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纪一笙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快十二点了,而他手上的数据还有一半还未完成,看来今晚要熬夜的他需要再喝一杯咖啡来提神。

因为不想再麻烦方姨,纪一笙决定自己下楼,当他走出书房路过房间时,发现里头还有灯光。

他轻轻地扭开门把,眼睛往房里望去,正好看见丁贝云坐在房间的地上,茶几上放了一些文件,还有背向他的丁贝云声音不断传来,“好苦,怎么这么苦?”不知她是吃了什么,在那边拼命地喊苦。

纪一笙犹豫了片刻之后,关上门走进房间,“你在做什么?”

他的声音才响起,就听见“当”的一声,玻璃杯子掉落大理石地板的声音,而后是丁贝云的惊叫声。

“你、你怎么在这里?”丁贝云被纪一笙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

“这是我的房间,我不能进来吗?”纪一笙心里觉得好笑,不理会她的慌乱,还好只是杯子里的咖啡溢出来,杯子并没有破。

知道他说的没错,丁贝云沉默不语的拿过面纸,擦着大理石地板上的咖啡,纪一笙走近,看了眼地上的咖啡,有些明白她刚才为什么拼命喊苦了。

“我的咖啡没了,再去帮我倒一杯。”

丁贝云此时正跪在大理石地板上,努力地将咖啡渍擦干净,因为纪一笙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而顿了一下动作。

“你喝完了?”

刚才她下楼要倒第二杯咖啡时,方姨告诉她纪一笙只喝黑咖啡什么都不加时,她脸色大变,上楼后才发现手里的咖啡忘了加糖跟奶精,苦涩的咖啡让她喝得很痛苦。

忍着那股苦涩味,边工作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心里却忍不住想着,纪一笙喝到了

加糖又加奶精的咖啡后,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

她本来还担心他会发火,要她再帮他倒一杯什么都不加的咖啡,她竖着耳朵很小心地听着门外的动静,却什么都没有听到。

本来她是想要讨好纪一笙,结果却搞砸了,不但打扰了他工作,连咖啡都送错,以为他会摆脸色给她看,没想到他不但没生气,还要求再来一杯。

“没空吗?”纪一笙瞥了一眼她桌上的文件,全是会计的财务报表,才知道原来她也在熬夜加班。

“没有,我马上去,你等我一下。”丁贝云笑了,这是她结婚后第一次在纪一笙面前露出了笑,而那笑让纪一笙一时看得出神,感觉有什么东西往他心口敲了一下,她都离开房间了,他却没移动身子。

毕竟他除了上班,平时跟她相处最多的时间是在床上,而床上的她总是露出被他折腾得娇羞或是哭泣的表情,哪时看过她笑了。

隔天一大早,闹钟铃声大响,丁贝云反射性伸手在床头上摸索,好一会才终于将闹钟按掉,同时她也睁开了还有些酸涩的眼睛,她记得昨晚凌晨时她还坐在地上看财务报表,怎么一觉醒来人却躺在床上?

她想要移动身子起床,却发现自己的腰身动弹不得,顺着目光往下看去,才发现腰身被人的手臂抱住,难怪动不了。

那个手臂的主人是纪一笙,丁贝云心想,应该是他抱她上床睡觉,这个发现让丁贝云倍感窝心。

平时纪一笙总是很忙,就算同处一室,她也不敢多看他一眼,哪有可能像现在这样,躺在他怀里光明正大地盯着他漂亮的脸庞看。

平时清醒时的纪一笙感觉有点难以亲近,可睡着时的他神情却少了平日的冷峻,脸庞的线条也柔和了许多。

丁贝云一时情难自禁,伸出手大胆地抚过他浓密的头发、直挺的鼻梁、温凉的薄唇,接着在移到他带着青渍胡渣的下巴后,才刚想把手再往下移到他性感的锁骨时,纪一笙却在这时动了一下,吓得丁贝云连忙将僵在空中的手缩回来,就怕被他发现自己趁他睡觉时偷摸他。

几秒钟过去后,纪一笙并没有醒来,丁贝云这次却不再有胆子乱来,将目光瞥向墙上的时钟,猛然发现快七点了,她昨晚赶工完成的财务报表是今早的会议要用到的,若是她迟到了,不难想象她的主管会有多生气。

丁贝云边想,边动作轻柔地将纪一笙的手臂移开,慢动作的坐起身。

谁知她刚坐起身,却发现本来穿在身上的睡衣竟然不翼而飞,而身上莫名地多了几处被人烙上吻痕的红印。

她张目四处看了看,看到被脱下的睡衣落在床底下,她缓缓地下床拿起地上的睡衣往身上套,再回头看着赤luo着上半身的纪一笙还在睡中,她羞红着脸轻步地走进浴室梳洗。

早上七点,丁贝云下楼走进厨房。

正在厨房忙着做早餐的方姨见到她,朝她笑了笑,“二少奶奶早。”

她之前跟方姨说过好几次,直接叫她贝云就好,但方姨怎么都不同意。

“方姨,你可以帮我把早餐打包吗?”

