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结婚后,纪一笙常常不回家,有时回家了也是在书房待着,天一亮就又赶去医院。

丁贝云忙着上班,早上七点起床,晚上十点上床,她的生活作息正常,跟纪一笙几乎碰不到面,就连新婚夜,纪一笙也因为有紧急手术而赶去医院,一待就是几天没回家,她的婚假没有蜜月,没有老公陪伴,孤单而落寞。

而纪一笙的父母退休后,生活精彩,半年待在台湾,半年待在英国,待在台湾时天天忙着跟朋友聚会,有时还会直接在外头过夜,根本见不着人影。

长子纪一笹跟太太卓媛也早就搬出纪宅,偌大的纪宅里除了管家方姨跟丁贝云外,空荡荡的屋子里一点人气都没有,甚至比她那间小鲍寓还冷清。

结婚一个多月了,早习惯一个人吃饭的丁贝云,若是公司没加班,她回家吃完饭后会跟方姨聊天,有时也会陪方姨收拾碗筷后再上楼洗澡。

这个星期六难得她不用加班,因为是单晶晶生日,她们在外头吃过晚餐后看了一场电影,之后被单晶晶拉着去夜店,又在她的起哄下喝了几杯调酒,海量的单晶晶没醉,可不怎么喝酒的丁贝云却开始有些醉了。

这里并不是平常那种吵杂的平价夜店,而是采会员制的高消费夜店,但夜店就是夜店,来这里的客人不管再有钱,不是喝酒就是跳舞,都是为了取乐才来的。

丁贝云平日根本不曾来过这种地方,第一次进这种夜店,她显得有些不安,再加上头又沈又晕,整个人因为酒精而难受,让她直想赶快离开这里,好不容易摆脱了上前搭讪的男子,丁贝云离开位子,急着在人群中找寻单晶晶的身影。

此时的单晶晶刚跟两个刚认识的男子跳完舞,性感清凉的打扮惹来诸多异**慕的目光,她跟那两个年轻男子回到她跟丁贝云的位子,接过对方的酒,很豪气地猛地灌一大口。

而丁贝云在舞池里找了一遍没看到人,刚走出舞池就见单晶晶已经回到位子上,她连忙走过去,看都没看那两个猛盯着她看的年轻男子,急着去拉单晶晶的手臂,“晶晶,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还这么早,你明天不是不用上班吗?我们再多待一下子,我好久没玩得这么尽兴了。”单晶晶才刚玩开,哪舍得走人。

“可是……”丁贝云看了眼手表,都过十一点了,她很少这么晚还在外头,更别说是在夜店喝酒,再说若是被纪家人知道了,肯定要念她一顿。

“今天是我的生日,你答应要陪我过生日的。”单晶晶家里有钱,是全家人捧在手心的宝贝女儿,上有两个哥哥,只有她这么一个独生女,难免有些骄纵,去年全家移民国,她一个人留在台湾工作,第一次孤伶伶过生日,这才把丁贝云拉出来作伴。

单晶晶又跟酒保要了一杯酒,热情的她还不忘俏皮地对着两个年轻男子眨了眨眼,“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她叫丁贝云,是我的好朋友。”

那两名年轻男生对于单晶晶的热情大方都很欣赏,来夜店的男女哪个不是来寻欢作乐的,又见到长得清雅、身材又不俗的丁贝云,自然也都热情地打招呼,两个男子互看了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笑,等一下玩够了,一人带一个女人离开正好。

两个年轻男子很少跟丁贝云这种女人打交道,接触到的都是爱玩爱闹的女人,因为图新鲜,一左一右将丁贝云困在中间,又是劝酒又是聊天,怎么都不让她走,让不曾跟男人如此亲近的丁贝云坐立难安,动都不敢乱动,只能用眼神跟单晶晶求救。

丁贝云很担心太晚回家方姨会担心,哪有什么心情坐在这里聊天,敷衍地跟对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心只想找机会带单晶晶走人。

不知过了多久,当其中一名年轻男子见到没酒了,打算再去叫酒,丁贝云趁这个机会左右张望,想看清楚哪里离大门口最近。

当她的目光不小心看到邻桌的男性客人时,那桌的人也正好看向她这桌的方向,两人四目相对,丁贝云心里暗想糟了,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碰到纪一笙的朋友,若是被纪一笙知道那就糟了。

“贝云,你怎么了?”

