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上来吧!”

屈语庭回头一看,发现杜司岑竟倒开着车子跟着她。有一瞬间,她几乎要软化下来,可是顽强的自尊心仍然控制着她的行动,于是她继续往前走。

“你心理愿不愿意上来是一回事,要紧的是先上来再说,这条省道上来来往往的全是些沙石车、水泥车,很危险的。”杜司岑的声音清楚地传了过来。

屈语庭没有理他,只是回头张望路的另一端。忽然她听见杜司岑打开车门的声音,她赶忙迈开步伐急急向前走,然而即使她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杜司岑。

“你是我所见过最惹人生气的女人了。”他的声音突地在她的身后响起。接着他伸出,只手硬拖住她的身子,“不过,有的是时间让你冷静,现在先跟我回车上去。”

“别碰我!”

杜司岑含含糊糊地嘀咕了两句,忽然把她整个人扛在肩膀上,任她又踢又叫的,硬是把她扛到汽车旁边。

“你混蛋!”她叫骂着,愤怒的拳头像雨点般打在他的背上。“放我下来!”

不管她的叫骂,他将她塞进了汽车前座,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他脸上的表情让屈语庭吓了一跳,一阵刺骨的寒意顺着背凉过她全身。

“如果你已经耍够这种娇生惯养、没有礼貌的举止,我们可以继续上路了。”杜司岑表情冷峻地道。

屈语庭伸手去开车门。才发现门已经上了锁。

“让我出去!”她狂乱地叫着,回过头瞪着杜司岑。“如果你不把门打开来,我可要喊救命了。

“请便!”

屈语庭想也不想便挥手拍了杜司岑一巴掌,而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很冷静的抬手也回她一耳光,她惊愕地叫了出来。

“你这浑蛋!”她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是谁说男人不打女人的,该死的小说全都是骗人的。

“好痛!”她抬起一只手抚着自己灼热的脸颊,实在无法相他真的敢打她。

“痛是应该的。”杜司岑泰然自若地答道,声音冷得像冰。

“我恨你。”她喃喃地说。

杜司岑无所谓地耸耸肩。“至少恨是一种十分正常的反应,表示你对我不再是什么感觉都没有。”

屈语庭握紧拳头,用力朝他那张可恶又傲慢的嘴巴打过去,可是拳头才挥到、半截被他的手抓住。

“噢!不行。”杜司岑的声音出奇的柔和,手上的力道渐渐增加,把她的身体朝着他拉过去,直到两张脸几乎就要靠在一起,然后他的唇轻轻地、徐徐地压在她的唇上。

屈语庭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就连那一声尚未出口的喊叫也在他的深吻之下消失在她的喉咙里。他的吻深深地掠进她的心房,完全掳获了她。屈语庭的身子不由得战栗起来,她害怕自己会在这种飘渺的感觉中沉迷,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够使她如此真切地感受到男性慑人的力量。

最后,杜司岑先抬起头。而屈语庭的唇则微微地颤抖着,惊惧的情绪流露在眼眸中。

“看着我!”杜司岑唐突地命令道,他的声音低哑,恐怕任何人都不敢违抗。但她的头却仍然低垂着,杜司岑的眼光黯淡下来,不发一言地伸手轻抚她的脸,强迫她把头抬起来。

屈语庭鼓起好大的勇气才敢抬起头来迎视他的目光;再花更多的力气才勉强挤出一句反抗的话语。“你的意思是我该对你表示感激罗?我看你去死吧!”什么嘛,偷走了她的初吻还这么霸道。

“别逞一时口舌之快,你这种冲动的个性有一天会让你吃亏。”

“你什么意思?”她的眼神犀利地扫向他。

“这么容易就被激怒,我看哪天要是有人拿个戒指给你套上、逼你结婚,你恐怕还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你当我白痴啊!”

停了好一会儿,杜司岑才接着说:“我想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应该能明白我话中的意思。”他看了下照后镜,轻松地再次将车子开上道路。

屈语庭挖空心思,想要找出一些能够使杜司岑有礼貌点的话题,可是一想到得和他耗上一整天,就不由得“气”由心生,哪还有什么话可以说。不过换句话说,如果她不跟他讲话的话,他自己一个人就没戏唱了。这个主意拿定之后,她便开始转头欣赏车窗外的景致。

没多久,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洋,在地平线的尽头,海与天原是不可分的。鹿港虽没有其他海岸的景观,但是光想到可以站在那片沙滩上,就令人觉得兴奋。可能是因为离开了市区的喧闹,来到古老的鹿港小镇,她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下来。

