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上官凝凝才回到家洗了澡后一身短衣短裤坐在客厅啃苹果看新闻,听到电铃声以为是二哥由中部回来,大门一开,只见一脸凶神恶煞的欧阳起立于大门外。

“欧阳起?天是不是下红雨了,你竟然会来按我家门铃?”冷嘲热讽地讥道,上官凝凝根本不理会他铁黑的冷硬脸庞。

她难道没有其他衣服了吗?欧阳起一脸不赞同望着她一身的清凉,那双修长匀称的雪白双腿落入眼底。

“有什么大事要你欧阳老大亲自光临寒舍?若是没事,我关门了。”她就当是疯狗按错门铃不理会。

欧阳起还是闷声不开口地瞪人,他以为他眼睛大吗?上官凝凝脾气一来,大门即要甩上,有人眼捷手快挡了她的动作,“上官爵阳呢?”

一抹失望在她心里荡起,上官凝凝没好气地应道:“不在家。”

“他去哪里?”

该死!难道他真跟依依在一起吗?欧阳起拳头握紧,怕失控直击一旁墙面。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去哪里?”欧阳起再冷声问。

“他出差了,请问你有什么意见吗?”

“他一个人?依依没跟他一起?”

“当然是一个人,我二哥已经很久没提起依依的名字,那应该表示他打算忘了依依,而且我二哥这阵子恋爱了,对象肯定不是你妹妹,如果他不是一个人,那就是与那女的在一起,你要找你妹妹,麻烦去别的地方找,别来我家碍眼。”很毒很绝情的话,上官凝凝如话家常,她故意要看他发火,要他失控,要他离她远远的!

“你没骗我?”

“骗你?我没那么有空,再见!”

她想再甩上门,又被他的手掌给挡住,只见他寒着一张脸,不开口地瞪她。

“欧阳老大,请问你还有什么事吗?我很忙,我没空陪你在这里站岗。”

“那个男的是谁?”

自从被他警告后,欧阳帖不再接送她,没想到她又另外找个男的,那教他气得几乎要捉狂。

“哪个男的?很抱歉我的追求者太多,你不说清楚我猜不出来。”

“你……!”

“再见!”冷不防地上官凝凝趁他不备,狼狼地甩上门,气呼呼地走回客厅。

一进屋子,她大哥才浴沐过,神清气爽地走下楼,“凝凝,是谁按电铃?”

“一个疯子。”

上官任阳挑眉,见她窝进沙发,像与手里的苹果有仇般地大口大口地啃,“他有没有对你发疯?”

怎么最近这一带常有不正常人士出没,从明天开始他最好接送老婆上下班,免得她也遇上疯子。

“没有。”她冷哼,另一手直按摇控器转台。

而门外那个几乎要发狂的男人,拳头重捶大门,忿恨的脸色教随后而来的兄弟们不敢接近,都怕扫了大哥的余威。

累了一整天,欧阳依依洗完澡后,理当沾床就睡,况且她的作息时间一向准时,可是今晚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当她看到上官爵阳由浴室走出来时,全身更是绷紧,赶紧闭上双眼,假装自己睡着了。

“依依?”上官爵阳拿着毛巾擦拭头发,轻声喊她。

走近床边,只见床上的可人儿早已入睡,上官爵阳先是停下手上的动作,而后坐在床沿,细细地盯着她甜的睡相。

这是他第二次看她入睡,第一次是在清晨,她就像是坠入凡间的天使,如此清纯,而现在,她的睡相依旧,天真不减,只是那件过大领口教她白晰的肌肤多露了些,让她多了一份女人的感性及妩媚。

抚过她细嫩的脸颊,上官爵阳情不自禁地低头在她唇办印蚌啄吻,双手撑在她脸颊两侧,深情的眸光里饱含对她的渴求及欲望。

而假寝的欧阳依依被这突来的吻给吓住,不安的眨动她长长睫毛,眼睛张开瞪大,漂亮的眼珠子清澈的印着上官爵阳的倒影。

她像只受惊的小兔子,双手慌张地抵在他只着浴袍的胸口,“爵阳……”

“嗯?”见她醒了,上官爵阳嗅着她的清香,贪婪地将头埋进她颈间,双手则是往下探地直落在她白嫩的大腿外侧,将睡衣下摆往上推,露出更多雪白肌肤,那大掌不满足地来回游移,连带着霸在她颈间的人,鼻息更是加重,粗喘的热气教欧阳依依感到不安。

当她的手才要推开他,他却在她白细的肩间烙上一个又深又重的吻痕,教她疼得轻吟,“爵阳……”她推着他的头,想要推开他,奈何她的手还没使力,他的唇已往上移,直接霸上她的唇办,狠狠地吻住她还想抗议的小嘴,要她只能感受他给的气息。

