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倪净作品集Ctrl+D 收藏本站

而此时丁贝云陪卓媛坐在休息区,卓媛怀孕了不方便久站,拿飮料跟食物全是她一手包办,只是丁贝云不曾穿细跟高跟鞋站这么久,被脚下的新鞋磨得发痛,碍于宴会她只能忍着,不敢将鞋子脱下来。

细心的卓媛却发现了她的表情有异,走路的姿势也不对,问过后知道她脚痛,连忙拉她坐下。

“贝云,你看那边。”坐在一旁的卓媛轻拍丁贝云的肩。

丁贝云顺着卓媛的目光看去,“站在一笙旁边的是边仁的大姐,边幽兰,上次你结婚时,她人在国外没参加。”

而边幽兰身边的另一个年轻女人,丁贝云知道她叫颜依依,是纪一笙的前女友。

“我们过去打一下招呼,下次他们男生聚会时,我让一笹要他们把自己的老婆都带上,你可以好好认识一下。”

“大嫂,我脚还有点痛,你要不要先过去,我等一下再过去好吗?”丁贝云为难地比了比自己脚下的高跟鞋,苦笑着。

“也好,那你再坐一下,等脚不痛了再过去。”

“好。”丁贝云听话地点头,“大嫂你小心一点。”

卓媛朝她笑了笑,之后就转身离开。随着卓媛的身影,丁贝云的目光也一并移了过去,纪一笹发现卓媛走近,笑着跟她招招手,然后她看到几个人笑了,就连纪一笙脸上也有了淡淡的笑意。

而随着大家的笑意加深,她的目光与朝她的方向看过来的纪一笙相对了几秒后,当纪一笙若无其事地将脸转开,继续与人谈话时,那一瞬间丁贝云只觉得一股酸意往心里涌去,很涩很苦。

一整个晚上,纪一笹的老婆被边幽兰抢去,纪一笙则摆着一张冰山脸,两人不断跟宾客打招呼,纪家父母则是跟几个朋友去饭店的休息室打牌,而卓媛被边幽兰缠了一整晚。

丁贝云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休息区,安静地看着会场所有人谈笑风生,她像是被遗忘了似的,她起身想去找纪一笙,却被端着酒的服务生泼湿了礼服。

年轻服务生紧张地一再道歉,丁贝云看着价值不菲的鹅黄色礼服被酒渍弄脏了,来不及安慰服务生,只问了女生厕所的位置后,踩着高跟鞋离开。

十分钟后,当丁贝云步出女生厕所时,她四处找纪一笙的身影,却发现他跟几个婚宴上见面的朋友在聊天,而颜依依也在其中,她站在纪一笙身边,两人靠得很近,又想到今晚纪一笙对自己的冷淡,顿时她觉得那两人的近距离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丁贝云想走近却又不敢,就这么犹豫不决地站在一处。

“贝云!”熟悉的男声在丁贝云身后响起。

她回过身,惊讶地看到好几个月不见的商文森,听说他前阵子回国去了,没想到他今晚也来了,“商律师,你好。”

“都说叫我文森了,你还叫什么商律师,对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一笙人呢?”商文森走近丁贝云,朝四周打量了一下。

“他在那边。”丁贝云朝纪一笙的方向比了一下。

商文森见一群好友都在那边不觉笑了,手里端着酒杯,正打算走过去找纪一笙,却发现丁贝云没跟上来,“你不过去?”

“我……”

“来啊。”商文森见她犹豫着,索性搂过她的肩,“跟我来。”

不久,商文森带着丁贝云走过去时,纪一笙好看的眼不着痕迹地眯了一下,对商文森放在丁贝云肩上的手很有意见,却没表现出来。

“抱歉,我来迟了。”商文森松开丁贝云,自己理亏地罚了一杯酒。

喝完后,商文森轻推了丁贝云的背,“贝云,你老公在那边,赶快过去。”

丁贝云被突然这么一推,脚步有些踉跄,还好她及时站稳才没跌倒,她站在离大家几步远的距离,不知该不该走过去加入大家的谈话。

纪一笙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被自己冷落了一整晚的丁贝云,不发一语。

丁贝云被他看得紧张,也不太习惯被这么多人注视,等了好半晌都没听见纪一笙喊她过去,介绍给他的朋友认识,心里很尴尬,苦笑着抬头对纪一笙说:“我去那边等你……”

她指了指刚才自己坐了一晚的角落,忍着脚痛委屈地打算转身离开,纪一笙却出声了,“过来。”

丁贝云僵了僵身子,朝纪一笙望去,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太确定所以不敢走向他。而纪一笙见她只是抬眸看着他,全然没有要走近自己的意思,他这回不但是对她伸出手,还又开口说了一次,“过来。”

