知道。”

“我就是不知道!”

听了霓娜的回答,左尚轩几乎要发火,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因为有件事一直困扰着他的心,或许她能给他答案。

“彤彤的母亲是谁?”那一天蝶依的话在他脑中不断盘旋,他不明白为何她妹妹会责怪她没好好照顾好彤彤,想了许久,这个疑问让他猜测到是否会有另一个真相

“当然是蝶依!”这是当初她答应蝶依的承诺,她不会说出彤彤的身世。

“不是蝶双?”

听了他的猜测,霓娜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但只是一瞬间,马上又回复。

“是谁的孩子对你而言似乎不重要,重要的是蝶依是彤彤的母亲。”

可惜她微变的表情还是没有逃过左尚轩的目光,他点了烟,企图缓和情绪地抽起烟来。“可惜你的神情告诉我事实并非如此。”

“这只是你的猜测!”

就算眼前的男人是左尚轩,一个不容人得罪的男人,但那与她无关,尤其是他如此恶劣地对待蝶依,教她心中更是不平。

“彤彤死了,我想你还不晓得吧?”吐出一口浓烟、他又想起冉蝶依的封闭及沉默,那样的她让人猜不透。

“什么?”霓娜惊地苍白了脸,无法相信地摇摇头“你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这怎么可能!

“这是事实,手术后没几天她的心跳就停止了。”同时也将再蝶依带离他的身边。

“你在开玩笑!”

虽然这么说,但是霓娜很明白,左尚轩没必要开这种玩笑。

“现在你只要告诉我,彤彤究竟是谁的孩子就好。”

像是力气被人抽光,霓娜跌坐在他对面,也点起烟猛抽,像是烟能给她力气般。

“知道又如何?”事情都已经过了五年,蝶依也为此受了五年的苦,此刻说出来也没有意义。

“我要知道那年她为什么坚持要离开我,拒绝我的求婚。”五年前的记忆还深锁在他脑海里。

“然后呢?找到她后继续伤害她吗?”失去彤彤的蝶依已是一无所有,再承受左尚轩的伤害,她怕蝶依会有轻生的意念。

“不,我要重新开始。”

这些日子他想清楚了,他明明还爱着她,对她的思念没有一天停止过,好不容易得到她的人,他不想再失去了。

“这是你的真心话?”

霓娜看着左尚轩一脸坚定的表情,他刚毅的脸上在谈起蝶依时总不自觉地浮现柔情,她想那正是蝶依此时最需要的。她一直都需要男人的保护,五年的独自生活已让她受尽苦楚,该是左尚轩给她一个安逸的肩膀让她无忧依靠的时候了。

“我爱她,从没间断。”只是爱得愈深,他给的伤害也愈大。面对当年她的背叛,他只想回击那份伤痛,但最后他才发现,心爱的人痛苦他也并不好过。

霓娜微微一笑,因为左尚轩的真心,所以她打算说出实情。

“彤彤不是蝶依的孩子,是她妹妹的……”

霓娜将实情娓娓道来,她说了近十分钟,把彤彤的出生到她妹妹因产性命垂危将孩子交付给她,跟她为何要拒绝左尚轩求婚的所有真相都说了出来。

这像颗炸弹的答案,令左尚轩久久不能自己地陷入深思中。

“为什么她不直接告诉我实情?”逃避他并非最好的解决之道。

“不,蝶依不会。”她太了解蝶依了。

“所以她离开我,独自扶养彤彤长大?”

为了一个小生命,冉蝶依走出他的生命?而现在那小生命离开了,她是否再度逃得远远的?这一次,他还能幸运地寻得她吗?

