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冉蝶依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踏进左家,但没想到一年后她还是被左尚轩给押回来,只是已不见左母的踪影。

看着他怒火腾腾、像要吃了她似的模样,她防卫性地与他保持距离。昨晚的激情仍让她战栗不已,更对自己的投人感到十分的羞愧。

“你为什么带我回来?”

“你是我的妻子,跟我回家有错吗?”

他的话使冉蝶依一惊,明明她已签了离婚协议书,还寄给他。

“你没签字?”

“你希望我签字?”

惫记得收到她签字的离婚协议书时,他发狠地将它给撕个粉碎,并喝上三天三夜的酒,任自己醉得不省人事。

这时反倒是冉蝶依不语了,纠缠的情愁早让她身心俱疲地想放手,更何况她还有个没说出口的秘密,若是教左尚轩发觉,那么他的狂怒不会只是如此而已。

“怎么不说话?”

“我跟你之间已经没话好说了。”

“谁跟你说没有?”他来到她面前,俯身看着她,“我要你回来。”

冉蝶依只是扯出个淡笑,缓缓地摇头。

“不准摇头!”左尚轩直直地凝视着她,他再也不会让她逃开了,绝不会!

一整晚等不到冉蝶依回家,翌日一早霓娜就打听到一则惊人的消息,并且抱着孩子来到左尚轩的酒店门口。

“我找左尚轩!”

那侍者打量着她,并且多看了眼她手中的孩子,“请问你找老板有什么事?”侍者心中猜想这女人该不会是抱着小阿要来认父的吧,特别是那孩子跟老板还真有些相像。

“你去告诉他,若想要回他的儿子,最好是马上来见我。”

霓娜的话让侍者微愣,他来回打量了她几秒,立刻要另一人进酒店报告。

霓娜其实也不想说出真相,但是现在蝶依人在左尚轩手中,可想而知那个高傲的男人在掳得两次逃离他的女人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就不禁为蝶依担心。

看了眼怀里的孩子,她脸上不觉露出温柔的笑意,这孩子本就是左尚轩的,就算蝶依瞒得了一时,也瞒不了一世。

不一会儿,一位面容和善的男人出来了。

“左尚轩人呢?”霓娜问。

卫风盯着她还有她手中的孩子,脸上还是一贯的笑意,“这位小姐,这里是酒店门口,你带着孩子在门外认父,看来似乎不太合宜。”由于对方是个人,所以卫风很有绅士风度地说道。

霓娜看着他依旧保持笑容的俊容,不甚客气地将手中的孩子放到他手中。

“告诉左尚轩,这个孩子的母亲姓冉。”

没等卫风反应过来,霓娜就悻悻然地离去,留下一脸惊愕的卫风及侍者。

卫风怔了一会儿,想着美人临走前的话,母亲姓冉……冉蝶依!

天啊!这个天大的消息,他倒想看看左尚轩怎么处理……

卫风马上开车来到左家,拿了钥匙自己开启大门。

“尚轩!”

鞍了左尚轩的名字后,卫风就安心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微笑地逗弄着孩子。

随便哪个人,只要是见过左尚轩的,再看到这孩子,相没人敢反驳孩子不是左尚轩的。

看来冉蝶依这次的隐瞒定会让左尚轩气得冒烟。

“你怎么来了?”一会儿,左尚轩下楼来,带着怒火盯着卫风。将冉蝶依给他的气全发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卫风从容地将孩子转向他,“如何?几乎是和你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吧?”

“你不去酒店又带着孩子来我家,是不是嫌我给的工作太轻松了?”

左尚轩因为烦躁所以没多看孩子一眼,他爬过头发打算上楼,继续与那顽固的女人抗战,为她执意离去的话恼得想杀人。

“唉!怎么会轻松呢?我可是好心带孩子来找妈妈的。”卫风故意叹道。

“你说什么?我这里哪有……”左尚轩一惊,仔细地瞧着那孩子,同时真发现孩子与他的相似。

一时间,他指着孩子,“他是蝶依的孩子?”那有没有可能……有没有……

他将孩子给抢抱过来,“我看她要怎么跟我解释!”说完他便直接往楼上飞奔。

“把孩子还给我!”