她和杜司岑从第一家小摊子逛起,直到最后一家都不放过,虽然没有每一家吃、每一家买,但一定都会驻足参观。之后他们又来到鹿港有名的天后宫拜拜,差不多把整个小镇都逛完后,他们才开车往海边驶去。

尽避今天自己不是自愿出来的,但是屈语庭不得不承认杜司岑确实是一位很好的玩伴。一整天下来,他都放任她随性的玩,直到她玩累、想休息时他才会拉着她回车内休息。

一直到他们回到台中时,她仍不敢相信自己竟会玩得如此开心,而这一切都要感谢眼前的人——杜司岑。

***

“小语,你该不会打算穿这身衣服出去吧!”屈语辰不敢置信地询问,脸上也渐渐堆满狐疑。

在一旁的屈语庭却暗自得意,如果她的装扮能够使姐姐感到疑惑,那她大概也可以想像杜司岑的反应了。

“怎么了?姐,你觉得我穿这样不好看?”她还故意问屈语展的意见。

其实不能怪姐姐;姐夫刚好是那种小鼻子小眼睛的大男人主义者,自然无法忍受自己的妻了暴露给他人观赏。

今天早上杜司岑打了通电话过来,说今天想带她去参加朋友的宴会,姐姐就命令她必须陪杜司岑去。她心中早有一把火,现在连自己的姐姐都帮着外人,她心中更是怨,所以她开始计划要好好“刺激”杜司岑这个自大又该死的人。

从这些天和他相处的情况不难发现,杜司岑是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他可以欣赏四周的女,却无法忍受他的女伴被其他的“苍蝇”缠上,所以她今天打算穿套很不一样的服装,好好享受异性注目的眼光。

翻遍衣橱,她终于找到一件她想要的露背连身裙。这件衣服将她完美的背部曲线完全展现出来,上半身和下半身皆是贴身的剪裁,只是它的左方开衩到大腿,走起路来,粉嫩的大腿就这么忽隐忽现的,又迷人又引入遐思。

“你想杜司岑会不会觉得我这身打扮不好?”

“怎么,你也会担心呀?我以为你已经是敢死队的一员了。”

“不,我才不担心呢!”

“小语。”屈语辰好笑地说:”你身上这件衣服很漂亮,穿在你身上更是迷人,只要性别是雄性的,都会把目光聚集在你身上,你自认有办法避过那些男人的骚扰吗?”

“放心,姐,你忘了我还有一个万能的护花使者啊!”屈语庭调皮地回答。

“如果你真想玩什么把戏,我相信你早已有了准备,但还是小心点。现在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你要特别注意,别落单,否则,小心给狼吃了。”屈语辰又看了妹妹的衣服一眼,细心地叮咛着。

虽然她极力想要撮合她和杜司岑,但是她可不想自己的妹妹在什么保证都没有的情况下给杜司岑吃了,那就太划不来了。

“再说,司岑不是随便就听别人指使的男人,不能跟他耍把戏。”

屈语庭听完姐姐的话后,满不在乎地说,“危险?会不会太夸张了,我看像杜司岑这种男人,街上随便一捉就一卡车,难道街上的男人都是危险份子。”她不再理会姐姐,迳自往前走。

“你去哪儿?司岑随时就要到了呀!”

“让他等吧!”屈语庭走回房间,“等个几分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如果他不愿意等,那他就请回吧!”

“可是你都准备好了,干嘛要这样为难人家呢?”屈语辰不明白地问。

“你该知道我根本不想去参加那个什么鬼宴会,要我打扮好、装着一副心甘情愿的模样和他一起出门,门都没有!”

***

“你今晚很沉默,有点不太对劲。”当车子开上路时,杜司岑忽地吐出这句话。

屈语庭看了他一眼说:“可能我们今晚没有话题当开场白吧!你可以提一些话题,比较没有火药味的。”

他没说话,只是扭开收音机,然后加足油门,朝目的地驶去。

而一旁的屈语庭则纳闷着,难道他对自己今晚这身惹火的装扮没有任何意见,如果真是,那她就真的太小看他了。

若说杜司岑对她今晚的服装没有反应那是骗人的,光看到她那件根本遮不住春光的露背长裙及开放的下半身,他的心中就有一股莫名的骚动。他心里明白她今晚的穿着是冲着他来的,虽然他个人非常欣赏,也觉得这件衣服根本就像是为她而设计的,可是今晚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个公众场所,除了他还有别的男人也能欣赏到她的妩媚及性感,这一点他就完全不能接受。心中的怒火慢慢地狂燃,他不知道自己能忍耐多久才爆发。就在两人各含心事的情况下,车子来到了目的地。下了车,屈语庭才发现天气微冷,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今天的这身打扮。蚌然,杜司岑从后面帮她披上西装,并用手搂着她的细腰,几乎把她整个人往他的怀中带。“喂,你干嘛,我会闷死的啦!”她抗议地嚷着。

“不要说话,趁我还没发脾气,最好安分一点。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今天这身打扮会有多引人注意。”杜司岑低头在她的耳边轻语,“刚刚如果不是你姐及姐夫在家,我想我会把你拉回房里好好地欣赏一番!”

