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爵阳,你手上那一团东西是什么?”

大学毕业后,上官任阳已在自家公司上班,难得今日休假,他穿着毛料西装裤黑色衬衫外套还套了件黑白相间的毛质背心。

进入社会的上官任阳,优雅的气质,冷静理性的处事态度依旧,只是这中间发生一些伤心事,只有家人才晓得在他的理性下隐藏的是不为人知的狂野。

“一只小狈。”

“你养的?”

可以算是他养的吗?

“不是。对了,凝凝在家吗?”

他父亲固定假日与三五好友相约打小白球,这时肯定不在家。

“她跟妈去发院洗头,你不用担心,妈不会介意家里这些天多了只小狈,只要别太吵。”

“嗯。”

“公的母的?”再看那只小狈一眼,上官任阳问。

放下行李袋,上官爵阳低头检查,“公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解下外套后他将小狈移到眼前。

见他一脸疲累,上官任阳也跟着坐下,“这只小狈怎么来的?”

“依依给的。”

上官任阳一听,优雅扬起嘴角,无奈地眼神说明他的怜悯,“她弃养,你收养?”

“不是,她只是觉得小狈很可怜。”

“那她怎么不带回家养?”

“她大哥对狗过敏。”

“啧,过敏,真难得,几近零缺点的欧阳起,也有这么大的罩门。”上官任阳讥笑道。

“怎么办?”

“你不是只回家几天,回学校就没机会碰面,怎么样也不会克到中部去吧?”

大哥说的是,上官爵阳闭上眼吁了口气问:“依依有男朋友了吗?”那语气虽很淡,可上官爵阳却很清楚,自己心里一点都不平静。

“她那四个兄长日夜监守,哪个家伙有机会追?”

“她变美了。”

“人家本来就美。”

那张脸,上官任阳也不得不承认,以男人眼光来看,确实是美的引人暇想。

“以前我没发觉。”

上官任阳一听,俊容挑起了浓眉,“以前没发觉,那你现在又怎么会发觉她变美了?”

记得二年前,只要一提到欧阳依依四个字,斯文的爵阳莫名的不是马上翻脸,就是掉头走人,好像与欧阳依依结了多大冤仇,还为了她决然跑到中部念大学,何时他能如此心平气和谈她了?

“我记得她高中时,身上总是有股淡淡的花香。”此时他依稀还记得那花香味。

“爵阳,你该不会是……。”一般男生会去注意女生只有一个原因,他不以为爵阳对欧阳依依会有那种感觉,还是他们都误会了,其实爵阳会离开,不是因为他讨厌欧阳依依,而是因为他喜欢她……。

“我可能坐车太累了。”否则他脑海里全是欧阳依依的身影,这是什么情形?

“你是不是喜欢欧阳依依?”

“没有。”

“那为什么要为了她离开家?”

“我只是觉得很烦……。”

“为什么烦?”

“大哥!”被大哥这么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语气给惹毛,上官爵阳几乎要跳脚,却又不似多年前那般火气冲天,不到三秒即又泄气地坐回沙发。

“爵阳,你要想清楚,她家那几个兄长一旦发现了你的企图,只怕不打死你,也要你半条命。”

“我没有喜欢依依。”

那个只会给他惹麻烦,教他气得跳脚又失控的欧阳依依,他并不是喜欢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忘了她……,还有那股属于她的淡淡花香……。

隔日一早,三兄妹坐在餐桌吃早餐,九点不到,家里就来了名娇客,一个应该一辈子都不会踏进上官家的人。

今天寒流再增强,温度不到八度,凌晨天空还飘着细细毛毛雨,上官任阳挑了下眉头,“爵阳,依依来了。”

上官凝凝端牛奶小口小口地喝着,目光却带着询问地望向二哥。

上官爵阳以目光警告大哥闭嘴,奈何上官任阳像是与他作对般地视若无睹,“不是二哥找她,是人家自己找上门。”

“为什么?”凝凝好奇的问。

“你昨天回家有没有看到后院那只小狈?”

“那不是二哥从中部带回来的?”

上官凝凝不爱狗,她爱猫,所以小狈在家里并没有太受宠,它的主人今天早上只瞥了他一眼即要佣人抱开。

上官任阳见弟弟的脸色转黑,微微一笑地吐出实情,“谁说中部带回来的,那是有心人送的。”

“有心人?依依吗?”

她记得欧阳家不养宠物,有一次她抱同学幼猫回家路上被欧阳家大哥撞见,他一脸厌恶地瞪着她手里的波斯猫,那鄙夷的眼神她至今没忘。

“凝凝,你真聪明,举一能反三。”

就在上官凝凝还未由惊讶表情回复,欧阳依依已经进了客厅,上官爵阳丢下吃了一半的早餐快步冲至客厅。

今天她穿了连身长裙外搭一件单薄的针织外衣,过肩的发丝随意束起,素净的脸上还是那抹甜甜的笑,眼睛因为笑弯成半月型,此时的她手里不知捧着什么地开口:“它今天乖吗?”

上官爵阳立于她眼前,双眼直视她,眼神复杂的看她,觉得她比昨天更美了。

但对于她问话,他压根不放在心里,因为他更在意她冷不冷?

“你不知道寒流来了吗?”