看着他对自己伸出的手臂,修长的手掌面朝上,丁贝云心里是有气的,她气他整个晚上丢下她不管,也气他这个晚上突来的冷淡,让她摸不着头绪,不知自己是哪里惹他生气了。

见丁贝云还不走过去,围着聊天的朋友似乎也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众人看好戏地将目光转向纪一笙,看他要怎么安抚眼前耍性子的老婆。

就他们对纪一笙的了解,他对女人一向没耐性,别说是哄了,连要他多陪一下子他都嫌烦,而颜依依也站在其中看着好戏,她曾跟纪一笙交往过,对他的脾气多少了解,这男人一向不容自己的女人乱耍脾气,他需要的是个安静听话的女人,此时的丁贝云不但犯了他的大忌,还踩了他的脾气底线,这种女人想必不久就会让纪一笙厌烦了。

“我……脚痛。”丁贝云突来的脚痛,让众人的目光又移到她踩着高跟鞋的双脚上。

她的撒娇让纪一笙眉头一锁,黑眸眯了一下,没等她走过来,他已经在众人的诧异下走向丁贝云,“怎么会脚痛?”

而从他嘴里吐出来的话更教众人震惊不已。

纪一笙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丁贝云身前,将她搂进自己怀里,“你的衣服怎么了?”

丁贝云没料到纪一笙会放下身段走过来,她以为他那么骄傲,再加上今晚在跟她生气,又听到她不顾众人在场喊着脚痛,一定会觉得丢脸,哪晓得他竟然走过来将她搂住。

因为他眼里的关心,被冷落了一晚的丁贝云眼眶发热、鼻头微酸,忍不住眨了眨眼睛怕自己哭了,赶紧低头,怕被发现自己忍住眼里的委屈泪水。

见丁贝云低头不说话,又见她腰身的礼服湿了一大片,纪一笙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为她披上,见她难为情地挣动,他的大掌紧紧地箝住她的细腰,男人对女人这么清楚的占有欲,其中的情感早已不言而喻。

几个好友见状,都了然地露出了暧昧的笑,只有一旁的颜依依本怀着看好戏的心情,此时看到纪一笙抱着丁贝云的这一幕时,心里是又妒忌又气恼,恨不得那个被纪一笙抱在怀里的人是自己。

“刚才不小心被酒泼到……”丁贝云靠在纪一笙的胸前,看着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低声说着,虽然不知道这件礼服多少钱,但那种精品店的衣服肯定不便宜,况且这是纪一笙送的,丁贝云心里对刚才那位服务生的粗心是介意的。

见丁贝云此时的小女人娇态,那曾经属于自己的胸膛此时正抱着另一个女人,颜依依心里的酸意更盛,恨不得上前将丁贝云推开,可脸上却堆着柔柔的笑意,“一笙,你的婚礼我没去,你不帮我介绍一下吗?”

听到颜依依的话,丁贝云抬头看她,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叫颜依依的女人还喜欢着纪一笙,不然她看自己的眼神不会明明带着笑,却充满了令她不舒服的敌意。

“我妻子丁贝云。”这是纪一笙第一次用妻子的身分对外人介绍丁贝云。

颜依依走上前,朝丁贝云伸手,“你好,我是颜依依。”

丁贝云盯着颜依依伸过来的手,缓缓地伸手握住,“颜小姐,你好。”

“别叫什么颜小姐了,你可以跟大家一样喊我依依,我也叫你贝云,这样比较亲切一点。”

丁贝云被动地点头,“好。”

颜依依的笑很甜美,但她看了却一点都不喜欢,只觉得那笑很虚假,却又只能陪笑说话。

“对了,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没见到你的家人来参加?刚才我问纪阿姨时,她说你家人不方便过来,是真的吗?”颜依依笑得开心,话却问得直接,摆明了是要给丁贝云难堪。

虽然纪一笙结婚没有对外公开,但刚才颜依依跟边幽兰陪纪母聊天时,纪母就跟她们抱怨了丁贝云的敏感身分,似乎对这个媳妇很不满意,最后纪母还拉着她,直说当初要是她跟纪一笙没分手,此时跟纪一笙结婚的人是她,不知该有多好。

纪母的话给了她希望,她确实是希望嫁给纪一笙,既然知道丁贝云不受纪家人欢迎,只要她有心介入,说不定还有机会也说不定,再说她不笨,哪里看不出纪母对丁贝云不满意,怎么看都不顺眼。

丁贝云本来强撑着笑容,听到颜依依这么一问僵了一下,脸上的笑一点一点地收回,尴尬地抽回自己被握住的手,像是颜依依的手会烫人似的,也因为她抽回手的动作太急太快,旁人看时都以为她是故意甩开颜依依的手。

当颜依依被甩开手时,故意喊了一声痛,丁贝云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抬起惊慌的眼眸看了颜依依一眼。

  • 背景:                 
  • 字号:   默认