他的话惹来她的不自在。

进入大门后,几乎所有的客人皆将眼光投注在他们身上,尤其是在场的男士无不将眼光往屈语庭身上摆。

巴主人打过招呼后,杜司岑开口询问:“能和你跳支舞吗?”

“我可以考虑看看!”她眼神故意四处瞄,告诉他她正在物色舞伴。

“在场这么多男人,我想我会仔细挑个合适的人,不差你一个。”她有意地对其他人微笑。

“小语,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对你今晚的行为,我已在忍耐的极限边缘了。再玩下去,我不知道待会儿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但恐吓对屈语庭没有多大的作用,这几天她已被吓得心脏很有力。不过从没有一个男人会像他这样一再地要挟自己,他真是太可恶了!

“你不用因为姐姐想要撮合我们,所以这么费心。”他们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屈语辰一心想要撮合他们。

“你这么认为?”他扬眉询问。

“没错,我认为我们并不喜欢彼此,一见面就是吵架,所以还是不见面较好。”屈语庭不顾杜司岑愈来愈难看的脸色,依旧故我的说。

“不,你说错了!我对你可是感兴趣得很。而且我们在某方面也配合得不错;你说是不是?”

她一听完就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想起那天的吻,她满脸通红,一半是恼怒、一半是害羞。

“那天是你强吻我的,那不算什么。”她向来就不是个容易妥协的人。

杜司岑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刚好有侍者经过。他们各自拿了杯饮料喝着,屈语庭根本不理会他,自顾自的喝着饮料。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后,杜司岑再度开口:“属于我的那支舞可以了吗?”

人家的挑战书已丢过来了,她哪有不接的道理。

“有何不可?”

迎向他的眼光,他们一起走向舞池。在舞池中已有几对男女随着悠扬的乐曲翩翩起舞,当他们正要跳时,乐曲突然转换成慢歌,而她就在毫无防备之下,被杜司岑整个搂进怀里,感受他身上的气息,且不由自主地依附在他身上。

尽避她告诉自己千万别沉迷,却被周遭的气氛所感染。

他的舞跳得极好,使得她也放松自己心情,忘情地随地婆娑起舞。屈语庭的视线落在他的喉结处,忍不住轻叹了声,两手放在他双肩上,然后移到他脖子后面,紧紧地搂着他。

她感觉到杜司岑的下巴靠在她的头顶上,她的人则被他紧紧揽在怀中,似乎怕别人会同他争夺,又怕别人欣赏她的美丽。他的一双大手还贴上她的luo背,很不客气地轻抚着。

杜司岑的双手原本是放在她的腰侧,但当他发觉在场的男人几乎全把目光投射至她的背部时,立即不满地将双手抬起,抚在她赤luo的背脊上,一双大手将她整个背部包覆着,他同时也感觉到其他男人不满的目光。

一会儿后,当她惊觉这么近的距离实在太危险时,便轻轻地挣扎想离开他的怀抱,脸上的红晕久久不褪。

“害怕吗?”看到她脸上的羞怯表情,杜司岑皱眉问道,他不要她对他有警戒心。他整个人、整颗心都已在她身上。

屈语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舞着。

“小语,你实在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你自己应该不会没有发觉吧!”

停了一下,她才开口;“我不觉得我的外在有何值得一提,我信赖懂得欣赏我内在的人。”她抬起头正好迎上他那对幽黑的双眸。

“我保证,我会连你的内在一起欣赏。”

“是吗?”大野狼通常都是这么说服小办帽的。“你不相信我?”