“那时的她只想着妹妹的托付,早无心她与你之间的感情,更何况有哪个男人能有胸襟地爱护他人的孩子。”

“该死的,我会!”因为爱她,所以他会,但她为何不给他一次机会。

“可惜太迟了,彤彤还是走了,你与蝶依之间的事只有你们自己能解决。”而她真的不晓得蝶依人在哪里。

“谢谢你,霓娜。”

左尚轩离去后,留下满室的烟味与淡淡的哀愁,霓娜衷心期盼这一次老天爷真能眷顾蝶依,让她重新拥有左尚轩,毕竟她也感觉到,蝶依对左尚轩的爱亦从未停止,只不过她狠心不去承认罢了。

老天爷要是注定要她离开左尚轩,那么就算他再怎么防范,最终还是无能为力吧!

冉蝶依知道左尚轩必然会找霓娜询问她的下

落,所以她刻意躲开近一个礼拜后,才来到霓娜

的住处。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也认为只有霓娜才能帮

助她度过这次难关。

悄悄地来到霓娜的住处,冉蝶依只期盼这个

时候霓娜在家。

按了门铃后,立刻有回应:

“谁啊?”

“霓娜,是我。”

“蝶依?”

门里的霓娜快速地拉开门,“你去哪里了?”左尚轩都快将台湾给翻过来了,她竟这个时候才出现。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霓娜二话不说地拉她进屋子。

“霓娜……我……”一进门冉蝶依急着将来意说明。

“先坐一下,你看看你,全身冷冰冰的。”霓娜要她坐在椅子上后,转身倒了杯热茶过来。

“喝杯热茶。”

接过热茶,轻酌了几口,冉蝶依不争气的泪水就滑落了。

“蝶依,发生什么事了?”霓娜与冉蝶依认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她哭。

冉蝶依将脸埋在手心。

“怎么了?”霓娜着急地在冉蝶依身边坐下。

“彤彤走了……”

霓娜也难过地红了眼眶,搂住她安慰道:“别难过了,彤彤不喜欢你哭。”那份难过早在左尚轩来时就已汜滥过,而今见到蝶依,她心中更是不舍。

“可是……”她舍不得啊!

“彤彤有你当她的母亲已经很幸福了,你不可以太自责。”

但冉蝶依的泪水仿佛决堤般流个不停。

而霓娜则让她尽情地哭,没再多说什么。

饼了半个钟头、确定她已平静许多,霓娜才开口问她:“你要这么离开左尚轩?”其实刻意的避开已说明蝶依这次的决定,左尚轩注定是要失去她了。

冉蝶依点头。

“为什么?你不是还爱他着吗?”

“爱太累人了,我不想再去爱。”付出愈多,受的伤害就会愈大。

“他在找你,找得都快要抓狂了,你难道不晓得吗?”

“随他吧,找不到他就会放弃了。”

看着冉蝶依坚定的表情,霓娜明白再多说也无用。

“霓娜,有件事我想麻烦你。”这是她今天来的重点。

“好啊,你说。”

轻抚着肚子,冉蝶依开口:“我能不能先来你这里暂住一阵子?”

至目前为止,她已经想不出还有谁可以帮她,就连冉家她也不敢再踏入一步,因为那里也充满了痛苦的回忆。

“不怕他找来?”好不容易得到的人,左尚轩会这么快放弃?

冉蝶依摇头,脸上浮出苦笑,“只要你不说,他就不会来。”

霓娜点点头,她当然会帮好朋友。

“我怀孕了。”冉蝶依突然道。她终于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孩子,但这个孩子却使她乱了方寸。

‘蝶依,他还不知道吧?”天啊,若是左尚轩晓得蝶依是带着他的孩子逃开他身边,那后果不是常人可以想像的。

“就当他不要这孩子。”

“你的意思是不打算让他知道这件事?说你肚子里已经有个属于他的孩子?”

霓娜不赞同地摇头,起码她以为左尚轩有这个权利知道,更何况在他心中蝶依应该占有很大的分量。

“我不能让他抢走孩子。”既然她没办法再享有他的爱,那么就给她一个他的孩子吧,让她对左尚轩的相思可以寄托。

“蝶依!”

“没关系,若是你不答应,我会再想办法。”

“我没有说不答应!”

只是她认为这个方法行不通,说不定到最后会闹得更严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