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妈,我已经决定了,也跟林国生院长谈好了。”纪一笙坐在纪母对面,无视纪母僵硬的脸色平静地说着。

“你、你说什么?”纪母慌张地问,以为他只是跟她商量,没想到他都想好了,这让她气死了,她知道纪一笙不是在跟自己商量,他根本是早就作了决定,平时性子随和的他,一旦决定了的事谁也劝不动,别说要他改变主意,就连听他都听不进去。

“林院长希望我跟丁贝云能尽早结婚,我想妳应该不会反对才是。”

“谁说我不反对,就算要娶,你也可以娶林国生的小女儿林芯芯,她不是也在我们家医院当医生吗?我听说林芯芯还是单身,如果你真的要娶,那就娶个名正言顺的林家女儿,我不准你娶丁贝云那个私生女。”

纪一笙皱起眉头,他可以理解他妈不准他娶丁贝云,但他不能接受他妈以私生女的理由来拒绝。

“大嫂也是私生女,大哥依旧娶她进门,她对大哥跟家里每个人都很真心,我不觉得这跟大嫂的私生女身分有任何关系,再说是不是私生女也不是丁贝云能决定的,也不是她该承受的过错。”

纪母被纪一笙说得有些站不住脚,但还是没打算妥协,毕竟她早盼晚盼就是盼着他能娶个好人家的女儿,当个乖媳妇,偶尔陪她逛逛街、喝喝下午茶,参加朋友聚会让自己可以炫耀一下。

“就算私生女没有错,但就是因为你大哥娶了个私生女当老婆,让我每次参加一些聚会时都被那些人嘲笑,所以我怎么都不准你再娶个私生女,让我抬不起头来。”纪母才不管谁的错,她只要儿子能娶个带得出门的老婆就好。

“我以为妈也喜欢大嫂。”

“我……我是喜欢媛媛,谁说我不喜欢她。”纪母被这么一说,张口怔了一下,连忙解释。

纪母想到卓媛,语气不觉放软了些,毕竟卓媛这个媳妇乖巧听话,她就算一开始有排斥,但这些日子相处后,多少当她是自己人了,况且纪一笙很宝贝自己的老婆,她这当婆婆的自然也跟着疼着些了。

“那妳为什么不可以也接受丁贝云?”纪一笙反问。

纪母被纪一笙的话堵得一句话都回不了,嘴唇掀了又掀,最后偏过头,抿紧了唇瓣不发一语。

“妈。”纪一笙见纪母不回话,连着又喊了几声。

纪母被叫烦了,只好转头瞪他,“人家你大哥是真心爱媛媛,非她不娶,那你呢?你是真的爱贝云吗?你确定你要跟她共度一辈子?你跟贝云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来没听过你跟她有进一步的感情,你现在突然跟我说你要娶她,我接受不了。”

纪一笙闻言表情顿了一下,平静地承认纪母的说法,“我承认我并不爱她,但是……”

“但是什么?你都不爱她了,你干嘛非要娶她回来气我?外面那么多好女孩等你挑选,我不久前还帮你找了几个家世学历相配的女孩,等着跟你相亲,你现在却要挑个私生女结婚,你这不是气我是什么?”

纪一笙见妈妈气得在客厅里来回走动,又喊了厨房里的方姨替她倒杯茶,他知道自己必须找个能让妈妈接受这个婚约的理由,“我会跟她离婚。”

“你说什么!”纪母这回眼睛瞪得更大,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接过方姨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顺了顺气后,刚将茶杯放上茶几,就因为离婚两个字抖了一下,水波在杯子里晃了晃,几滴热茶还不小心滴了出来。

“林国生院长觉得亏欠贝云,希望她能有个好归宿,而我同意娶贝云,是因为林国生院长可以帮我安定医院的人事。”

“你在说什么?”

