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九岁时的依依,她的,美得灵敏,美得聪颖,四个兄长呵护宠爱她的程度,只差没将天上星星月亮太阳嘱名给她,她甜美的笑语左右欧阳所有人,为了欧阳依依,欧阳家的男人正常指数偏低,旁人解析结果落于疯颠临界点。

这日午后,欧阳依依穿着白色过膝小洋装,一把粉色小洋伞挡去夏日艳阳,而她小小身子正蹲在河堤岸。

她蹲在这儿已有数分钟之久,因为过于专注,没发现有人也蹲在她身边陪她着河面。

“依依,你在看什么?”住她家对面,跟她同岁的上官爵阳正好路过,好奇的陪她在这里蹲了好久,最后忍不住开口问。

闻言,欧阳依依这才注意到身边的上官爵阳。

“我在看那个。”

小脸再移回河面,指着河面上被一小截树枝勾住的飘浮物。

“你等一下。”

上官爵阳很快地起身跑到河堤边,观察距离及河水流动速度,确定下河危险不大,又回过头对她说:“你等我一下。”

欧阳依依不解他突来举动,只见上官爵阳已脱了鞋袜,想要开口喊他,却又打住,想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上官爵阳踏进河里,朝那截树枝走去,近看才发现,上头的飘浮物竟是一顶圆帽,因为被河水打湿,看来有些沉。

“好。”

欧阳依依一手握着小洋伞,一手心撑在脸颊,眼里写满困惑,安静地看着上官爵阳继续朝飘浮物走去。

忽地一道急流,他一时没留心地跌坐水里,“爵阳,你要不要上来了?”看他在大太阳底下,全身都被汗水跟河水弄湿,尽避河水很清澈,但她还是觉得不干净,更不懂他为什么要下水。

“上去?”上官爵阳一听,连忙回绝:“没关系,我帮你。”

帮她?欧阳依依一脸疑惑却没开口多问,直过五分钟,当上官爵阳走到树枝前,扯下被勾住的小圆帽,得意的笑漾在他清秀的脸上,他炫耀似地举起小圆帽。

欧阳依依也跟着笑了,两人笑得好不开心。

接着上官爵阳走上河堤,欧阳依依也跟着跑过去,指着他手上的小圆帽说:“你真的拿到了耶。”

上官爵阳为了这顶小圆帽,全身半湿,等一下他还要跟大哥及堂弟们到河堤边的空地打棒球,但他一点都不在意。

“手帕给你擦汗。”见他一身湿,脸上又都是汗水,欧阳依依赶忙拿出手帕递给他。

那是一条很秀气,很女孩的手帕,粉红色的绣边握在手里,上官爵阳不忍拿来擦汗。

“我要走了。”

“你要走了?”他心急,“为什么?”手里拿着小圆帽,上官爵阳有些错愕。

“我大哥在等我了。”

“那你不要你的帽子了吗?”他为了这顶小圆帽,这么辛苦,她怎么可以不要了?

谁知欧阳依依先是回头看他一眼,又看了看他手里的小圆帽,而后她一脸纯真的说:“那不是我的帽子。”

“不是你的帽子?”上官爵阳呆楞的的握紧手上的小圆帽,不是她的帽子,那这是谁的帽子?

“我只是看它在水上漂。”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他有些气结,觉得自己白忙一场。

“我以为那是你的帽子。”她更天真的说。

“我的、我的帽子?”他是男生怎么会有女生的帽子呢?清秀的脸顿时胀红,气呼呼的说:“它才不是我的!”。

“那你为什么要下去捡它?”

“我以为……。”

忽地一阵凉风吹来,微风轻轻拂过欧阳依依的发丝,绑着公主头的发丝微微飞扬在脸颊边。

“我大哥说,不可以随便乱捡地上的东西。”

“我、我才没有!”