“唔……”被这过于强悍的吻给怔住,欧阳依依先是一楞,而后拼命地想别过脸,奈何不管她怎么移动头,就是无法挣开,最后气喘吁吁的她,只得由着他吻,由着他的手过份的在她身上点燃一点一点的火苗。

本来他只是想讨个吻,谁知这场情火一发不可收拾,教他无法控制自己情|欲的直想要的更多。

当他的手开始脱她的睡衣时,欧阳依依不依的挣扎,“不要……”被松开的嘴唇早已红肿,泛着丝丝的疼痛,她眼眶略红的望着他,对他有些粗暴的行为感到委屈。

“为什么不要?”他的情|欲过多,很难停止,虽然感觉得出她的推拒,但上官爵阳却狠心地视而不见,只想贪索更多。

“爵阳,不要……”当睡衣被他拉举过双臂,没有着内衣的身子尽露他眼前,昏黄的床头灯将她雪白的身子照印得更为迷人。

她没想过爵阳会有如此狂野的一面,虽然在这之前,他们总是有些亲腻的举动,但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一样,她急得想哭。

“依依……”那是声粗哑又带着沉重的轻喃。

欧阳依依见他脱着自己的衣服,害怕的她委屈的轻轻哭了起来,那啜泣声教上官爵阳拉回些许理智,“依依。”

“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此时的上官爵阳不是她熟悉的人,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的他变得好可怕。

听着她哽咽的哭声,上官爵阳一时心疼地将她紧紧搂住,本有的情|欲顿时消逝,此时的他有的只是满满的疼惜,“乖,我不会再继续了。”他哄着,听着她还不停止的哭泣,上官爵阳一个翻身,将她搂进自己怀里,“依依,别哭了好吗?”

“你怎么可以……”那抽噎声教他好不心疼。

上官爵阳不知道时间怎么过的,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哄着她,当他发觉床上的人儿已停止哭泣,轻喊了声时,才发现她竟然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

那光滑诱人的优美曲线教他的欲火直升,为了不再吓坏她,上官爵阳只得将怀里的人给放回床上,而他自己则是打算起床冲个冷水澡,教那过高快要失控的欲火稍稍降温。

就在他放她回床上躺好,帮她拉好被子时,欧阳依依拉住他的手臂,“爵阳……”

“赶快睡。”帮她将脸上的发丝拨开,那动作很是温柔,见她还闭着眼,上官爵阳低头在她额际印蚌轻吻。

“你要去哪里?”

“我去沙发睡。”他没有把握能跟她平安无事睡到天亮,怕自己一时情绪失控,又要吓到她了。

他的话才说完,欧阳依依却朝他靠了过来,怎么也不肯让他走,“你陪我睡。”

“依依……”

“好不好?”没有了刚才的恐惧,欧阳依依带些女孩的撒娇,教上官爵阳一时拿她没办法。

他该说不好的,毕竟那只会教他更难受,忍着无法发泄的欲火,那比死还痛苦,可是见她如此天真的模样,上官爵阳豁出去了,就算难受,他也只能忍了。

“好。”这是他最后的话,接着他将她给搂回怀里,让她在自己胸前找个最舒适的位置,关掉床头灯,两人衣衫不整地拥着彼此……

隔天早上九点,当欧阳依依醒来时,已不见上官爵阳的人影。

而后,她想起昨晚,小脸泛红潮地转向一旁,却在另一边的枕头见到一支精致别雅的蝴蝶发夹,简单的纯白夹杂了淡淡柔和的黄,是她最爱的两个颜色。

她的睡衣不知何时穿回身上,拿着昨晚买的衣服,她起身走进浴室,打算梳洗一番。

半个钟头后,当她穿了上官爵阳为她买的白色连身短裙,发上还夹了他买的发夹,并在唇上抹了淡淡的口红后,满意的她再朝镜子看了看,定出浴室时,只见上官爵阳已进房间,当他一见她由浴室走出来,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好了吗?”他的手掌又大又温暖,欧阳依依喜欢被他握住手心的感觉,两人绝口不提昨晚的意外,怕破坏了今天的心情。

“我这样好看吗?”

上官爵阳低头在她脸颊边印蚌吻,“很美很好看。”

听见他的夸奖,欧阳依依咬着下唇,露出甜蜜微笑。

这次的同学会正是在他们过夜的饭店举办,当他们到场时,里头大部份的同学早已到了。

见到这么多人,欧阳依依有些紧张,不安的直往上官爵阳怀里靠去。

“爵阳,我们以为你不来了。”今年的主办人是个男的,长得不高,略眫的外表给人亲切感。

“我昨天来中陪出差,刚好有空就过来了。”

他身边的依依文静的站在他身边,上官爵阳本是拉着她的手心而后转而搂住她的腰,两人之间的亲腻已是不言而喻。

“这位是?”