拉过她的手心发现它们冷得几乎没温度,向来平稳的语气高扬了几度。

“寒流好像要下礼拜才离开。”她没有抽回被大掌包覆的手心,由他那头传来的热度,带着暖意传了过来。

“既然你知道寒流来了,你不会多添加一件外套吗?”亏她家兄长平日呵护得紧,连她穿不暖都没注意。

见上官爵阳没好气地叫骂,欧阳依依先是看了下被握紧的手心,而后低头说:“那我回家穿外套再来。”

“不用了,穿我的。”

一句话教餐厅里偷听的兄妹差点跌落椅子,什么时候上官家老二会如此好心,连衣服都要出借给人保暖。

从小上官爵阳不止毛病多,规矩多更多,不爱别人乱动他的东西,否则斯文好脾气的他会直接翻脸,这一点在上官家早就不是什么新闻。

上官爵阳将她安置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句要她等他,二话不说即快步上楼,留下欧阳依依手里继续捧着饼干。

“大哥,二哥是不是书念过头了?”

“还好,我看他这次只带了几本哲学书回来。”

“那二哥是……?”

“他正在思春。”

“思春?”

上官任阳优美的唇形上扬,起身走至客厅,就见欧阳依依文静端庄地被爵阳安置在沙发上坐着。

“依依,好久不见了。”

见到上官任阳出现,欧阳依依淡淡回以一笑,上官家除了上官爵阳外,她都不熟,比她小上几岁的上官凝凝她更难得聊上一句。

“来找爵阳?”

优雅的他坐在欧阳依依对面,赏心悦目地看着眼前的美人。

“不是,我来看小狈。”

“小狈在后院,要我带你去吗?”

“好。”她手里拿的饼干等不及要喂小狈了。

两人才离开客厅,上官凝凝嗅到一抹不对劲的阴谋,大哥何时如此好言悦色对欧阳家的人,还好心带人家去后院看小狈。

未几,上官爵阳精瘦的身躯风似地矫捷冲下楼,大手多了件外套,一见客厅没人,斯文的脸上露出紧张地问:“人呢?”

“跟大哥走了。”

“去哪里?”不是要她好好待在这里等他吗?

“到后院去看小狈了。”

“它为什么不吃饼干?”

“它应该只能喝牛奶。”

上官任阳陪她蹲在她身边,见她只手撑着脸颊百思不解的模样,他这才好心为小狈解危,怕她硬将手里的饼干塞给小狈,噎死一只来不及长大的小狈。

“可是我没带牛奶。”她沮丧的摸了摸小狈。

欧阳依依露出失望状,任谁看了都要不舍,更何况向来最懂怜花惜玉的上官任阳了,可惜他还来不及出声安慰,身后即传来气急败坏的叫嚣声:“我不是要你在客厅等我吗?你看你连外套都没有穿就到后院,你想感冒是不是?还是怕别人不知道你身体好?”那人一出现即啐啐念了一串话,连换气都省了,“过来!”

上官爵阳瞪了大哥一眼,眼神的意思很明显,要他哪边凉快哪边去别在这里碍眼,怎知上官任阳就偏偏没理会。

“依依,你要不要跟我去厨房泡杯牛奶喂小狈喝?”

欧阳依依见上官爵阳的脸色铁青,像是生气了,,她嘴唇掀了掀还未出声,那人恶霸地先声夺人,“她不去!”

恶霸走上前,拉过眼前只及他肩头的纤细人儿,“手伸出来。”活像老妈子帮欧阳依依穿上外套,扣上扣子后才问:“我不是叫你在客厅等我?”

“我拿饼干来给小狈吃。”

斯文的脸挑了一眉,饼干?那只小狈可以吃吗?

上官爵阳同情地瞄了眼那只缩成一团的小狈,希望它在欧阳依依的凌虐下还有机会长大,“我想它还不会吃饼干,顶多只能喝牛奶。”

上官任阳伫立一旁将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眼底,爵阳的真情流露及受挫在在都瞒不了人,不过欧阳依依似乎单纯的没发现爵阳对她压抑的感情,秀气的嘴唇细声地回了句,“那我回家了。”

“你、你要回去了?”失望之情在他脸上浮现,欲言又止地伸手又作罢地垂在身侧,看得出来心里十分挣扎。

“嗯。”穿着上官爵阳偌大的外套,欧阳依依显得更为娇小,“我跟同学约好看电影。”大学生闲来无事不是逛街看电影,就是卖命地窝在图书馆里看书。

“男生同学?”他酸酸地问着,完全没注意自己问话里的语病,人家跟男同学出去看电影又关他啥事。

“女生同学。”

上官爵阳这才吁了口气,斯文的脸上乌云一扫而空,温和的说:“那我送你回家吧。”

没想到他的好意却被欧阳依依给推拒了。

“为什么?”他皱眉问。

“今天我四个哥哥都在家。”

上官爵阳喉头滚动,“四个都在家?”

“嗯。”

好一会儿不出声的上官任阳这时解危的开口了:“天空好像又要下雨了,你没带伞,我看还是快回家比较好。”没给两人多说话的机会,上官任阳推着欧阳依依往大门走去,“记得帮我向你家兄长问好。”

一等欧阳依依消失在大门口,上官爵阳才怒火冲冲地瞪着大哥,“大哥,你竟然赶依依回家?”

“我只是送她到门口。”上官任阳避重就轻地搭着弟弟的肩,两人迈步走进屋子里。

“我……!”

他还想说什么,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你想她家兄长若是见依依穿你的外套回家,会有什么反应?”上官任阳问,大有等着看好戏的态度,相欧阳家兄弟不会如他家依依那般迟钝才是。

是的,就是那件无辜的外套,才进欧阳家即被人拿去焚毁举家上下消毒,还扬言上官爵阳再靠近人家妹妹一步,幸者要他断手断脚,不幸者小命自己留心,赶快烧香祭祖祈求平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