冉蝶依一看到左尚轩抱着孩子进房间,先是一愕,然后就快速地冲至他面前想要抢回儿子。

“你竟敢瞒着我生下孩子!?”因为过于愤怒,左尚轩大声地朝她吼道,同时也吓到小阿了。

没几秒小阿马上在他怀里放声大哭,也让他的怒火消逝无踪。

“你吓到他了!”难得冉蝶依会这般斥责他的行为,向来她都是由得他发脾气的。

看着孩子哭皱的小脸,没办法的左尚轩只好将孩子交回她手中。

“乖,妈妈抱,不哭了哦。”她拍着他轻声细语地哄着,过几分钟才让孩子的哭声停歇。

但是冒火的左尚轩可没这么好说话了,她与他的婚约还在,法律上她是他的妻子,而她所生的孩子自然也是他的。

“为什么不告诉我,起码我是他爸爸。”他的语气中有股受挫感,为她遇上问题时总是逃离他而不悦。

冉蝶依坐在床上,调整好儿子的衣服,“你现在还是啊,他本来就是你的儿子。”离婚协议书他都没签字,她并不打算否认孩子不是他亲生的,那对她也没好处。

因为她的话,左尚轩本来黯然的表情有了喜色,他来到她身边坐下,大手温柔地摸着孩子,“答应我,别再离开了,好吗?”

冉蝶依低头,沉默了好久后才开口:“给我一点时间,我现在无法回答你。”

左尚轩本想将她拥进怀里将她吻个够,让她再也说不出话来拒绝他,可是他没有,他像是初识她时那般温柔地抬起她的脸,笑了。

“好,我给你时间,但你必须住在这里。”

他打算重新让冉蝶依再次深爱上他,永远不再离开他身边,上次的经验已告诉他,强求的东西留不久,所以这次他不急,更何况他有把握她的答案会是肯定的,由她愿意为自己生下孩子他就明白了。

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左尚轩不一样了,他不再老板着臭脸训人,俊逸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这样的改变大大的使人感到疑惑,只有卫风才明白为何左尚轩会有如此之大的改变。

由于冉蝶依回到左尚轩身边,自然的,他所有的时间都花在陪伴老婆身上,酒店过多的工作也都转而让卫风扛起,让他惯有的笑容消逝。

“尚轩,你确定你现在就要回家?”

酒店下午开张,但今天左尚轩不到五点就以家庭为由准备离开,若是只有几次也就算了,可自从冉蝶依回来后,他根本是天天如此,再这样下去,卫风相信自己会因过劳而死。

“还有其他事吗?”左尚轩已走向门口,与照面的员工点头微笑。

“当然有了,你知道现在才几点吗?”卫风指向酒店大门口前的时钟。

“快五点了。”儿子大概睡醒了,而蝶依已动手煮晚餐,等他回家后就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所以他没停步地继续往前走。

“而你三点才来,现在走不觉得太早了?”卫风适时地提出抱怨,他的语气还算好,毕竟左尚轩才是老板。

“那又如何?”现在在他心中,没有任何人事物比得过蝶依及儿子。

“有些老主顾希望能跟你碰个面,所以你今大是不是可以别太早走?”

“不行!”不容卫风多说,左尚轩马上拒绝。

“为什么?”他该不会是又担心冉蝶依会逃走吧?

“我已经答应蝶依五点就回去,那些老主顾你招呼他们就可以了。

左尚轩边走边说。

而卫风则是站在原地,不能置信地摇摇头,爱情真是伟大,能将那样冷漠的男人给融化,全心爱护他的女人。

但他呢?为了工作,连找个暖床的女人都没时间,老天还真是不公平啊!

尽避左尚轩外表是和善多了,也不再盛气凌人,但是堆积在他体内的不满和欲望还是逐日增加,几乎要将他击垮。

“我来抱他,你去洗澡。”冉蝶依说。

罢进浴室洗过澡,冉蝶依全身散发着一股沐浴饼后的清香,及肩的秀发任意垂落,柔软的身子在宽松睡衣下更是诱人。而面对这样的情景,左尚轩唯一能做的就是冲冷水澡。

他贪婪的目光不舍地离开她身上,将儿子放入她怀中,手指却故意抚过她胸脯,瞧见她因这举动而咬了下唇,他轻笑了,并且转身走进浴室,开始他每日的冷水澡。

已经过了一个月,他想要她想得身子都发疼了,但每次在他一靠近她时,她总是惊慌地往后退,不然就是缩了身子避开他的碰触,这样几次后,他明白她的戒心根本还没卸下,只好任这种情形持续下去了。

见左尚轩进入浴室后,冉蝶依则是淡笑地对儿子说:“你说妈妈该不该原谅爸爸?”

但儿子只是咯咯笑着,天真的童颜令她忍不住又香了儿子一下。_

儿子自然是不能给她答复,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要不要原谅他。这一个月的相处,她看得出左尚轩极力在讨好她,他每天固定时间上下班,回到家后便不再外出,就算酒店有事,他也只在电话中与卫风商量,所以他的好她比谁都能感受得到。

尤其是他不再强求与她欢爱,想到他忍耐得有时半夜也起来冲冷水澡,一抹甜蜜的笑容就不

自觉地在她脸上晕开,也许是时候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