“我会跟丁贝云离婚。”纪一笙平静地说出这个事实,“等离婚后,我会认真地找个喜欢的女孩结婚,让妳开心。”

“林院长知道你会跟贝云离婚吗?”听到这个消息,纪母惊讶得语调都变了。

“他知道,他也同意。”

“那丁贝云呢?她到时真的会同意离婚吗?”纪母听完心里的气多少消了一半,心想她应该还能忍受,就当是回报林国生这些年对医院的付出。

“她会离婚。”一旦他要离,丁贝云不想离也得离。

“那如果到时她不小心怀孕,拿这个理由不跟你离婚,你怎么办?”纪母再想抱孙,也不希望自己的孙子有个私生女的母亲。

“如果我打算跟她离婚,我不会让她怀孕。”他自己就是医生,怎么避孕这个问题不用别人来告诉他。

“那如果你让她怀孕了呢?”纪母不放心地再问一次。

这次纪一笙没有马上回答,沉默了片刻,在纪母按捺不住时,他才缓缓地说:“那就表示我不想离婚,因为我爱上她了。”见纪母又要生气了,他马上安抚,“但那不可能发生在我跟丁贝云身上,我不爱她。”

这句话像是个定心丸,让纪母本来悬起的心又再度落下,“妈相你不会爱上她,对了,你跟你大哥提这件事了?”

“没有,我过几天会跟他说,爸那边就麻烦妈了。”纪一笙很清楚,娶丁贝云当老婆,只要妈妈这关过了,其他人都不是问题。

“离婚时,丁贝云会不会跟你狮子大开口,拿一笔钱才肯离开?”

“如果她要钱,我会给。”毕竟他利用了丁贝云,就当是金钱交易,他不介意。

纪一笙不太在意钱的问题,毕竟那点钱对纪家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若是钱可以让丁贝云点头离婚,这个钱他乐意支付。

“好吧,只要你确定会离婚,她也不会纠缠不休,妈勉强可以同意,但是你可得小心一点,不要到最后跟贝云日久生情,假戏真做地爱上她。”

纪一笙俊容愣了一下,接着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失笑摇头,“我不会。”他对丁贝云的感觉顶多算好感,如果真要爱上她早爱了,哪还会等林国生开口,这一点他心里很清楚。

再说丁贝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她太安静了,性格也柔顺,就算他真的喜欢上了,应该也很快就腻了,这个婚他想肯定是会离的。

◎◎◎

位于台北市区某一栋大楼里的会计事务所,临近下午六点,大部分的员工都已经开始整理私人物品,准备下班。

当眼尖的女同事见到平时都会留下来加班的丁贝云也在收拾桌面,有些讶异地问:“贝云,妳今天不加班吗?”

丁贝云刚关好计算机,抬头朝对面比自己年长的女同事笑了笑,点点头,“我今天有事,要先走。”

“真难得,我很少看妳准时下班。”

在会计事务所上班,工作都是责任制,谁先完成就可以先走,没有约束,不过一般的情况下,很少有人可以在上班时间完成手上的工作,若是工作真的太赶,那肯定要加班,毕竟拿人薪水,况且加班费不少,员工自然也不太会有怨言,若是工作不急,那大家都是分配好工作量,很少愿意下班后再继续跟数字大眼瞪小眼的。

丁贝云来公司上班四年多,不但工作细心、为人客气,虽然话少了一些,但跟同事的互动都还算良好。

因为丁贝云只是会计助理,薪水也不高,天天在事务所里加班,加班费多少也补贴了一些,有些同事偶尔在背后笑话她爱钱,但大家当面多少还是会留些情面,不会把话说得太直白。

被女同事取笑,丁贝云但笑不语,只是低头继续安静地收拾私人物品,将桌上的文件跟文具收好。

“是不是副理又约妳了?”另一位坐在丁贝云隔壁的女同事这时也开口,语气里多了一点八卦跟暧昧的成分。

“不是,我今天有点私事。”副理江峰文想追她是全公司都知道的事,只是她没有点头同意。

两名女同事互看了一眼,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丁贝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死板了,话又太少,有问才有答,平时根本不会主动找人聊天。

丁贝云拿了包包,朝两位女同事点头,“那我先走了,大家明天见。”说完她转身走出办公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