因为招架不住单晶晶的劝酒,丁贝云不知不觉又被要求喝了好几口调酒,不谙酒性的她此时早已小脸通红,粉嫩的脸颊让单晶晶笑得很乐,忍不住在她脸颊上捏了一把,见丁贝云像发傻似地由着她捏,偏头一看才注意到丁贝云的异样。

“没……没有。”丁贝云收回视线,想要假装若无其事,可惜因为她急着转开头,没发现在她移开目光时,一个她熟悉的高大身影走近邻桌坐下,顺着目光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那我们就不要这么早回去,反正你回家也是一个人,纪一笙那种老公天天忙着工作,根本没空陪你,你不如陪我算了,走,我们再去跳舞。”单晶晶来夜店不是为了钓男人,但此时刚认识的两个年轻男子让她印象不错,她自然是想要多认识了。

“晶晶,我不去跳了,我在这里等你……”丁贝云见单晶晶起身,而另一名年轻男子也作势邀请她跳舞,她一时慌得不知如何是好,频频摇手说不要。

“为什么?我不管,你一定要陪我跳一支舞,算是你送我的生日礼物。”单晶晶才不让她拒绝,以眼神示意那名年轻男子,要他一起帮她把人拉进舞池里。

“晶晶,我真的不会跳舞,而且生日礼物我刚才吃饭时不是已经送你了……”丁贝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年轻男子搂住腰,吓得她惊叫一声,伸手直拍对方要他放手。

奈何她身子单薄,没多大力气,对方又是男子,她根本挣不开,只能被单晶晶跟他拉着走进舞池。

此时玩得正高兴的单晶晶哪里会听,就这么一路拉着她往前走,而年轻男子则是难得看到好的猎物,哪里肯放手。

正当丁贝云快被拉进舞池时,单晶晶的前方突然被男人挡住,不过几秒钟,本来被年轻男子搂住的丁贝云就这么被眼前的男人不温柔地扯了过去,而本来搂住她的年轻男子全然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出来抢人,等他发现时丁贝云早被抢走,他气得上前想要把丁贝云拉回来,毕竟人是他先看上的,他都还没得到,哪能让别人抢得先机。

“你干什么,她是我的女人,你快放手!”年轻男子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完,眼露凶光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只见对方冷眸直瞪着他。

“有胆量你再说一次。”

“你……”单晶晶见有男人莫名其妙抢走丁贝云,担心好友的她不满地刚想开骂,可头一抬,目光接触到眼前男人的视线时,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哽住,除了你这个字外,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只单晶晶吓了一跳,就连丁贝云也被纪一笙的出现吓着了,原来半路拦人的不是别人,正是纪一笙。

今天是纪一笙几个好友的聚会,本来他并不想出席,可二十分钟前他却接到商文森的电话,要他赶快到聚会的夜店来,来晚了老婆被人带走了,他们这票好友不负责。

二十分钟后,他飞车赶来时,看到的就是丁贝云被一名陌生男子搂在怀里,这一幕看在他眼里很刺眼,全然没有多想地上前直接将丁贝云扯回怀里。

“喂,叫你放手,你没听见?”年轻男子不满地再次叫嚣,上前一步要纪一笙交人。纪一笙本来打算带人就走,不想在这个地方多驻足,可当他看着眼前这个嚣张的年轻男子,竟敢撂话要他放开自己的老婆,如果他还不出声,那他就不叫纪一笙。

没给年轻男子反应的时间,纪一笙将丁贝云搂到一侧的同时,狠狠地给了对方一个拳头,他平时就有在锻链身体,打架这种事对他而言更是家常便饭,况且他还不曾打输过。所有人都没料到看似斯文温雅的纪一笙会如此凶狠,一出手就给了这么快又重的一拳,那名年轻男子被打得整个人往后倒,狼狈地跌坐在地,一时夜店里的客人因为这突来的暴力事件而喧闹不已。