他的语气虽平静,但她依旧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当然,我们还不算认识,我对你也不怎么了解。”她真的很怀疑他的智商,难不成他将每个接近他的女人都当成白痴,以为每个女人都甘心以他为天。

杜司岑淡淡一笑。“这个问题容易解决。”他自信又自大的表情再次浮现。

屈语庭偏头看他。“你又在打什么主意了?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我姐告诉我,如果你对我怎么样,她就要去你家放炸药。”她警告着他。

杜司岑笑说:“小辰说要去我家放炸药?哈哈,她真是可爱,都快当妈妈了,依然不改调皮的个性。”

屈语庭瞪着他。数天前自己毫无抗拒地屈服在他热吻下的记忆犹新,如果他再有什么举动,自己抗拒得了吗?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和他保持距离、以策安全!“我想找个地方坐一下,’脚有点酸了。”

她挣脱杜司岑的怀抱,找到一处可以歇息的地方,一口气将剩余的酒喝完,完全没有考虑酒的后劲。

这时杜司岑也来到她身边,不赞同地看着她已空了的酒杯。谁也没有开口,但这种气氛实在怪异,所以她赶忙找话题,想把这尴尬的气氛打散:“你都不用上班吗?”

杜司岑看了她一眼。“每个人都要工作的,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想,你难道都不担心你的公司吗?像你这样天天在外面追着女孩跑,根本没有将心思放在工作上。”

“这一点不用我担心,因为我有两个得力助手,大部分的事情他们都可以处理得很好,根本不用我太费心。对了!你怎么突然对我的工作有兴趣?”他转动手中的酒杯询问。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别浪费自己的时间在我身上,万一有一天你的公司倒了,我可赔不起。”

“放心,这个问题不会发生。”

他的语气充满自信,让她不得不相信他所言是真。

“对了,待会儿我帮你介绍两个朋友。”

“我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她冷冷地答道。

“有风度点,他们来了。”

她抬起头,只见一男一女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杜司岑起身替他们作介绍:“这位是唐文哲,这位小姐是他的妹妹唐羽。”介绍完之后,他转过身拉屈语庭。“这位是屈语庭。”

他在介绍她时,故意用深情的眼神凝视着她,这令屈语庭十分不舒服,她将头一偏,故意不理会他,也不和那两个人打招呼,但她仍感受得到来自那个女人的强烈敌意。

“你几时回国的?。我们好像好久没有见面了。”唐羽嘟着嘴娇滴滴地说。她的头发是时下流行的浅咖啡色,中间染了几绺褐红,精致的五官非常耀眼,十足的美人胚子。最主要的是,她让旁人很明显就看出她对杜司岑的爱慕之情。

转头看看正在和唐文哲说话的杜司岑,屈语庭低语:“花花公子一个。”已经有一堆女人在他周围团团转了,他干嘛还来招惹她,八成只是一时的兴之所至。思及此,她心中更是不悦。她向来不喜欢和男人太过亲近,也不喜欢去接触男女间的情爱,却没想到却在回台度假时,遇上这等事。

“你刚刚在嘀咕什么?”杜司岑低头看她,并且轻声询问。

“什么,你说什么?”他似乎刻意降低音量,使别人听不清他们之间的对话,造成别人可能会以为是情人间在说悄悄话。

“我说你刚才自己一个在嘀咕什么?皱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她抬头看看四周,这才发现另外两个人全都盯着她。

“哦,没什么。”说完,她也不看杜司岑,只将眼神往四处瞟,因为她害怕接触他眼里太复杂的情绪。

“对了,刚才我们过来时,怎么没有看到你们?”唐文哲打破尴尬地说。

“大概是人太多,一时没看到。”虽然杜司岑回答了唐文哲的问话,但眼光依旧停留在屈语庭脸上。

“我再去拿点酒来。”唐文哲说道,招来侍者,拿了些酒。

屈语庭从刚刚他们坐下后一直感到不舒服,因为她的存在似乎不太受欢迎的。她发现那个叫唐羽的女人,似乎把她当成争取杜司岑的头号情敌了。

她将目光瞄向杜司岑,他仿佛也感受到了,回过头给她一个微笑,令她有点不知所措。而他对屈语庭的亲蔫举动,令唐羽对屈语庭产生强烈的恨意。

“对了,司岑,你这次应该不会太快又出国考察了吧!”唐文哲眼见妹妹剑拔弩张的气势,他也无能为力,只好赶紧找个话题来驱走这股低气压。

“应该不会吧,我想多利用时间陪小语。”

听到他的话,屈语庭刚入口的酒差点喷出来。

“语庭,你和岑认识多久了,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我和他认识才不过几逃邙已,对他还不熟。”她才说完,没想到杜司岑却出其不意地抓过她的手,动作粗鲁,而这个举动也吓了她一跳。“可是我们却为彼此而着迷,不是吗?小语。”他的目光令她不敢直视。

唐文哲淡淡地笑了笑,可是唐羽却对屈语庭更充满不满及憎恨之意。

“对不起,我失陪一下。”她开口说话,同时将自己的手抽回来;礼貌地对其他人笑笑,然后借故说想要去化妆室,便急着逃离现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