主办人笑着看欧阳依依,赞叹她绝美的漂亮脸蛋,几乎难以移开目光。

“我的女朋友,欧阳依依。”

女朋友?

她是他的女朋友吗?欧阳依依心里困惑抬头看上官爵阳,发现他一脸得意的笑,她也跟着笑了。

“欢迎。”

上官爵阳带她坐角落,并且为她拿果汁,他自己则是泡了杯咖啡,其间,他完全不在意其他同学好奇的目光,也不在意众人眼中的询问,因为他眼中只有欧阳依依。

“怎么了?”她太安静了。

“你刚跟那个人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欧阳依依望进他的黑眸,语气里的不确定引来上官爵阳轻笑,温柔的伸手摸了摸她白净的脸。

“你不是吗?”

“我以为……。”

“以为什么?”

以为她只是陪他,要他忘了那段伤心的感情,没想到他却跟同学说自己是他的女朋友,欧阳依依有些困惑,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就在她还未说出心里的疑虑时,有个男的过来拍上官爵阳肩膀,那人也是他的同学,两人闲话了几分钟,对方指了指某个方向,上官爵阳顺着目光望去,另一桌几个人朝他招手意他过去。

上官爵阳推不掉老同学,只有随那人离开位子,并且跟她保证五分钟马上回来。

手心的温暖被放开时,欧阳依依失落地看他坐在不远处,上官爵阳不时回过头朝她温柔的笑,他的笑及在意安抚她不安的心。

“介意我坐下来吗?”

她一个人坐在角落,看着别人谈笑虽然无法融入,但一开始的不自在已多少消除,只要有上官爵阳,她不需要担心太多,因为他什么都会设想好。

欧阳依依转过头,一个长得十分古典长发飘逸的女子站在她身旁,她一身清雅打扮十分宜人,欧阳依依朝她点头微笑。

当那女子坐下时,欧阳依依见她眸光直逼视自己,不解她为什么这么看她,“你是爵阳的同学吗?”

“我们是五年的大学同学,你是他的女朋友?”眼前女子直语问她,眼中的光亮教她不舒服,觉得那抹目光太逼迫人了。

“我……”她还没说完,那女子又开口。

“我以为他还爱着那个女的。”接着女子悠悠地说着,原来她也知道爵阳爱着别人。

“他有我陪,会忘了那女的。”

“他爱你吗?”

“我没问他。”

她只想平抚爵阳的情伤,没有想太多两人之间的情感问题,被眼前的女子一问,她的视线再转向上官爵阳方向,他被人群围住只见他的背影。

“他很爱那个女的,为了她爵阳拒绝所有喜欢他的女孩,一心一意等她接受他的感情。”

“爵阳说要忘了她。”

欧阳依依突然手心冒汗,觉得空气有些稀薄。

“他忘不掉的,那女的已经深入他心,谁都不能令爵阳忘了她,就连你都不行。”

欧阳依依再单纯,那女子脸上明显的敌意她不会看不出来,“你喜欢爵阳?”他太优秀了,喜欢他的女孩一定不少,她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女子也是其中之一。

那女子很大方,一点都不掩饰,“没错,我是很喜欢他,若是有可能,我愿意代替那女的爱他。”看了欧阳依依一眼,女子轻扬嘴角:“你呢?你爱他吗?”

她爱吗?

她爱爵阳吗?

欧阳依依一时答不上来,只能紧握手心,“我喜欢他。”

那女子笑了,她的笑不带一丝温度,教人感觉有些冷意,“我爱他,所以我打算抢走他。”

“爵阳不会接受的。”

因为他已经有她陪了。

“既然他爱的人得不到,那谁陪他都一样,可以是你也可以是我。”那女子站起身,睨了她一眼后开口:“你很美,但爵阳要的不只是个美女,他要的是可以陪他谈心的女人。”五年同学,她早将上官爵阳的喜恶拿捏清楚。

“你真的爱他?”

“肯定比你还爱他。”这么自得意的话,欧阳依依无法回应。

那女子走后,欧阳依依丧气地坐在位子上,眼睁睁的看着她走向爵阳,而后他们开怀地相视一笑,这一次他没有回过头望她,五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回来,被同学围住的他身边还坐着那女子,她不知在爵阳耳边说了什么教他乐得大笑。

不知怎地,欧阳依依第一次发现,近在咫尺的爵阳竟然离她好远好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