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纪母脸上闪露一丝不满,却又不好发怒,只能“嗯”了一声后转身走出客厅,心里则是不满儿子去祭拜林国生的情妇,这不过是个暂时的婚姻,离婚之后丁贝云跟纪一笙再无瓜葛,有没有祭拜丁贝云的生母其实不重要。

不过年轻人想要去,她也不反对,她可记得在婚礼前,大儿子一再提醒她,要她别去干涉纪一笙他们夫妻的生活,她若是有空就多去他家走动,抱抱孙子、陪陪他老婆,就是不要没事找丁贝云麻烦。

所以纪母不喜欢丁贝云,不是只有丁贝云自己知道,其实整个纪家上上下下就连方姨都看得出来,只是大家都不说破罢了。

丁贝云本来以为,纪一笙陪她去祭拜妈妈后,应该又会以工作忙碌的理由待在医院不回家,谁知他从香港座谈会回来后,不管再晚他都会回家过夜,而回家后他也很少再外出,尽管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待在书房,处理白天未完成的工作。

唯一不变的是,她本来以为透过祭拜妈妈后,他跟她之间的距离会拉近,结果纪一笙的冷淡依旧存在,除了上床满足他的欲望外,丁贝云觉得她这个老婆一点用处都没有。

明知道纪一笙不可能平白无故娶她,可是她从小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在纪一笙带她去祭拜妈妈时,他亲口说他会好好照顾她时,丁贝云觉得平时被她压抑在深处,那种渴望被照顾、被爱的心浮动了。

尽管纪一笙只是为了责任才说出这样的话,但她满足了。

这晚,丁贝云刚洗完澡,因为口渴想喝水,顺便想泡杯咖啡,却没想到她刚下楼进蔚房时,看见方姨正在厨房,阵阵咖啡香味传来。

“方姨,你在煮咖啡吗?”

“是啊,二少奶奶你是不是也要来一杯?”

在纪家,丁贝云跟方姨最有话说,方姨待她就像自己家里的长辈,每天都会帮她准备她爱吃的饭菜跟点心。

丁贝云笑着点头,“谢谢方姨,我明天有个财务报告要交出来,今晚可能要熬夜赶工,刚好想喝一点咖啡。”

说完丁贝云替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再从柜子里拿出方糖跟奶精。

当她看到方姨在倒另一杯冒着烟的咖啡时,她问:“这杯是你要喝的吗?”她记得方姨不爱咖啡的苦涩味。

“不是,是要给二少爷的,他每天上班前都会喝一杯,晚上若是熬夜工作,也会让我帮他煮一壶,我之前跟他说了,咖啡这种饮料不要喝太多,对身体不好,他怎么都不听。”

方姨忍不住念了一下,“早上喝,去医院工作也喝,回家还要再喝,这不是上瘫了是什么?”

嘴上虽这么说,但方姨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没多久香气四溢的咖啡已经煮好了。

这时楼梯转角传来纪母喊方姨的叫声,丁贝云见方姨被纪母催得手脚慌乱,她手里拿着水杯,轻声地跟方姨说:“方姨,咖啡还是我帮你送上去。”

“可是……”纪一笙的书房平时不让人随便进去,丁贝云嫁进来都几个多月了还不曾进去过,只有方姨平时打扫时会进去。

正当方姨犹豫不决时,纪母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那好吧,你帮我送去书房给二少爷。”方姨再三交代后,感激地朝丁贝云笑了笑,接着又快速地褪下围裙走出厨房,上楼找纪母去了。

丁贝云将拿出来的方糖跟奶精加到咖啡杯里后,先将自己那杯拿回房间,而后再端着咖啡杯走到书房,她朝紧闭的门轻敲了敲。

“进来。”门那端传来纪一笙的声音,丁贝云深吸了一口气后,伸手转动了门把。

走进书房,偌大的空间里全是书柜及排得满满的书籍,一张气派十足的沉色原木办公

桌被安置在书房的中间,纪一笙正坐在办公椅上,头都没抬地埋头不知在写什么。

怕吵到纪一笙,丁贝云放轻脚步往办公桌走去,小心地将手中热烫的咖啡杯放好。

“为什么是你送咖啡来,方姨人呢?”当她的手才收回,纪一笙抬头看到是她,表情疑惑地问。

“方姨被妈叫去了,我……”

丁贝云想要解释,但纪一笙却挥了挥手,打断她的话,“我还有工作要忙,你今晚先去睡吧。”明天有个重要的行政会议要开,他正在看资料。

“你还要忙很久吗?”丁贝云问完,看着他手中的笔顿了一下,纪一笙又抬头看她。

“你有事要跟我谈?”

已经沐浴过后的她穿着保守的睡衣,与那天他突然回家看到的清凉小可爱有天壤之别,印象中似乎除了那次外,丁贝云的衣着都十分保守,睡衣是两件式的上衣加长裤,全然没有性感可言,不过纪一笙却很清楚,在这些布料之下有着令他爱不释手的柔软身躯。

丁贝云连忙摇头,“没有,我只是想你是不是饿了,要不要我去拿一些宵夜给你?”因为今晚要赶工作,她回家时有买一些宵夜。

“你不用忙了,我不饿。”

“那要不要吃些点心?我今天回家时买了一些手工饼干……”丁贝云的话在纪一笙的目光下渐渐没了声音。

纪一笙放下手中的笔,因为刚洗过澡,她身上还有着淡淡的香味,此时穿着睡衣的她整个人看起来很娇小。

看着离自己一步远的丁贝云,像是做错事的小女孩正绞着自己的手指,纪一笔收回目光,语气平淡地说:“丁贝云,我不喜欢甜食,我工作时也不喜欢有人打扰,你现在已经影响到我工作了。”

纪一笙把话说得直接,让丁贝云尴尬得羞红了脸,本来是一片好意,却反被纪一笙嫌弃,“对不起,我马上就出去。”

不待纪一笛开口,丁贝云已经低头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而坐在书房里的纪一笙看着丁贝云消失后,他视线转而移到桌上的咖啡杯,伸手将它端了起来,慢慢地尝了一口。

当舌尖尝到咖啡的味道时,他眉头皱了一下,他习惯喝黑咖啡,糖跟奶精都不加,可手里端的这杯咖啡不但多了一股奶香味,还有淡淡的甜味,虽然少了咖啡的苦涩味,却还是让他忍不住再饮了一口。

很快的,纪一笙的工作还没完成,桌上一大杯的咖啡已经见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