早上这个时间,偌大的纪家基本上只有她跟方姨,若是她不赶时间,通常都会在家里跟方姨一起吃早餐,若是来不及都是把早餐带去公司。

她上班的地方离纪家有段不近的距离,从纪家出去搭公交车再转捷运才能到公司,这个时间点刚好又是大塞车的时段,她担心自己会赶不上上班,索性连早餐都带在路上。

“二少奶奶,你今天要不要在家里吃早餐,二少爷还没去医院,让他上班时顺便开车送你去公司不是很方便?”

方姨早上起床时,发现一向比丁贝云早出门的纪一笙还没去上班。

“不用了,我搭公交车上班很方便,再说我上班的地方跟医院不同方向,他这样一来一回太麻烦了。”丁贝云从没想过麻烦纪一笙送她上班,方姨这么说,她只是笑着摇头。

“这样啊,那你快去换衣服,我赶快帮你把早餐包好,等一下你下楼就可以带去公司了。”

丁贝云道谢后才转身想上楼,却不小心撞到一道肉墙,正当她往后退时,因为没站稳差点往后倒,纪一笙长臂一揽直接将她抱到怀里。

丁贝云惊呼一声,本来以为自己会跌倒在地,没想到会被纪一笙抱住。

方姨听到声响,回过头看到纪一笙时,没见到刚才那个意外小插曲,只见两个人正搂抱在一起,她这个长辈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二少爷早。”

“方姨,我今天不吃早餐了。”纪一笙知道方姨误会了,但他没想要解释,况且他确实是因为睡醒后没见到床上的丁贝云才会下楼,只是自己悄无声息的出现吓着了她。

方姨正在帮纪一签倒咖啡,“怎么不吃了?那要不要我也帮你把早餐打包,你带去医院边工作边吃?”

“给我一杯咖啡就好。”说完纪一笙松开手,被放开的丁贝云则是不敢多看方姨笑得暧昧的脸,低头赶快退开一步,与纪一笙拉开一臂远的距离。

纪一笙说完后,转头看向丁贝云,“我找不到领带,你收到哪里了?”

因为他突然出声,措不及防的丁贝云一脸不解。

“领带我找不到。”纪一笙又重复说了一次,丁贝云这才“啊”了一声,终于明白他在问什么。

“回房间找出来给我。”说完纪一笙目光扫了她一眼后,转身就往楼上走,丁贝云哪敢犹豫,马上跟了上去。

丁贝云随后进到房间,见到纪一签站在衣柜前,她赶紧走上前,从衣柜里拿出西装及衬衫递给纪一笙,纪一笙接过后挂在衣柜前,丁贝云又转头找了一下,拿出几条领带,她不确定纪一笙要系哪一条。

“你帮我挑一条。”

闻言,丁贝云果然很认真地将手上的领带在纪一笙胸前比了比。

“我觉得系这条领带好看。”比划了好久,丁贝云表情认真地下了结论。

其实纪一笙人长得好看,西装穿在身上笔挺帅气,不管搭配什么领带都好看,但她还是选了一条搭配今天这套铁灰色西装的领带。

纪一笙点头,开始动手解睡衣的扣子。

“你早上几点上班?”刚才她跟方姨的对话他多少听了一些,本来他说要各过各的夫妻生活,不希望她干涉他的工作及个人隐私,意思是说他也不会去过问她的生活,就算他们都同床了,他跟她在生活上依旧没有太多交集,可刚才听到她婉拒了方姨不想麻烦他时,站在楼梯口的他却皱起了眉头。

丁贝云刚拿出今天上班要换的衣服,见纪一笙开始换装,她才想进浴室换衣服,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问,她纳闷地回答,“八点半。”

“等一下把早餐吃一吃,我开车送你去上班。”

丁贝云没料到纪一笙会这么说,急忙抬头想跟他说不需要,没想到她才一抬头就见到纪一笙已经脱下上衣,光luo着精壮胸膛的上半身跟她目光相望。

“不用了,我……”她才这么一望,不过是多看了一眼,脸就红得像要出血似的,急忙低下头不敢再多看。

纪一笙见她手足无措地将衣服抱在怀里,拿着头顶对他,心想这些日子来,两人该碰、该看、该做的全都做了,她现在害羞似乎有点晚了。

抬头看了眼时间,见她还立在原地,他边穿衬衫边说:“你打算看我换衣服吗?”说完时,他打算脱下睡裤。

丁贝云惊呼了一声,脸红得像要滴出血来,赶快关上浴室的门,也因为她关得太急,没去留意站在房间里的纪一笙脸上露出了笑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