上官爵阳将帽子一甩,它又重回河面,这回没有树枝的阻挡,小圆帽很快地流过他们眼前,失去了踪影。

“你怎么又把它丢了?”

“依依!”这时,河堤不远处传来喊叫,欧阳依依荡起轻笑地回过头。

“大哥。”

“怎么这么慢,大哥等不到你,以为你出事了?”欧阳起眼中只有宝贝妹妹,对一旁的上官爵阳视若无睹。

“因为他……。”

欧阳起才不想管那个他是谁,反正招惹他家小妹的全不是好东西!“大哥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随便跟男生说话。”

“我忘了嘛。”甜甜的脸蛋吐舌笑着。

“走吧。”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直过了河堤,欧阳依依才仰头问:“大哥,爵阳好笨哦。”

“为什么?”

“他刚才跑去河里捡东西,而且还跌了一跤,全身都湿了。”

欧阳起回头瞥了眼依旧立在河堤上的人,接着又低头对妹妹说:“那你以后离他远一点,免得变得跟他一样笨。”

升上高中的欧阳依依已经十六岁了,亭亭玉立的她美得教喜欢她的男生好不迷恋,因为高中发禁严苛,使她原本过肩的黑发,而今只在耳下三公分,细柔发丝勾在耳际,连根发夹都没有的素净,衬托她独特的脱俗文静。

几年过去,欧阳家的男生个个高大强健,唯独她一身不长肉地轻盈纤细,犹如狂风一来即能将她吹走。

这日下午,欧阳依依学校放学,才刚走到校门口,就听到有人喊她:“依依!”

抬头寻着声音望去,校门口站了个人,欧阳依依一见他,腮帮子马上鼓了起来。

“二哥?”

“我答应大哥来接你下课,走吧。”

欧阳承拿过妹妹的书包,挂在自己肩上,俊容露出微微一笑。

谁知欧阳依依顺从的走了几步后,接着出声:“可是我要去书局买书。”

“二哥陪你去。”

欧阳承一点都不在意妹妹此时略施的娇怒,只觉他心里的依依怎么看都漂亮,让他好想在她水嫩的小脸上轻咬一口。

“我要自己去。”

“你一个人去书局太危险了,不行。”

欧阳承一口回绝,全然不给妹妹辩驳的余地。

放她一个人出门,就像是小红帽遇上大野狼般,根本是便宜了那些想亲近她的男生。

“可是我已经长大了,我已经十六岁了。”

“二哥知道你长大了,这就是为什么二哥不放心的原因,你一个人落单,二哥怕路上的登徒子会想办法找机会跟你搭讪,到时你怎么办?”

两人走在街上,欧阳依依还是不放弃地继续游说:“二哥,我想要一个人去书局,你不要再跟我了。”

她同学的哥哥们都怕妹妹缠人,为什么她的哥哥们却一个比一个还缠她。

前阵子好不容易大哥有了想爱的女生,那个女生美得像是由画里走出来的,谁知从来没有得不到东西的大哥,情场头一遭就败在上官任阳的手上,那女生成了上官任阳的女朋友,至此大哥对她的看顾更严格,家里谁都不准提起上官两个字,更不用说是上官任阳的名字,谁提起,谁就等着吃大哥的一顿排骨。

“依依,别生二哥的气,你这样二哥会很伤心难过。”

欧阳承见她气呼呼的表情,马上采取苦肉计讨取她的同情。

“依依……。”

两人在街上拉扯,欧阳依依纤细的身子被二哥搂在怀里,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吵嘴的小情人。

当欧阳依依好不容易挣开二哥,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教她以为是救星般地上前,不管对方是谁,她拉着人就说:“二哥,我跟要他去书局,再见。”

欧阳承本是宠溺的俊容升起愠意,指了对方问:“他是谁?”没想到众兄长如此百密的呵护下,还是犹有一疏,眼前的男生竟是那条漏网之鱼,欧阳承眼露凶光,几乎是以致对方于死地的目光朝那人直直射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