“你凭什么乱打人,你知道我是谁吗?当心我告死你!”那名年轻男子又气恼又羞愤,觉得自己被打得跌坐在地太过丢人,非要讨个公道。

纪一笙压根不理会对方,“我等你来告。”

“你……你怎么打人了?”单晶晶听见纪一笙的话,明明是他打人,却搞得好像是别人的错,气不过的上前想要理论,“你马上放开贝云。”

丁贝云被搂得死紧,纪一笙的力道哪是她能抵挡的,“纪一笙,你先放开我。”

见到自己成了在场众人的注目焦点,丁贝云紧张地要他放手。

纪一笙只是低头看了她一眼,深沈的目光带着压不住的怒火,丁贝云哪里看不出他生气了,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挣扎,她并没有错,纪一笙也没有资格像是对待犯人似的对她。

“如果我不放呢?”纪一笙死盯着丁贝云,一脸挑衅地问。

“纪一笙,你有没有听到,快放开贝云!”单晶晶见丁贝云开始反抗,却怎么也推不开纪一笙的掌控,忍不住帮好友出声。

丁贝云被他看得全身发毛,却还是硬着脾气推他,“你不要这样,你弄痛我了。”她不想让人看笑话,故意压低音量说。

这男人结婚后对她不闻不问,她也不去强求过问,但是他凭什么在不闻不问之后,还摆脸色给她看,还对她这么凶?

他不是真心想娶她,她明白他想跟她划清界线,她可以由着他,因为他娶她不过是为了让爸爸帮他拉拢医院的人心,这是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她今天陪单晶晶出来玩,就算是到夜店那又如何,他不是也来了吗?

“知道痛,下次就不准再来这种地方。”纪一笙没放松力道,而是小声警告她。

“你……你凭什么管我?”丁贝云被他这么蛮横的态度气到了,抬头与他对望。

“凭你是我老婆,这个理由够不够?”不同于丁贝云的低音量,纪一笙这句话说得够大声,故意要让人知道他跟她的关系。

本来众人对纪一笙的目光带了些不认同,在听到他是丁贝云的老公时,反而对那名坐在地上叫嚣的年轻男子指指点点,搞得那年轻男子只能灰溜溜地赶快走人。

“你……你够了,快放开我!”丁贝云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公开场合说什么她是他老婆。纪一笙却是不放,表情有异地低头,在所有人都还搞不清楚状况时,他猛地封住丁贝云的唇瓣,狠狠地撬开她的齿关,舌头探入,吻得丁贝云差点喘不过气,他才结束这个吻,抬头冷声问:“谁准你来夜店喝酒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林国生院长口中的乖乖女竟然也会背着他来夜店玩,刚才没注意所以没发现她身上传来的酒味,可一个强吻之后,他发现她竟然在夜店这种杂乱的地方喝了酒,而且还公然让男人搂她的腰。

从她身上飘过来的酒味让纪一笙不悦地瞪着她,好看的脸庞有着明显的怒意,看得出来在这里跟他新婚后却多日不见的妻子碰面,他一点都不高兴。

“我……”丁贝云刚想解释,被他低吼了一声,因为微醉而有些头脑不清楚,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喂,纪一笙,你干嘛对贝云凶?她今天是来陪我的,你快放开她。”单晶晶上前想要拉过丁贝云,奈何纪一笙一个转身让她扑了个空,还差点跌倒。

而纪一笙的几个朋友看到纪一笙动手,深怕会闹大事情就赶紧过来,商文森也是看到了丁贝云后,本来想过来跟丁贝云打招呼的,却刚好拉了单晶晶一把,正好让她跌进他怀里。

“晶晶……”丁贝云见状急得想要走过去,可是纪一笙压根没打算放开她,擒在她腰彻的手紧了紧,让她根本动不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